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简介: 不碍事,张瑶并没有注意到我在偷窥她,起身说道:我们姐弟俩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今天就不做生意了,专门为你接风,走,我现在就带你去我家! 那好吧!我点点头。 张瑶将店门关...
“不碍事,”张瑶并没有注意到我在偷窥她,起身说道:“我们姐弟俩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今天就不做生意了,专门为你接风,走,我现在就带你去我家!”

“那……好吧!”我点点头。

张瑶将店门关闭,拉下卷帘门后,领着我走进了就近的一个停车场里,来到一辆红色的三菱轿车跟前。

“这是你的车?”我诧异地问。

“是啊,怎么啦?”张瑶不以为然地说。

“简直是太漂亮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车。”我拍马屁说。

“没什么,现在的高档车多的是,”张瑶轻笑道:“以后你挣到钱了,买一辆更漂亮的便是。”

说着,她用钥匙打开车门,让我坐到副驾位置,自己则坐到了驾驶位置。

随后,她系上安全带,发动汽车,驾车在繁华的大街上穿梭。

街道上,人潮如织,熙熙攘攘。

人们从街道两旁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商店里涌进涌出,纵情肆意的购物。

购物的人潮中,夹杂着许多衣着入时的年轻女郎,或穿着吊带裙,或身着小背心,或穿热裤,裸肩露背,令人眼花缭乱。

我完全是一个土包子进城,对大城市里的一切都感到特别新鲜,于是好奇地将目光投向窗外,东张西望。

一路上,张瑶向我介绍了一些十多年来这座城市的变化。

经过几条繁华的大街之后,张瑶将三菱轿车开进了城市花园小区,在一幢住宅楼门口停下。

打开车门下车后,张瑶领着我走进了1号楼1单元301房间门口。

“这就是我家,进屋吧!”张瑶用钥匙打开房门后,见我站在房门口发呆,便向我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我背着行李包随她一起进屋,站在客厅里环视着里面的摆设:

这是两室一厅的房间,房间空间不算大,但采光效果很好,五脏俱全,客厅、卧室、卫生间、厨房、小阳台一样不少。

客厅布置得很简单,也很雅致,一套木质长椅沙发,一张玻璃茶几,正对着是一台34吋的液晶电视,还有一套高级音响。

乳白色的墙壁上挂着几幅用玻璃框着的水彩画,比较抽象,看不出画的什么玩意儿,整间客厅的布局给人一种清新舒服的感觉。

张瑶见我用一副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四周,催促道:“向阳,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快把包放下呀!”

“哦!”

我应了一声,将行李包放到了客厅里。

“你先坐下,我帮你泡一杯茶!”她安顿我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来,替我泡杯茶后,关切地问:“向阳,你坐了那么久的火车,该饿了吧?”

“嗯,有一点。”我点了点头,心想:“既然张瑶姐没把我当外人,我也没有必要说那么多的客套话了。”

“这样吧,你先去浴室里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我去帮你做饭!”张瑶将我领到自己的卧室门口,然后伸手把房门推开,说道:“你暂时把东西放在我的房间里,吃完饭,我帮你把另一个房间收拾一下,到时候,你就住在那间屋子里。”

“谢谢!”我冲张瑶感激一笑。

“别客气!”张瑶转身离开,哼着小曲走进厨房,她把我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了,见到我特别高兴。

我折回到客厅将自己的行李包拿过来,走进了张瑶的卧室。

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女人特有的芬芳。

横卧在卧室中央那张床很宽、很大,差不多占据了半间屋子。

床单皱皱巴巴的,薄被凌乱地堆在床上。

看来,张瑶与我一样,不喜欢叠被子,都是懒得收拾房间的主儿。

我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

明媚的阳光射进屋子,整间屋子连同家具都为粉色基调,温馨浪漫,充分展示这是一间女人的住处。

床头柜上还扔着张瑶姐那些诸如情趣内裤、内裤和胸罩等贴身衣物,到处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洗没洗,放在那里很显眼,神秘中带有诱惑。

“张瑶姐未免也太粗心了吧?”我嗅着从这些衣物中散发出来的特殊味道,忍不住耸了耸鼻子,心想:“我都是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她把我领进家门后,居然让我进她的房间,进了房间之后,她也不知道顾忌,进屋收拾一下,难道是真把我当成小时候,总喜欢尿床那个光屁股小男孩了?”

