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简介: 大家见这个小偷手里有凶器,均不敢向他靠拢,生怕惹火烧身,纷纷向后退缩,自动让开一条逃跑的道路。 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偷窃到我姐头上了,简直是找死!我冷哼一声,一把...
大家见这个小偷手里有凶器,均不敢向他靠拢,生怕惹火烧身,纷纷向后退缩,自动让开一条逃跑的道路。

“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偷窃到我姐头上了,简直是找死!”我冷哼一声,一把将手里这名小偷提起来,朝他扔了过去。

这男人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朝持匕首的小偷飞了过去。

碰!

一声巨响,两人的身体狠狠地碰在一起,然后同时倒地。

那个胳膊脱臼,又被我扔过来的那个男青年好像是受了重伤,趴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了。

“看你往哪里跑?”我闪电般地跑到两人跟前,大声说道:“快把钱包交出来!”

那个手里的匕首已经落地,但还握着钱包的男青年见人们将他们团团围住,知道自己今天栽到我的手里了,在劫难逃,于是急忙跪在地上,拱手将钱包放在我手里。

“姐,这是你的钱包,你看里面的钱少了没有?”我转身将钱包交到了从身后赶上来的张瑶手里。

哗啦啦!

那些看热闹的人见我这样一个见义勇为的青年一下子抓到两个小偷,均拍手称快,纷纷鼓掌欢迎。

“这些小偷太可恶了,快把他们送去派出所!”有人大声喊。

“对,送去派出所!”另一个人大声附和道。

我受到大家的鼓舞,回过头,对跪在地上的男人冷冷地说:“你是自己去派出所自首,还是跟我们一起去受刑?”

说这话时,我有点心虚,因为,我刚在两千多公里的地方,将一个小平头的脖子扭断,说不准,那里警察说不准正在四处通缉我,我去警察局不等于是自投罗网吗?

“大哥,不……”男青年刚张开嘴说话,便停了下来,睁大眼睛看着我,问道:“你……你是李向阳?”

“他怎么会认识我?”我皱了一下眉头。

仔细一瞅,才发现这两个人居然是当年我被骗到刀疤那里,行窃时,负责监视我们那群小扒手那两个大男孩——

他的手腕被我扭脱臼,趴在地上无法动弹那个男青年的绰号叫张三,持匕首被我丢翻,向我跪地求饶那家伙的绰号叫李四。

想起当年我被刀疤卖到大胡子手里,途中得知自己上当受骗,毅然逃跑,被大胡子逼下悬崖时的情景,心里就有些发憷。

我隐居山野这十多年来,跟随师父赵浩南苦练本领,为的就是回来找刀疤寻仇。

没想到,刚回到南华,他的两个爱徒就落到了我的手里,还真有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味道。

“向阳兄弟,看在我们曾经认识,在一起做事情的份上,你就饶了我们吧!”李四小声哀求道。

“告诉我,刀疤在哪里?”我低声问。

“他……他坐牢了……”李四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认识他们?”突然,我耳边传来了张瑶诧异的声音,侧脸一看,发现张瑶正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急忙敷衍道:“不……不认识……”

我知道,自己刚回南华,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曾经做过小偷这件事,那是我身上的污点,一生的耻辱。

“你们俩赶快走,一会警察来了,就麻烦了。”我小声对李四说道。

李四将目光投向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张三,哭丧着脸说道:“可是,我那兄弟的胳膊好像断了,怎么走?”

“放心吧,他的胳膊只不过是脱臼了,我现在就去跟他接上。”我一边说,一把将张三从地上扶起来。

然后,抓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拉。

咔擦!

一声脆响,他的手臂便被接上了。

“谢谢!”

