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简介: 府里热闹了一天,直到片刻前才安静了些许。 董乐安刚刚有睡意,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来。 冷风来袭,带着股熟悉的冷杉味。 董乐安翻身望向门口,只能隐约看到穿着红色喜袍的男...
 府里热闹了一天,直到片刻前才安静了些许。

  董乐安刚刚有睡意,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来。

  冷风来袭,带着股熟悉的冷杉味。

  董乐安翻身望向门口,只能隐约看到穿着红色喜袍的男人渐逼渐近。

  她刚坐起来,便有东西砸向了她的头顶。

  是纸张,掉落在她的怀里,董乐安低头。

  休书二字映入眼帘,他的字一向很大气,笔锋凌厉。

  最末端那佛惜朝三个字上摁有他的手印。

  董乐安的脸白了又白,捏紧休书抬眸望向佛惜朝。

  “王爷……”她的惶然落在他的眼底,激起佛惜朝的怒气,他手指擒住她的下巴,盯着她的脸,冷声道:“别这样看本王,恶心。”

  这女人,大礼朝的三公主。

  佛惜朝曾亲眼见她骑着烈马,当街拖行年老的妇人。

  手里握着长鞭,嚣张跋扈至极。

  那年,战役打响,大礼朝失了七座城池后投降,大礼朝皇帝不知许了什么好处给父皇,两国战停,从此大礼朝归顺其兰。

  大礼朝归顺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将这个女人嫁给自己。

  佛惜朝甩开她的脸,眼神逼仄,“从此你不再是本王的妃。”

  他转身要走,喜袍掀起,董乐安的眼前一片模糊的红,她跌撞的下床追上来,张开双臂拦住佛惜朝。

  她眼眶通红,喉咙滚了几滚,压下汹涌的委屈。

  “王爷,我只想问一句。”

  佛惜朝冷冷的看着她。

  “你为何执意要娶苏绾玥。”

  “与你何干。”他薄唇抿紧,眼角压紧,“本王希望,日后你不要再提绾玥的名字,本王嫌脏。”

  喜红色在眼前消失,门开了又关上,冷风袭上她单薄的中衣。

  董乐安动也不动,蓄满眼眶的泪水颗颗砸在地上。

  当年,佛惜朝七岁的时候作为质子被其兰皇舍出去送往大礼,半路遭遇袭击,脑袋受了创,一双眼睛瞎了。

  董乐安调皮,瞒着皇帝去了质子宫,想去看看这其兰来的质子长什么样。

  她趴在墙头,看着少年拄着盲杖,步步摸索着上台阶。

  短短五阶,他摔了三跤。

  一双膝盖磕破,月牙色的袍子上沾了血,他眉头都没皱一下。

  董乐安看着那血,疼的感同身受。

  自那以后,董乐安隔三差五的就溜去那里看他。

  起先总是隔着段距离,后来被他发现她干脆也就不躲了。

  她经常领着这个小瞎子在质子宫的后院扒土做叫花鸡,种芍药花。

  这一晃,十年就过去了。

  佛惜朝长成了让董乐安看一眼就脸红不已的模样。

  那时候董乐安就想,日后她一定要让佛惜朝娶自己。

  质子无人权,皇帝明令禁止皇子皇女往质子宫跑。

  董乐安怕影响他,在佛惜朝为质的这十年里,她半个字也不曾开口。

  所以他不认得她。

  ……

  董乐安闭了闭眼,委身蜷缩在榻中。

  她做梦了,梦见了他率领其兰国军,夺城掠池,杀了无数大礼朝的将士。

  大礼节节败退,不得不降。

  她也梦到,那日,佛惜朝带人进大礼朝堂,皇帝待他如座上宾。

  皇帝身边的太监宣读,新晋附属国公主董乐安与佛惜朝
的婚事。

  她与他一帘之隔,她含羞带怯。

  只是那人脸上并无任何情绪,手指摩挲着茶盏,只对着皇帝说了一句话。

  他说,他要苏绾玥。
 董乐安不知,佛惜朝如何识得苏绾玥。

  当场,董乐安撕了休书,她不答应和离。

  她凭什么和离,御赐的姻缘,他说不要就不要么?