十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

姨妈见我们孤儿寡母可怜,便将母亲介绍给了张瑶的父亲,然而,我母亲却因涉嫌一桩杀人案被警察抓获,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从此以后,我变成了孤儿,寄住在家住姨父、姨妈家。

在他们家里,我受到表妹叶珊的歧视,受尽了她的欺负。

张瑶姐觉得我可怜,对我百般照顾。

后来,我发现表妹与一个名叫杨崧的小男孩在家里鬼混,却遭到两人报复。

一次,表妹和杨崧带着一帮小男孩欺负我,我夺过杨崧手里的匕首将他刺伤后,逃了出来,却落到了人贩子刀疤脸手里。

后来,刀疤脸将我们几个小男孩一起拐卖给一个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准备将我们送往省外的火车上,我和一位名叫宋飞的小男孩识破了他们的诡计之后,一起从火车上跳下来准备逃跑,却被他们追散。

我被一位络腮胡子逼到了一个悬崖边。

我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一脚踩空,坠入悬崖,挂到了一颗大树上,幸好被一位名叫赵浩南的师父和他的女儿小凤所救。

赵浩南见我是学武的好苗子,便收我为徒。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我从一个调皮的小男生,变成了一个武艺高强、身怀绝技的大男生。

我来南华的目的一是为了寻找我的母亲,二是为了找那帮人贩子报仇。

没想到,却遇见了张瑶姐。

想起小时候我在姨妈家尿床后,拿着自己尿湿的衣物去池塘里清洗,她见我快被冻僵了,卷起裤腿跳进水塘,帮我洗衣服时那双雪白如葱的小脚丫。

想起我小时候从姨妈家逃跑出来,藏到菜棚子里,她找到我后,见我冻得全身发抖,紧紧地搂住我,帮我取暖时的情景。

想起我小时候住在他们家,她像大姐姐似的,对我百般照顾,以及无微不至的呵护,我的心里就是滋生出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女人的幽香在整个房间缭绕,味道特别好闻,让我不得不想起张瑶姐亭亭玉立,凸凹有致的身躯。

“她是你姐姐,你胡思乱想什么呀?”我从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便不敢在继续想下去,猛嗅了几口,从行李包里拿出自己的换洗衣服走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梳妆的水槽里,扔着一条红色的内裤,皱皱巴巴的,上面还残留着张瑶姐身上的污垢。

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张瑶姐穿着这条内裤走进这间浴室时诱人的画面,忍不住联想起小时候自己在朱美玲姐姐那间茅草屋里,用手去抚摸她白花花的身子,以及偷看表妹叶珊洗澡时的情景,顿有一种热血沸腾,想流鼻血的冲动。

我从心里排除一切杂念,尽量压抑着自己,强迫自己那双贼眼别再去瞧张瑶姐那条红色的内裤,才让自己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于是,我打开淋浴器的热水龙头,调节好水温,让散发着热气、细密的水柱,冲刷在自己古铜色的肌肤上。

一时间,卫生间里热雾弥漫,流水潺潺。

我三下五除二地将身体冲洗干净,随手扯了条浴巾,将身子围住,站到穿衣镜前,将上面雾气擦了一个大口子。

镜子里,立即出现一个身躯凛凛,相貌堂堂,眼射寒星,眉浑如漆,胸脯横阔的大小伙子。

我入神地看着镜中那个身材挺拔的帅哥,以及他那张英俊的面孔,再次将目光落到那条红色内裤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笃、笃、笃!