张三疼痛减轻,本能地甩了一下胳膊,发现自己的手臂并无大碍,便对我报以感激一笑,突然张开嘴,瞪大眼睛看我。

我知道张三也和李四一样已经认出我来了。

为怕节外生枝,恶狠狠地瞪着这两哥家伙,大声呵斥道:“快滚!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张三和李四对视了一眼,急忙从人群中钻了出去,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热闹的人们见我好不容易抓住小偷,又把他们放了,显然有些不满,纷纷议论着离开了。

我对站在身边的张瑶说道:“姐,现在没事了,我们走吧!”

“向阳,你怎么把他们放了?”张瑶责备道。

“俗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狗急了也会跳墙,”我怕张瑶怀疑我们之间有什么猫腻,急忙解释说:“这些人无孔不入,你是做生意的,难免不会遇上他们,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他们来你服装店里闹事,报复你怎么办?”

“你说得有道理,”张瑶笑着点头,说:“看来,你现在是懂事多了,你这身功夫是从哪里学来的?”

“嘿嘿,保密!”我憨笑一声,故弄玄虚地说。

服务员见风波已经平息,这才走上前来,指着穿在我身上的西服和衬衣,问道:

“请问,你们这身衣服还要吗?”

“要要要,当然要,”张瑶连连点头,问:“一共是多少钱?”

“一共是两千元钱,”服务员微笑说:“看在这位帅哥抓小偷的份上,给你们八折优惠,一共是0元。”

张瑶随手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六百元交到了服务员手里。

“这套西服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制的一样,特别合身,”张瑶建议道:“你现在就穿上吧,别脱下来了,我已经让把你换下来的衣服包好了。”

“这……”我有些犹豫了。

“就穿上吧,别这呀那呀的了,”不容我开口,张瑶便从服务员手里接过我换下来的衣物,说道:“走,我们现在就去吃饭!”

随后,她主动挎着我的胳膊,一起走出了商场。

穿上张瑶替我买的这身西服后,我走在大街上,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一下子就花了张瑶这么多钱,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想起她曾经像大姐姐一样,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我暗下决心,如果将来在这座城市里混出个名堂,有了出头之日,一定要好好报答她的知遇之恩
张瑶挎着我的胳膊从人民商场走出来的时候,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大概是因为我换上这身行头之后,这些人以为我是哪家的公子哥们,正领着漂亮的女朋友逛街。

我很不习惯张瑶挽着我的胳膊走路,显得有些扭捏。

因为,我一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香,一触摸到她身体的弹性与饱满,就会想起我们小时候在菜棚子里的事情,想起我在她的床上见到那一堆情趣内裤,在卫生间里见到她那条粉红色的内裤。

一想到这些,我就感到有些亢奋,有点紧张,有种想流鼻血的冲动。

张瑶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对我嫣然一笑,便和我并肩走到一起。

我们一起走到了一家貌似比较高档饭店门口。

张瑶微笑着问:“向阳,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不,不记得了!”我看了看饭店上写有“南华老字号”和“李家饭店”的牌匾,茫然地摇摇头。

“你真不记得了?”张瑶牢靠道。

“嗯。”我再次摇头。

“你还记得十多年前,我们第一次进城吃饭的时候,你从一家饭店里走出来迷路了,害得我们四处找你这件事吗?”张瑶提示说。

想起小时候,张瑶的父亲张华强领着我们去一家餐厅吃饭,我吃完饭,前去上厕所,突然发现朱美玲姐姐走出餐厅。

当我追出去找她的时候,却发现她上了一辆吉普车,而我则在大街上迷路了,母亲和张华强父女四处寻找我时的情景,顿觉一阵脸红。

“哦,我想起来了……”我尴尬一笑,再次看了看饭店门口的牌匾,说道:“看来,这地方的变化还真大呀!”

“可不是吗?”张瑶撇撇嘴,建议道:“走,我们现在就进这家餐厅吃饭,你觉得可以吗?”