  她得到的结局,便是今日。

  她隔着窗柩她都能看到那喜乐漫天的红,红灯笼,红喜绸,穿着红嫁衣的新侧妃。

  ……

  竖日,苏绾玥由婢女嘉绿搀扶而来。

  她递给董乐安一方帕子。

  “绾玥是来谢谢姐姐的,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出口,绾玥都写在了帕子上。”

  帕子是黑色的,右下角用金色的绣线绣着一个朝字。

  董乐安攥紧了帕子。

  里面的字迹便有一个半个的露了出来。

  里面字字句句是对董乐安年少搭救之恩的感谢;字字句句都是她和佛惜朝在一起后,她对董乐安的歉意;字字句句都诉说着她今日来,是来求董乐安惩罚的。

  待董乐安抬起头,苏绾玥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嘉绿吓了一跳,忙去扶人,苏绾玥说什么也不起。

  董乐安冷冷的笑,这帕子是佛惜朝的,他从不轻易许人。

  不知道苏绾玥拿佛惜朝的帕子绣字是在恶心谁。

  “我受不起你的谢。”

  她将帕子丢在苏绾玥的脸上。

  起身欲走。

  门外传来脚步声,只片刻,佛惜朝便出现在了董乐安的视线中。

  堂内的婢女全都俯首跪下,不敢抬头。

  董乐安起身,冲他福身,唤道:“王爷。”

  佛惜朝见苏绾玥跪在董乐安的面前,眼中布满戾气。

  他甩袖一巴掌,董乐安侧脸一偏,火辣辣的疼。

  她转头望去,只能看见佛惜朝的背影。

  他将苏绾玥扶了起来,挑起美人的下巴,美人一双眼睛闪烁,隐有怯意。

  佛惜朝嗓音凉薄,“王妃已废。”

  董乐安闭上眼睛,跟在董乐安身边的婢女心都颤了颤。

  话落,他低头抚苏绾玥的眉眼,轻声询问,“把她给你做婢女可好?”

  苏绾玥杏眸微睁,着急的比划。

  佛惜朝在她的耳边亲了下,道:“绾玥不必怕她。”

  董乐安缓缓的挺直身子。

  “王爷,废了我这件事皇上同意了吗?”她抬起下巴,笑意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绝望,一句轻飘飘的话。

  一瞬间,大堂里更静了,婢女们都战战兢兢的埋着头不敢抬,生怕因为听了不该听的,下一秒就掉了脑袋。

  佛惜朝凤眸盯着她素净的脸,忽的扯唇,打发走了所有人。

  门被人从外面带上,屋子里只剩下二人。

  董乐安依旧挺直脊背站着。

  “你这么喜欢这个位子?”佛惜朝走近她。

  董乐安笑,“并非,不过是喜欢王爷你这个人罢了。”

  佛惜朝大掌扣住她的脖颈,薄唇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这是本王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他扭头,看着她颤动的睫毛,亲了亲她的脖颈,“不知道一个失德的女人,是否还配在这个位置上。”

  董乐安僵着脖子转头,对上他一双幽邃的眼眸。

  他站直身子,拍了拍她的脸,转身。

  宽大的袍子随着他的动作掀起,在董乐安的眼前落下一片黑色。

  “冬壬,把人带过来。”

  一开始董乐安还不明白,直到冬壬将她推进芙蓉园的废房内。

  佛惜朝就坐在外面,很快。

  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

  佛惜朝端起茶,摆手示意。

  董乐安眼见着他进来,佛惜朝轻飘飘的失德两个字在董乐安的耳边炸开。

  她的脑袋嗡的一下,几乎是一瞬间她便明白了佛惜朝想要做什么。

  她的目光望向佛惜朝,那个面容干净的少年已然长的意气风发,他十七岁回其兰,变成了她不认识的模样。

  就连一双温秀的眉眼都镌刻了几分戾气。

  她慢慢的向后退,手抓住了花瓶用力向下一砸。

  她握着碎片,指着来人。

  血红的眼盯着佛惜朝,“佛惜朝,你敢。”

  佛惜朝牵唇一笑,冷声道:“你对本王来说,不异于蝼蚁。”

  他掀起眸子,“本王有何不敢?”

  他喝道:“关门。”

  冬壬低下头,将门掩上。

  佛惜朝摩挲着茶杯,如愿的听到了里面女人的尖叫声。

  下一刻,门被人砰的从里面推开,却是那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

  他脸上胸襟上全是血,指着屋子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

  佛惜朝眼神一凛,冲了进去。

  那原本对着外人的瓷片,此刻插在董乐安的喉咙上。

  血流如注,双眸紧阖,像个死人。
 冷风吹进来,董乐安一个瑟缩,醒了过来。

  她微微一动,就被脖子上的刺痛拉回了神。

  屋内没一个人,她歪头望着帐幔出神。

  她不该嫁给佛惜朝的。

  门外隐有哭声,是小桃的。

  董乐安张嘴唤她。

  下一刻,小桃红着眼冲进屋,见到她醒了,眼泪更是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董乐安摸摸她的脸,问:“谁欺负你了?”