突然,卫生间的房门门轻轻地响了几声。

“谁……谁啊?”敲门的声音将我从自恋和幻想的情节中拉了回来,心里吓了一大跳,慌忙问,声音有些颤抖。

“这套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你说还能有谁?”张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你在里面干什么?到底洗完澡了没有?”

“还……还没呢……”我含糊其辞地说。

“你又没有洗澡,你还呆在里面干什么?你……快点出来……”张瑶的声音变得有点急促起来。

“啊?她怎么知道我没洗澡呢?”我心里有些纳闷,有些紧张地说道:“我……我还没洗完呢……”

“水都关了,你……你洗的是什么澡啊?你……你快点啊……”张瑶的声音不但急,还好像有些颤抖。

经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自己站在穿衣镜前,望着镜中的自己,以及她放在水槽里那条红色的内裤发呆的时候,已经关了水龙头。

原来是从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声出卖了我,我急忙替自己解释道:

“我……我在里面穿衣服!”

“穿什么衣服啊?我都等你老半天了,快出来,快一点!”张瑶说着,不耐烦地用手拍着房门。

我赶紧穿好衣服,迅速将房门从里面打开。

突然,一阵香风扑鼻,我还没有看清张瑶姐是什么表情,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擦着我的身体朝内挤了进来。

碰!

我刚一出门,他就关上房门,将我挡在门外。

紧接着,我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

感情是张瑶姐在里面拉肚子。

“如果是因为我在卫生间里瞎折腾,让张瑶姐拉裤兜,那就麻烦……”想到这里,我心里有些后怕。

……

原来,她去厨房帮我煮了一碗担担面,觉得肚子不舒服,有点拉肚子,急忙跑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我在里面洗澡。

然而,她站在房门口等了好一会,里面既没有水声,我又没有从里面出来,实在是憋得不行,才敲门闯进来的。

幸好张瑶姐将我从卫生间里赶出来之后,及时关上房门并将房门反锁,把我挡在了门外,要不然,我会感到无地自容。

于是,我逃也似地来到了客厅。

不知道张瑶一会儿从卫生间里出来之后,会不会责备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张瑶进了卫生间之后,迫不及待地蹲到便槽边,一阵酣畅淋漓的排泄过后,才感到舒服了许多。

“如今,向阳已经长大成人了,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如果让他长期和我住在一起,被人说闲话不说,还太不方便了,”想起刚才自己在卫生间外面憋不住,差点拉裤兜时的情景,张瑶突然意识到这样一个严重的问题,暗自思衬道:“我需不需要去外面帮他租一套房子呢?”

张瑶上完厕所从卫生间里出来,见我站在客厅里发愣,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指着自己放在茶几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担担面,说道:

“向阳,你怎么还不吃饭?”

“哦,我现在就吃!”我缓过神来,将目光落到茶几上那碗担担面上,却始终不好意思看她的眼睛。

“你先吃碗面垫垫肚子,我晚上再带你出去外面吃大餐!”张瑶见我有点拘束,补充说道。

“好的,谢谢!”

我这才将目光移到她的脸上尴尬一笑,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面条,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吃过面条,张瑶坐到我身边,微笑着问:“向阳,你有女朋友吗?”

“没……没有!”我暂时不能把自己小凤对我有意思的事情告诉她。

“那以后有什么打算啊?”张瑶信以为真。

“我才20多岁,不想考虑这些,准备先找点事情做,找到母亲,稳定下来之后再说。”我并不想说出自己杀了人,潜逃到南华并寻仇的想法。

因为,张瑶知道我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倔强,不认输,惹是生非的孩子,把自己再次杀人,寻仇的事情说出来吓倒她。

“也好。”张瑶点了点头,说道:“等你在城里找到工作,稳定下来之后,老姐在城里看到有合适的,帮你介绍一个,不一定要先找到你母亲,才能找女朋友。”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如果你这辈子找不到母亲,你不就一辈子不结婚,打一辈子的老光棍了吗?”张瑶调侃道:“我还想早一点抱到自己的小侄子呢!”

经张瑶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这套房间里好像少了一个人,试探性问:“对了,姐夫呢?我怎么没有见到他?”