“你说了算,当然可以。”我欣然应允,心想:“如果再次在里面碰见朱美玲姐姐,我一定要上去和她打招呼,问问她这些年的情况……”

这家饭店是装修过的,显得十分典雅,再也见不到十年前的影子,只不过是饭店门口人来人往,和当年一样,生意十分火爆。

张瑶用手挽着我的胳膊,走进餐厅。

一名服务员热情地迎了上来:“请问,你们几位?”

“两位。”我冲服务员笑了笑。

饭店里用餐的人比较多,显得有点嘈杂,虽不像大酒店餐厅那样豪华、气派,倒也挺干净。

服务员将他们领到餐厅里一个靠窗位置,我和张瑶隔着一张长方形的玻璃桌子,面对面地坐着。

“请问两位想吃点什么?”服务员问道。

我发现服务员在说话时,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显得有些不自在,微笑着问:“小姐,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脸没洗干净?”

“没……没有啊,”服务员顿觉自己有点失态,不敢再看我,便红着脸将菜谱递到张瑶手里,问道:“女士,你们想吃点什么?”

“向阳,还是你点菜吧,”张瑶将菜谱交到我手里,说道:“喜欢吃什么,尽管点,千万别为老姐节约。”

看着邻桌吃得津津有味的情景,我的食欲一下子被逗了起来,想起当年在这家饭店里狼吞虎咽时的情景,更是急得口水直流。

我一边翻菜谱,一边不客气地报上菜名:“一份京酱肉丝,一份红烧鱼,一份红烧活兔……”

我点完菜之后,将菜谱递回到服务员手里。

“先生,还需要点什么?”服务员见我一口气点了这么些菜,感到有些奇怪,于是献给我一个职业性的微笑。

“再来头大蒜,一根大葱……”我随口说。

“啊?!”服务员疑惑地望着我。

一般情况下,男士和女士用餐的时候,都忌讳吃大蒜和大葱之类的东西,一方面,吃了这种东西口臭,另一方面,两个人点这么多菜,能吃完吗?

“嘿嘿,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先就上这些了,不够再点!”我笑着说道,感觉这个服务员很有意思,是不是有点管得太多了。

“好的,二位请稍后!”服务员拿着点菜单离开。

张瑶没有吱声,始终笑着看我。

“姐,是不是我点的菜多了?”我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有点过火,一口气点这么多,宰人也没有这种宰法。

“没有啊,”张瑶娇笑道:“我知道,你的胃口好,这些东西肯定能吃完!”

过了半晌,女服务员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来到餐桌旁,把我点的菜一个接一个地放在了餐桌上。

“二位,请您慢用!”服务员告辞一声,献给我们一个神秘的笑容后,手拿托盘转身离开。

望着盘中色、香、味、美俱全的佳肴,我实在是按耐不住,迅速拿起筷子,夹菜就往嘴里送。

也不顾自己穿着这身高档西皮,还有一位秀色可餐的大美女坐在自己对面,有损自己的形象了。

这家餐厅烧菜的味道不错,很可口,我先是尝了一口,然后,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一边往胃里咽,一边对张瑶说:

“这菜的味道不错,你也多吃点!”

张瑶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觉得比较爽口,很合自己的口味,便开始慢条斯理,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张瑶与当年一样,吃饭的姿势很斯文,动作很优雅。

她像蚂蚁似的用餐,我却大口大口地吃菜,还大言不惭地唠叨着菜是花钱买来的,别浪费了之类的话,还时不时还从餐桌上扯下一块白色的卫生纸擦嘴。

一个细嚼慢咽,一个狼吞虎咽,两人吃饭的姿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也许,张瑶是习惯了我小时候的样子,我这种极其不雅的动作不但没有让她产生反感,好像还让她有些着迷。

只见她一边细嚼慢咽,一边笑吟吟地欣赏我狼吞虎咽的摸样,貌似很是享受,美眸里还闪过一丝迷醉。

……

“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突然,从我身后那张餐桌旁传了一个女人的道歉的声音。

“喂,你这人是怎么搞的?”一个男人不怀好意地问:“你泼了我一身,以为说声对不起就完事了吗?”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女人红着脸解释说。

“你知道我这条裤子值多少钱吗?”男人质问道。

“我……我不知道……”女人慌忙说。

“就连名牌服装你都看不出来,还做什么服务员啊?”男人大声问道:“你是刚来的是吧?”

