网站首页 >> 美文摘抄 >> 正文
简介: 江团虽然人进了屋,可门还半开着,屋外傅大太太和二太太,还有二房曲氏的话她已经听到了。 堂姐这里留不得,雪雁的膝盖也需要找郎中检查一下,别让小小年纪留下病根。 紫鸳刚...

江团虽然人进了屋,可门还半开着,屋外傅大太太和二太太,还有二房曲氏的话她已经听到了。

堂姐这里留不得,雪雁的膝盖也需要找郎中检查一下,别让小小年纪留下病根。

紫鸳刚才就气得不行,不是江团箍着,早就蹦出来骂人了。

江团的话音未落,她就丢下药包旋风般冲出来,她才不相信外面那三人说的话。

雪雁会偷东西?

在青山院里,雪雁跟自己要学绣花做衣服,成堆的各色线用都用不完。

还有那纱锭,雪雁跟自己想要,随便说一声,村里纱锭就立马送来,犯得着在这里偷吗?

“你们这些老婆娘才是怪呢!那些线有什么稀罕吶,吃不得用不得!稀里吧唧的,我们弄着玩都比这多。”

紫鸳一手插腰,一手指着傅大太太嚷着,满口乡下俚语,语气里满是不屑。

“你,你这个贱婢,哪里学的规矩?敢这样放肆跟主家说话,哎呀,气死我了!”大太太看她这无礼样,气得手抖,捂着胸口呻吟。

傅家虽然已经没落,还是自持曾经是书香门第,平时家里人不许粗鲁莽撞。

傅大太太是街头小户出身,见过骂街吵架,可自从嫁进傅家,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听到高门大嗓骂人了。

紫鸳两眼一翻:“我不是贱婢,我的主家也没这样说过我。

你是从哪个土洞爬出来的老赖皮蛤蟆,个子不大,口气不小,也配给我当主家。”

她说的没错,江团没有约束过她的野性子,更没有说过什么贱婢的话,她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乡下丫头。

心里也没有什么主家规矩,在她认为,自己现在就是跟着江家人生活,吃人家的饭就听他们的话。

这个自己都不认识的老婆娘跳出来说什么主家,她才根本不认。

听到这种混账话,旁边温温柔柔的二太太坐不住了,她对自己的儿媳曲氏道:“你还楞着做什么,还不上去打几巴掌,好好教训这样没规矩的贱货。”

看见江景秋被骂,旁边的曲氏本来正偷笑,闻言就要上前要对紫鸳抽耳光。

紫鸳虽然长得胖乎乎,可身体灵活,一闪就躲过。

凭着跟男娃子也可以干架的性子,在院里又叫又闹。

还有空叫骂:“你这个丑婆娘打了雪雁,还想打我,门都没有。”

曲氏气得尖叫,可是根本抓不住她,只能骂道:“江家的小娼妇教出些什么东西!”

她骂江团,这可是在打江景秋的脸面。

江景秋本来就气极了,此时也不顾身份脸面,上前就跟曲氏扭打在一起。

都说女人只要成亲,就会从夜明珠变成鱼眼珠,从水灵变成水泥。

原本以为嫁的男人会是遮风避雨的大树,结果成了引雷的导火索,想在下面避雨就要被雷劈。

江景秋从小也饱读诗书,今日也成了跟那些农妇一样的打架扯头发。

这一下,小小院子顿时充满女人打架的尖叫声。

江景秋虽然没干过农活,那也仗着年轻灵活,拉扯几下就把曲氏按在地上。

傅大太太跟二太太想上前帮忙,可被腾出手来的紫鸳拿着一根笤帚追着乱抡。

知道这个丫头是个浑的,傅大太太跟二太太吓得躲进屋里大骂不止,你推我我推你的就不出来了,只能高声叫傅肃宁出来帮忙。

店铺里,傅肃宁的膝盖终于疼过了。

在江景秋和曲氏面前,他是小辈,两个婶子打架,他这个侄儿不好上前解围。

可现在亲奶在喊救命,他就必须上前。

紫鸳再是灵活,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子,要对付一个十岁的小丫头,那也是手到擒来。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傅肃宁才出现在院里,江团也开门出来了。

屋里,躲在被窝里的雪雁吓得咬着自己的手帕不敢出声,只能呆呆看着自家姑娘打开屋门,立在门后。

江团慢条斯理正从荷包里掏出几枚硬纸叠成的弹丸,又从腰带里取下一个精巧的弹弓,灯影里,纸丸扣进皮环,拉开……

只听嗖的一声,院里就是扑通一声,紧接着就是傅肃宁彻斯底里的惨叫。

江团把纸丸重新塞回腰带中,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种纸丸遇水就化,只需要明天

等到早上,傅家人能找到的只有一小滩纸浆。

院子里,看到傅肃宁突然抱着膝盖在地上打滚,傅大太太也不怕紫鸳的扫帚了,哭嚎着冲出屋子,抱着傅肃宁直叫:“大孙儿、大孙儿,你这是怎么了?