“什么姐夫?”张瑶不以为然地说:“老姐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时间找对象,你哪里来的姐夫?”

“啊?你都这么大了,怎么……”我脱口而出。

“你搞错没有,老姐才才比你大两岁,还没玩够呢,”张瑶见我一副诧异的表情,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媚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老姐没有人要?”

“当然不是,”我急忙摇摇头,恭维道:“我老姐既年轻,又漂亮,还能干,追求你的人肯定不少。”

“嘻嘻,你真会说话,”张瑶诧异地望着我,笑着说:“这么多来年不见,你的嘴怎么变得越来越油了?我喜欢,不过,以后少拍老姐的马屁!”

“我说的是实话。”我好奇地问:“难道我说错了吗?”

“你没说错,”张瑶一本正经地说:“不错,是有几只苍蝇在我面前飞来飞去的,可是,我躲还来不及呢!”

“我说嘛,这么一个能干的大美女没有人追,那才是浪费呢!”我恭维道。

“唉,别提这些了,”张瑶叹息一声,见我一脸疲惫的样子,便起身说道:“你也累了,先在家休息,我出去办点事,到时候,就回家叫你一起去吃完饭,”

“好的,你去忙吧!”我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家房门的钥匙,”张瑶取出一把钥匙交到我手里,叮嘱道:“你如果要出门的话,千万别走远了,记住,我在七点以前回家……”

“哦,我知道了。”我再次点头。

张瑶向我交代完之后,便拿着自己的手提包转身离开家门。

我顿觉困意上涌,将碗筷拿去厨房清洗干净之后,走进她的卧室。

张瑶已经将放在床上的那些贴身衣物全部收拾走了,并替我叠好了被子,但还是弥留着她醉人的体香。

我静静地躺倒在她那张宽大、酥软的席梦思床上。

想起在丽婷服装店里,被那个酷似朱美玲的女人辱骂一番,又在自己毫无征兆,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她重重地扇了一耳光时的情景,感到有些憋屈,顿觉郁闷无比。

我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就再也躺不住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

迷梦中,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期,梦见了张瑶姐送给我那把匕首。

在我母亲遭遇老光棍王老五强暴的时候,我用那把匕首插入了他的心脏,王老五立即倒在血泊之中。

母亲为了不影响我的前程,主动站出来替我顶罪,却被警察抓走了。

我梦见自己回到了我的家乡石板田村,回到了我母亲住过那间屋子,王老五的魂魄化成一只厉鬼,正在四处找我寻仇。

他的魂魄正在房间里等我,只见他露出一具狰狞的面孔,眼窝深陷,鼻孔流血,一见到我,就张开血盆大口,张牙舞爪地朝我扑来。

“啊!”

我惊叫一声,破门而出,拔腿就往门外跑。

“小兔崽子,我在这里等你多年了,你终于回来了,拿命来,拿命来……”厉鬼在我的身后猛追,我的耳边传来了王老五凄惨的声音。

村子里有些荒凉,家家户户的房门紧闭,四周空无一人,我不要命地往前奔跑,眨眼功夫,便来到我们村子那条机耕道上。

王老五这只厉鬼却化作一只老鹰,在头顶上飞行,一个老鹰叼鸡的动作,朝我的头顶俯冲下来。

我本能地往后一缩,老鹰扑了个空,再次化作厉鬼王老五的张开血盆大嘴,张牙舞爪地朝我扑来。

这次,我们是面对面地站着的,我们之间的距离特别近,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闭上眼睛,大声叫喊起来:

“救命,救命啊……”

我凄凉的声音在荒漠的山村里回荡。

……

“向阳,你这是怎么啦?”突然,耳边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我用力一蹬,迅速从床上坐起来,梦中的小山村不见了,立即看见了张瑶那张红彤彤的脸庞。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努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才意识到自己还睡在张瑶姐的房间里,在她那张温床上做了一场恶梦。

我见自己光着上半身,满头大汗地坐在张瑶的床上,感到有些不自在,急忙将衬衣拿起来套上。

“姐,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问。

“我都回来好一会了,”张瑶见我错愕地望着她,解释说:“我回来的时候,见你睡得正香,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却听见了你的呼救声,你该不会是做恶梦了吧?”