我转过身去,发现邻座有三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坐在餐桌旁:一个是头上留有寸头,一个是黄头发,另一个是红头发。

寸头男的裤子上洒了一些茶水,他正坐在一张凳子上,将双腿叉开,正指着裤子上打湿那一块,朝站在自己身边的一名漂亮的女服务员大声吼叫着。

“对不起,我帮你擦……”服务员一边道歉,一边慌忙地说道:“先生,对不起,我帮你擦……”服务员红着脸说道。

服务员看见寸头男叉开腿时,露出那个隆起的玩意儿,感到有点难为情,但见这家伙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还是从餐桌上扯下一叠纸巾,准备帮他擦。

“走开,别碰我,”寸头男好像是怕服务员占他的便宜似的,一手将服务员的手挡开,大声说道:“不行,你得赔这条裤子!”

“啊?赔你的裤子?”服务员知道这家伙是在故意找茬,但还是做出一副诚恳的样子,问道:“你……你这条裤子多少钱?”

“不多,就一千八百元,”寸头男将一双色眯眯落到服务员那张秀美的脸蛋上,见她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说道:“看得出,你是刚来的,没有那么多钱陪我,这钱你可以不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服务员红着脸问。

寸头男那双贼眼在服务员身上滴溜溜地转动了几下,坏笑一声:“你答应今晚陪我,这笔账就一笔勾销,要不然……”

“对,就按照我们老大的意思去做,”黄毛大声附和道:“要不然,你就别想在这里混下去了!”

一时间,饭厅里用餐的人均将目光汇聚到他们这张餐桌上。

他们见这几个男青年打扮得怪模怪样,长得流里流气的,就知道来闹事的,这个服务员就要倒霉了,均为她捏了一身冷汗。

那些胆小的人生怕挨得太近,会惹火烧身,饭还没有吃完,便急忙结账离开,有胆大的,则坐在一旁看热闹。

“你……你们这不是无理取闹吗?”服务员涨得满脸通红,说道:“刚才,我帮你倒茶的时候,亲眼看见你将茶杯倒在你裤子上,你明明是故意的……”

“你他妈的说什么?”寸头男从凳子上站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的意思是说,老子在讹诈你?”

“你有没有讹诈我,自己心里明白!”服务员彻底被他骂醒了,不甘示弱道。

“她奶奶的……”

寸头男怒骂一声,扬起手,一巴掌朝服务员脸上扇了过去。

服务员根本没有想到,寸头男居然会在动手打她,一点躲闪的意识也没有,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我见服务员面色清秀,一副胆怯的样子,突然想起我的师妹小凤,想起自己来南华市之前,小凤就是在饭店里被一帮小混混欺负的,对这帮流氓产生厌恶,毫不犹豫地从凳子上跳下来。

电光火石之间,我已经窜到寸头男跟前。

就在寸头男的手掌还没有落到服务员脸上的时候,我伸出手,闪电般地擒住了他的手腕,轻轻一扭。

卡擦!

一声脆响,寸头男的关节错位,立时惨叫一声,痛得蹲了下去。

“喂,你是怎么搞的?”我松开手,拍了拍,冲寸头男做了一个潇洒的姿势,笑了笑,说道:“你父亲难道没有教过你,男人是不能打女人的吗?”

寸头男不知是被我的气势吓坏了,还是感到疼痛,立马蹲了下去。

红头发见我一招便把寸头男拿下,还做出一副如无其事的样子,如临大敌,顺手拿起桌上的碗碟当作武器,朝我扔了过来。

嗖!

我闪身躲到一边。

唰!