江团站在门边,手上动作又快,傅大太太根本没有看见,她只看见自己孙子才走几步就倒在地上打滚。

这可是她的亲孙子,要是有个好歹可如何得了。

傅肃宁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刚刚在店铺门口腿就莫名抽疼了一次,摸摸又没伤口,只是麻痛,好半天才缓过来。

此时另外一条腿又痛起来了。

“你们别打了,快请郎中,快请大夫!”傅二太太尖叫起来。

绸缎铺子的闹剧终于告一段落,傅大太太要找傅云轩过来,送侄儿进医馆。

江景秋没有答应,只说现在已经宵禁,谁也不能外出。

刚才检查过,傅肃宁的腿上只有一块乌青,又麻又疼,用热水敷过很快就缓解过来,可以行走。

有江景秋阻拦,巩密县又一直有宵禁,傅肃宁只能等到天亮再去医馆,就连去棋盘街报信也被江景秋拦住。

此时所有人只能都暂时留在绸缎铺子后院。

本来绸缎铺子只准备有两间卧房,傅肃宁突然的抽筋疼痛被傅大太太吓到了,就让他躺床上,而其他人只能坐在旁边苦熬。

江景秋跟江团挤了一间屋。

本来曲氏还要姐妹俩让房间给两个长辈用,被江团一句:自己的婢女双腿有伤,也要躺着等郎中给拒了,气得曲氏跳脚。

现在两个太太躲着不出来,再闹也只有她一个人,曲氏也不敢再上前来打架,只能狠狠说天亮就回傅家大院找老太爷作主。

房门被紫鸳守着,她心大,靠门坐着也睡得香甜。

雪雁跪了一下午,此时吃了些糕点,也在被窝里睡着了。

屋里,江团正襟危坐,直直看着江景秋:“堂姐,今天这事你怎么说?”

显然今天不是开端,也不是结束,后面还有很多很多的事。

喜欢穿越成团宠:娇娇娘子会种田请大家收藏:

  • 决定你的拥有 你的底线 你的底线 决定你的拥有有位朋友,离开原来的公司十年后,还时常梦见被过去的老板追杀。如今,她做了老板,有了“追杀”他人的资本,回首来时路,她说前上司绝对不是穿Prada的 恶魔,甚...

  • bt天堂网 www在线 樱井莉亚 毕竟,唐家在金陵府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大公子过世的陪葬品值钱的肯定不少。 只是,这些盗墓贼难道就真的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挖土盗墓? 不怕被唐家发现后,报官捉拿他们么? 叩叩叩...

  • 这辈子最怕留下的25个遗憾 别让生命留遗憾 这辈子最怕留下的25个遗憾人的一生中,好多事情是我们控制不了,而那些错过的人或者事也如此,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挽留不了,就算自己再怎样努力也回不到当初那种感觉,那么人活一辈子最害怕...

  • 异地恋一晚上要了45次 结婚前和健身教练通宵健身 “孟砚,你干嘛,你放我下来。哎,我的包……”   孟砚回头拿上她的包,继续扛着她往外走。   门外的服务员纷纷低下头。   扛到总统套房后,孟砚把阮菁曦丢进浴缸...

  • 什么才是一个人真正的安全感?   安全感,不是别人给的,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这里,包括三层意思:   第一,养活自己。靠别人养活,是无法有安全感的。靠父母养活,父母终将老去;靠兄弟姐妹养活,树大总要分枝;靠朋友...

  • 日本樱花vpsv2ex 完整版在线阅读 十万字的训练计划展望啊!各大军区首长得到这个消息,都直接开喷。什么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就是。自己送去训练的兵要不回来罢了,还要写大计划展望,老子如果能出这么好的计划,就也会培...

  • 童年记忆里,夏天是最有滋味的季节 四季里面,夏天是最有滋味的一个季节。 如果说春天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秋天是一位沉静温柔的母亲,冬天是一位白胡子爷爷,那么,夏天就是一个热情澎湃,勇猛刚健的小伙子。 夏天是...

  • 言教授要撞坏了小说 上原瑞穗 庄原瑛的惊呼声戛然而止,随之所有人就都听到了猛烈的爆炸声从车头方向传来。 显然,庄原瑛口中的“装甲车”,其作用并不仅仅是逼停缓速行驶的列车。 后方车厢中的白银骑士们,则在这一刻全...

  • 丝袜文章 全文完整版 就在大帝碎碎念的同时。那三个南秦人见状不妙,已经惊慌失措地腾空而起,分成三个方向突围。“轰!”其中一人实力强横,直接一拳轰飞了拦在面前的三个亲卫,随即怒吼一声,朝着天空激射而出...

  • 特级毛片打开直接看 小说完整全文 对于网络而言,这种情况搁在其他画面中,或许大家就以为是这样了,可现在这是西方联盟的直播啊! 这种正式的场合,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网络上观看,这一幕令人震撼。 在场之人,那...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