“嗯。”我点了点。

“你梦见什么啦?”张瑶关切地问。

我红着脸说:“我梦见自己回老家找我母亲的时候,那个死去的王老五化作厉鬼找我索命……”

“迷信,”张瑶竖起眉头,轻笑道:“都什么年代了,哪有什么厉鬼呀?”

我红着脸说:“姐,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些年来,这个秘密一直折磨着我,经常让我喘不过气来。”

“什么秘密?”张瑶诧异地问。

“小时候,我们村那个光棍汉王老五是我用你送给我那只匕首杀死的,我母亲是为了替我顶罪,才被公安局的人抓走,送去劳改的……”我一口气将自己失手杀死王老五的经过向张瑶叙述了一遍。

“嗯,”听完我的叙述后,张瑶似乎一点也不吃惊,而是认真点头,说道:“这件事我知道……”

“你说什么?你知道?”我诧异地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是那年,在你母亲被警察抓走的时候。”张瑶回答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奇怪地问。

“因为,把匕首是我妈留给我,我又转赠给你,你拿去藏在身上,遇见你母亲被王老五那个老光棍欺负的时候,你就用匕首就将他杀死了……”张瑶解释说。

我质问道:“既然你们都知道,我来你们家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

“为怕在你的心里留下阴影,影响的的成长,我父亲遵守你母亲的嘱托,不让我告诉你。”张瑶如实回答说。

“唉”我叹息道:“这件事还真难为你父亲了。”

“为什么?”张瑶不解地问。

“因为我失手杀死了王老五,母亲因替我顶罪而被判刑,导致你父亲没有与她结成婚,破坏了他们之间的幸福。”我无奈地说。

“向阳,你也别太自责了,”张瑶见我一副忧郁的样子,劝慰道:“放心吧,我父亲并没有为那件事责怪你,相反,在你那天用刀子失手捅伤杨崧,突然从南华失踪后,因找不到你的下落,感到相当后悔和自责,总觉得自己没有关心和照顾好你,对不起你母亲对他的嘱托,只可惜的是,他临死前都没有见上你母亲一面,向她解释,这应该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唉,”我叹了口气,忧郁地说:“这件事不能怪你父亲,我当时也是吓坏了,才逃跑,后被人贩子拐走离开南华的……”

“啊?你原来是被人贩子拐走的?”张瑶一脸惊愕地望着我,急切地问:“告诉我,他当时是如何被人贩子拐走,又是如何从他们手里逃跑出来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见张瑶一副真诚的样子,便将我当年刺伤杨崧后,迅速逃离现场,被人贩子拐卖的途中脱险的经历张瑶讲述了一遍。

张瑶对我深表同情,只见她用一双充满母爱的目光看着我,问道:“这些年,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没有,”我摇摇头,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收留我的好心人对我非常好,没让我吃太多的苦……”

“都说好人自有好报,”张瑶本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一听说别人对我很好,非常欣慰,不无感慨地说:“等你在南华立足,有钱了,就把收留你的位好心人接到城里来,报答他的养育之恩。”

“嗯,我会的!”我重重地点头。

想起自己这些年来,我与师父赵浩南之间形同父子般的情谊,以及他对我无微不至般的呵护,心里暖洋洋的。
“好了,咱们别谈这些,”张瑶见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摸样,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带你去逛街、吃饭。”

“现在几点了?”我随口问。

“六点半了!”张瑶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你先等我一下,我去上一下厕所。”

“哼,就你屎尿多,”张瑶撇撇嘴,催促道:“快点,我在客厅里等你!”