唰!

唰!

横飞过来的碗碟、茶杯和烟灰缸,有的落到地上,有的砸到邻座的餐桌上,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

客人们惊叫着一窝蜂朝餐厅门口跑去。

此时,女服务员只顾看蹲在地上的寸头男了,并没有注意自己身边的人,黄毛突然伸手抓向她的肩膀。

我在与三名小混混对峙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服务员,同时也在脑海里搜素自己对她的记忆,对她有一种潜在的保护意识。

在黄毛的咸猪手即将抓到她的时候,我窜上去,抬手就是一掌。

啪!

一声脆响,黄毛的手狠狠地被我拍到一边。

“小子,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们,男人不能打女人,你难道没有长耳朵,没听见吗?”我轻笑道。

“我操你奶奶的,”黄毛怒骂一声,突然出手,做出一个困兽之状,伸手向我的手腕抓了过来。

这家伙是想我刚才制服寸头男办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试图先擒住我的手腕,然后让我的手腕脱臼。

然而,我好像提前有预判似的,提前躲了过去,并没有被他抓住。

黄毛轻皱着眉头,仔细的打量了我几眼,见我身材高大,西装革履,玉树临风的样子,心中暗想:

“这小子难道哪个是练过家子的公子哥们?”

但见我桌上摆了那么多菜,旁边还有一个大美女作陪,属于想在美女面前挣表现,多管闲事那种。

于是,黄毛心一横,右脚蹬地,挥拳向我冲了上来。

与此同时,拳头带着一股劲风,朝我打了过来。

从架势上看,我揣摩着这家伙是练过的,应该会一点功夫,便不敢大意,迅速将身子向旁边一闪,堪堪躲过了他的拳头攻击。

趁黄毛拳头落空那一瞬间,一脚朝他踢了过去。

碰!

一声闷响,我的脚踹到了他的腹部。

“哎哟!”黄毛大叫一声,捂住肚子蹲到地上。

“哦,原来是一个花架子嗦?”我从黄毛玩味一笑,再用一副挑衅的目光看着剩下那位红头发的年轻人说:“你是不是也想和我比划两下?”

“不……不了,对……对不起啊,”红毛将寸头男从地上扶起来,小声说:“哥们,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走!”

寸头男点点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再让红毛将黄毛从地上扶起来,三人搀扶着,准备朝餐厅外面走去。

“回来!”我突然大叫一声。
三人同时怔住了。

寸头男呐呐地问:“大哥,还有事情吗?”

我冷冷地说:“你们如果想走的话,那就先把这顿饭钱付了,再把砸烂的碗碟茶杯赔了再走!”

“好,我付、我陪……”寸头男知道今天遇到了刺头,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顺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千元钱出来,问:“大哥,这钱够吗?”

“你觉得呢?”我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一脸惊愕的服务员。

服务员慌忙说:“够……够了……”

“很好!”我将寸头男手里的钱接过来,潇洒地交到服务员手里,对寸头男说道:“这下你们可以滚蛋了,希望你们下次别再让我撞上!”

三个混混虽有点不情愿,但也无奈,谁叫自己技不如人,打不过他呢,于是相互搀扶着灰溜溜地离开了餐厅。

哗啦啦!

突然,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我循着声音方向望去,发现餐厅里那些用餐的客人和餐厅工作人员,纷纷站在一旁向我行瞩目礼。

我得意地将目光投向坐在餐桌旁,始终一言不发地望着我的张瑶姐,问道:

“姐,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你还是和小时候那样,既调皮又爱管闲事!”张瑶娇声说道。

既没有说我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也没有责备的意思,大概也是为我刚才这种见义勇为,英雄救美的行为所感动。

待几名混混走出餐厅,服务员才缓过神来,走到我们餐桌旁,自我介绍说:

“二位,我叫郝丽丽,是这家餐厅的服务员,今天晚上,多亏遇见了你们,要不然,我就被那几个混混缠住了,谢谢!”