说完,她转身走出卧室,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张瑶离开后,我急忙下床,冲进卫生间,掏出自己的宝贝,对着便槽就是一阵猛射,脑海里却幻想着张瑶拉肚子时,蹲在这个便槽上的情景。

忍不住往洗漱台上望了一眼,却发现张瑶姐放在上面那条内裤不见了,估计是她已经拿去清洗干净了。

想起自己刚见到那条内裤时那种想流鼻血的冲动,那宝贝顿时有了反应,变得有些亢奋,憋得很难受,有种想释放的冲动。

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那宝贝才消停下来,我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故作镇定地来到客厅。

“哇,这么快?”张瑶诧异地看了我一眼,玩笑说道:“你该不是没有把身上的脏东西排干净就出来了吧?”

“是啊,我本来就快嘛……”我突然觉得张瑶姐话中有话,顿觉一阵脸红,便不再往下说了。

“是吗?”张瑶瞥了我一眼,玩味地问:“那你今天刚来的时候,为什么在卫生间里磨蹭了那么久?”

“我……我……”我当然不能说出自己在里面欣赏她放在洗漱台上那条内裤时,情绪有些失控,但又不知道如何解释,一下子涨得满脸通红。

“嘻嘻,”张瑶玩味一笑,说道:“我就知道你像小时候那样,一点也不老实,不过,你现在已经长大了,千万不能对老姐使坏,知道吗?”

“糟糕,她已经知道我趁洗澡的时候,在卫生间里偷看她的内裤了。”我心一紧,感到很难为情,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了,低着头不敢看她。

“好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看把你吓得,”张瑶见我一副窘态,也就不再取笑我了,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自己放在沙发上的手提包,说道:“走,我们现在就出门。”

说完,率先朝房门口走去,

我如释重负地抬起头来,紧随她一起走出家门。

下楼后,我便钻进了张瑶那辆三菱轿车的副驾位置,张瑶则发动汽车,驾车离开城市花园小区。

红色的三菱轿车在繁华的大街上行驶。

我对城里的一切都感到非常好奇,时不时将目光投向窗外,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着张瑶的问话。

张瑶见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没有再跟我说太多的话,于是专心开车。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张瑶驾车穿过了几条繁华的大街,将车停靠在人民商场门口的停车场里。

我将车门打开,随张瑶一起下车。

张瑶建议道:“向阳,先陪我进去买东西,然后再去吃饭,你看行吗?!”

“行,我没意见!”我不知道她的用意,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她的建议,跟着她一起走进了商场。

商场里购物的市民很多,简直是人山人海,我们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一个男士服装专卖店。

张瑶让服务员取了一套高档西装和一件白衬衣下来,对我说道:“向阳,我觉得这套衣服配上这件衬衣很适合你,你穿起来试一下吧!”

“原来,她是带我来买衣服啊?”我看了一下西服的标签,上面的标价是1980元,衬衣上的标价是258元,这两件东西对我来说,简直是天价,急忙回答说:“我……我有衣服……”

“你那些衣服在乡下穿起来不错,可不适合在城里穿……”张瑶介绍说。

一听这话,我的脸“唰”地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张瑶顿觉自己失言,生怕伤害我的自尊心,急忙解释说道:“城里人都比较务实,大都是以貌取人,你还要去找工作,没有件高档一点的衣服怎么行?”

想起当年张瑶和她的父亲张华强,领着我们母子二人第一次进城,张华强带着我上街买衣服的情景,心里暖洋洋的。

这家商场装修得非常气派,设施齐全,各种商品琳琅满目,高档、时尚和新潮,简直是焕然一新,根本看不出十年前的影子。

“那……好吧!”我犹豫了一下,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拿着衣服走进了试衣间,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换上,走出试衣间。

我对着穿衣镜看了一眼,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配上一件白色衬衣,将皮肤衬托得肤色白皙,合身的裁剪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

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我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三分人才,七分打扮!

我穿上这身行头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如果用“脱胎换骨”这个成语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向阳,你简直是帅呆了!”张瑶拍手叫好。

正当张瑶拍手叫好,朝我走来的时候,我突然从穿衣镜里看见两个男青年紧跟在她的身后。

一个男青年将手伸进了她的手提包,轻易地将她的钱包掏出来,递到了另一个男青年手里。

“糟糕,这里有小偷!”我小时候就是干这一行的,一下子识破了两个男青年的伎俩,大喝一声:“站住,快把钱包交出来!”

趁这两个家伙发愣的当儿,我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那只拿着钱包的手,顺手一扭。

咔擦!

一声脆响,男青年的手背脱臼,手一松,钱包瞬间落地。

“啊!”

紧接着,商场里传出男青年一声杀猪似的嚎叫。

另一名男青年见状,先是一愣,随后拾起地上的钱包,撇下同伴,拔腿就朝商场外面跑去。

“小偷,抓小偷!”张瑶反应过来,指着试图逃跑那个小偷大声尖叫起来。

人们纷纷围了上来,那家伙见自己无路可逃,立即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握在手里,向众人咆哮道:

“走开,你们都不许过来!”
  • 除了那段“神仙爱情故事” 爱情还有很多美丽的   视频中的郝康是一名铁路司机,在榆林站跑货运;雷杰做列车乘务员7年,跑往返于西安和乌海西之间的客运。同是陕西绥德人的他们,在4年前从老乡发展为情侣。   按照列车时刻表,雷杰值乘...

  • 感恩生命里,所有温暖的相遇   董卿在《朗读者》中说了这样一段话:   世间的一切都是遇见,就像冷遇见了暖,有了雨;春遇见冬,有了岁月;天遇见地,有了永恒;人遇见人,就有了生命。   年龄越大,越感觉时间飞逝的...

  • 你侬我侬1v1 宝贝错一题c一次漫画 白素素有些不明所以,片刻之后,一群人已返回了白家。 白崇礼等人的尸体已经被埋在了后院,看着那个隆起的大土包,白素素不由一阵心酸。 “多谢大人代为善后,白家人泉下有知必会感念...

  • 看那花开 看那花开,这篇文章由收集整理,希望看那花开这篇有关于看那花开的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帮助! 看那花开那年的六月,你像一朵夏日的小花,悠然盛开。清澈的眸子从童年到现在,娇好的容颜没有留...

  • 早上最温馨的问候语 微信每天一句关心的话 关于早上最温馨的问候语整理分享,那一缕思念,就像微风吹过睡莲的芬芳;那份牵挂,就像夕阳下飘渺的云;然而,这种祝福是阳光透过冰雪带来的温暖,给你的冬天带来和平,早上好!那么关于早...

  • 每天一条正能量早安触碰心灵的话 1、 新鞋你要是不穿,永远不会合脚。早安!2、 我们若已接受最坏的,就再没有什么损失。早安~3、 沧海水清,可为碧波渔夫,沧海水浊,扁舟浮于江湖。早安!4、 在人之上,要看得起别人;在人之...

  • 正能量女人早安说说 1、 人权观念的伦理基础不是任性,而是博爱。早安!2、 我愿意做个勇敢的人。我的牙医很肯定我不是那种人。早安!3、 相对而言,未来是安静的。像一片没被鸡叫唤醒的天空。早安!4、 想陪你把...

  •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杨家后宅1-20暖阳 即墨轩一愣,眸色又沉了沉,“那么我现在需要你了,马上跟我回去。” 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走。 恬心本能地反抗,“不行,我现在不能跟你走。” 一旁的顾倾辰象是突然从震...

  • 知否知否:盛明兰的经典语录,这番选郎君的标准,倒出女人的心声 知否知否:盛明兰的经典语录,这番选郎君的标准,倒出女人的心声电视剧>国产剧2019-11-12 15:21:2801:080...

  • 只要有希望,只要心还活着,一切都有可能 相信奇迹的信心比得到奇迹本身更珍贵。所以要永远提醒自己:“我相信奇迹!”人是有机会的,当我们重新组合自己就会有新的创造。 人是有机会遇难的,最凶险的疾病都有人康复的。人是有机会的...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