“刚才是这位帅哥救了你,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不用谢我。”张瑶冲我诡秘一笑,对服务员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们!”郝美丽固执地说。

“别客气,你忙去吧!”我向服务员挥了挥手。

“好的,请二位慢用!”服务员告辞离开。

几名服务员把那个黄毛扔过来落在地上,餐桌上砸碎了的碗碟、茶杯和烟灰缸碎片收拾、打扫干净。

餐厅又开始正常营业了,大厅里又恢复了原有的摸样。

这时候,一位年龄在三十多岁,漂亮的女人急匆匆地从外面进餐厅,向站在房门口的一名服务员打听道: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服务员向她诉说了几句,她便走到我们这张桌子跟前。

“先生,我叫李冬梅,是这家店的老板,刚才出门办了点事,听说餐厅出事了,就赶回了,”自我介绍一番之后,李冬梅向我道谢说:“我刚听服务员说了,这几个混混是经常来我们店故意找茬,吃霸王餐的,谢谢你今天为我们出了这口恶气,为表达我对你们的谢意,今天晚上,我请客,你们那桌饭菜免单……”

“哇,居然还有这等好事?”我心中暗想。

心里清楚这顿饭结算下来,少说也要用去张瑶上百块钱,本来今天让她花了那么多钱还有点过意不去。

没想到,自己稍稍付出一点,就得到了这样的回报,心中乐开了花。

尽管如此,嘴上还是对老板娘说:“这怎么好意思,你们做生意也不容易,再说……”

此时,有一桌客人正站在吧台前,准备结账走人。

“大兄弟,别说了,”李冬梅随即打断了我的话,说道:“今天就这么定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去帮他们结账,回头再招呼你们!”

“好的,你忙去吧!”我向她挥了挥手。

老板娘离开后,我将目光落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张瑶身上,说道:

“姐,饭菜都凉了,我们继续吃饭吧!”

张瑶没有吱声,也没有动筷子。

她玩味地看着我吃饭时这副狼吞虎咽的样子,但见我一副旁若无人,毫不在乎的神态,忍不住用手抿住小嘴偷笑。

我的肚子填得差不多了,才想起自己对面还坐着一位大美女,一脸献媚地说:

“姐,这菜味道不错,你也吃呀?”

“你慢慢吃吧,我已经吃饱了。”经过刚才的突发事件,张瑶的胃口早已没有了,再说,看我那副馋样,早就看饱了。

“哦,”我瞅了她一眼,说:“以前有人来你服装店里找过麻烦吗?”

张瑶抿嘴一笑,说道:“那是女人服装店,一般情况下,很少有男士进来,所以,没遇到什么麻烦。”

“这就好,”我拍拍胸口说道:“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到时候,我来替你出口气,我以后就是你的保镖了。”

“那可不行。”张瑶娇嗔道。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你人也不小了,不能整天这样打打杀杀的,还是找点正经事做吧,要不然,我怎么对得起你的母亲?”张瑶幽幽地说。

“那好吧,我听你的。”我觉得张瑶的话有道理,比较认同。

……

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房门口传来:“大哥,就是那小子,他还在那里!”

紧接着,一阵‘稀里哗啦’的脚步声传递到了我身后,与此同时,周围用餐的客人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也送进了我的耳鼓。

“咦,又怎么啦?”我心里有些纳闷,看了看脸正对着餐厅门口的张瑶,只见她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转而露出一副惊恐之色。

“难道是刚才那几个混混去外面找帮手来了?”我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妙,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往张瑶碗里夹了一筷子菜,说:“姐,别光顾着说话了,吃点菜吧,到时候,会饿坏肚子的……”

“喂,小子,你还没走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没想到吧,我们哥儿几个又回来了!”

我就是用屁股也能听出来,说话的人是刚才被他扭住手腕脱臼,痛苦地蹲在地上那个寸头男的声音。

“哟,我还说是谁呢,原来是刚才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向我求饶的那个混蛋呀?”我漫不经心地扯出一块纸巾擦了擦手,将嘴里的食物咽下肚,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走在前面的寸头男说:“喂,小子,你还没死啊?还有力气搬救兵?”

“你他妈的才死了呢,”寸头男骂了一声,向身后一摆手。

十几个人走上前,呈半圆形地围在我的餐桌旁。

这些人手里拿着钢管、铁棒和匕首之类的东西,一个个摆出一副气势汹汹,凶神恶煞的样子。

餐厅里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见如此阵势,餐厅里服务员和用餐的客人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有人绕开这群人离开,还有一些站得远远的看热闹。

坐在我对面的张瑶见状,知道这帮人是来寻仇的,我恐怕要吃大亏,暗自为我吓出一身冷汗。
  • 你侬我侬1v1 宝贝错一题c一次漫画 白素素有些不明所以,片刻之后,一群人已返回了白家。 白崇礼等人的尸体已经被埋在了后院,看着那个隆起的大土包,白素素不由一阵心酸。 “多谢大人代为善后,白家人泉下有知必会感念...

  • 早上最温馨的问候语 微信每天一句关心的话 关于早上最温馨的问候语整理分享,那一缕思念,就像微风吹过睡莲的芬芳;那份牵挂,就像夕阳下飘渺的云;然而,这种祝福是阳光透过冰雪带来的温暖,给你的冬天带来和平,早上好!那么关于早...

  • 正能量女人早安说说 1、 人权观念的伦理基础不是任性,而是博爱。早安!2、 我愿意做个勇敢的人。我的牙医很肯定我不是那种人。早安!3、 相对而言,未来是安静的。像一片没被鸡叫唤醒的天空。早安!4、 想陪你把...

  • 每天一条正能量早安触碰心灵的话 1、 新鞋你要是不穿,永远不会合脚。早安!2、 我们若已接受最坏的,就再没有什么损失。早安~3、 沧海水清,可为碧波渔夫,沧海水浊,扁舟浮于江湖。早安!4、 在人之上,要看得起别人;在人之...

  • 看那花开 看那花开,这篇文章由收集整理,希望看那花开这篇有关于看那花开的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帮助! 看那花开那年的六月,你像一朵夏日的小花,悠然盛开。清澈的眸子从童年到现在,娇好的容颜没有留...

  • 感恩生命里,所有温暖的相遇   董卿在《朗读者》中说了这样一段话:   世间的一切都是遇见,就像冷遇见了暖,有了雨;春遇见冬,有了岁月;天遇见地,有了永恒;人遇见人,就有了生命。   年龄越大,越感觉时间飞逝的...

  • 知否知否:盛明兰的经典语录,这番选郎君的标准,倒出女人的心声 知否知否:盛明兰的经典语录,这番选郎君的标准,倒出女人的心声电视剧>国产剧2019-11-12 15:21:2801:080...

  • 只要有希望,只要心还活着,一切都有可能 相信奇迹的信心比得到奇迹本身更珍贵。所以要永远提醒自己:“我相信奇迹!”人是有机会的,当我们重新组合自己就会有新的创造。 人是有机会遇难的,最凶险的疾病都有人康复的。人是有机会的...

  •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杨家后宅1-20暖阳 即墨轩一愣,眸色又沉了沉,“那么我现在需要你了,马上跟我回去。” 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走。 恬心本能地反抗,“不行,我现在不能跟你走。” 一旁的顾倾辰象是突然从震...

  • 除了那段“神仙爱情故事” 爱情还有很多美丽的   视频中的郝康是一名铁路司机,在榆林站跑货运;雷杰做列车乘务员7年,跑往返于西安和乌海西之间的客运。同是陕西绥德人的他们,在4年前从老乡发展为情侣。   按照列车时刻表,雷杰值乘...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