  小桃摇头。

  董乐安低头,就见小桃将手向后藏。

  “手伸出来。”她厉声道。

  小桃浑身一抖,将布满血痕的手摊开。

  “苏绾玥?”她问。

  佛惜朝府里,只有她和苏绾玥。

  小桃将头埋下去。

  董乐安掀开被子起身就往外走。

  小桃跌跌撞撞的跟,拉也拉不住她。

  蔷薇园。

  门被人猛地推开。

  苏绾玥正在吃桂花糕,闻声被吓了一跳。

  刚看清来人是谁,脸上便挨了一巴掌。

  她的衣领被董乐安抓住,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

  “苏绾玥,你别忘了,小桃之前是如何待你的。”

  苏绾玥八岁那年患了恶疾,宫中医郎奉皇命不给治,是小桃匆匆出宫,顶着寒冬腊月的风,跑了大半个乾安城,才叫来了给她救命的郎中。

  脚冻坏了一只,到现在还有些跛。

  苏绾玥闻言,冷冷的笑。

  那笑意刺痛董乐安的眼,她大脑一片空白,就将苏绾玥拽了出去。

  芙蓉园内修有池子,董乐安将苏绾玥推了下去。

  给苏绾玥送姜茶的碧绿见状就往回跑,去找佛惜朝。

  池子深,苏绾玥不会游泳,在里面几个扑腾。

  董乐安冷眼看着她沉了下去。

  身边一道黑色身影疾过,佛惜朝将苏绾玥给带了上来。

  苏绾玥呛了几口水,睁眼之后就在佛惜朝的怀里哭。

  佛惜朝将人交给冬壬,走向董乐安,大手掐住董乐安的脖颈。

  将她掼进了水里,他的大掌摁在董乐安的头上。

  连一根头发丝也没能逃出水。

  董乐安已经记不得自己被他摁进水里几回,摁进水里多久。

  她的耳朵嗡嗡响,神情也不甚清明。

  佛惜朝终于松了手,蹲在池前挑着她的下巴冷笑,“王妃有时间在这里耍威风,不如去门前看看。”

  她堪堪抬起眼,盯着他。

  佛惜朝冲她笑,“去看看吧,你不会后悔。”

  她踉踉跄跄的往王府的门那走。

  小桃先她一步去开了门。

  人来人往的街,她的父亲就跪在王府门前。

  头俯地,手里端正的举着一个盒子。

  “父亲。”董乐安嘶哑出声,扑了出去。

  跪着的人抖了一下,却未抬头。

  董乐安转身就往回跑。

  穿过西苑,长廊,到了蔷薇园。

  蔷薇园的门紧闭,董乐安扑通就跪在门前。

  “王爷。”她双手攥紧,眼眶猩红,“我父亲如何得罪了你。”

  碧绿将门打开,董乐安抬头,看到佛惜朝正轻吹勺上的药,喂给苏绾玥。

  苏绾玥皱着眉头表达苦,他就再喂给她一颗蜜饯。

  直到苏绾玥喝完药,他才向董乐安看了过来。

  “是他自己找来的。”他似笑非笑的看她,眼中寒光凛凛,“大概是有事要说吧。”

  董乐安一抖,牙齿咬上嘴唇,“父亲年事已高,腿有寒疾,天这么冷,跪不得的,还求王爷去见他。”

  她将头伏在地上。

  佛惜朝终于站了起来。

  很快,董乐安就看到了他的靴子。

  “本王见与不见,就看王妃的诚意如何。”

  董乐安扬起头,眼里满是期冀。

  那期冀让佛惜朝恨不得想毁了她。

  他抚了抚董乐安的眼角,盯着她一双清亮的眼睛,勾唇轻笑。

  “王妃毁掉一只眼,我便去见他。”
  • 清晨元气满满的句子 打工人早上好问候的话 打工人早上好问候的话最佳答案,天使让我告诉你:你的运气就像天空中的星星一样多,你的快乐就像海底的鱼一样多!早上睁开眼睛,第一缕阳光就是一切的极致开头!祝你天天开心!以下是小编和大...

  • 春雨,潮湿了谁的相思   终于等到了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三月春雨润相思,三月的春雨,滋润了多少红尘中的相遇,潮湿了多少恋人的相思。   春雨潇潇,无声无息,飘飘渺渺。透过一帘雨丝,我在寻找,在寻找雨...

  • 心灵深处的悸动 心灵深处的悸动,这篇文章由收集整理,有时候一篇文章,一个故事就能让人的一生改变,希望有关于心灵深处的悸动的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帮助! 在所谓的大学过这所谓的大学生活,常有一些不自...

  • 激发人内心力量的励志格言   激发人内心力量的励志格言  1、在幸福上,人是设计师,需要自己设计自己的幸福。  2、人的一生不经过艰难困苦的考验,雄心壮志是激励不起来的。  3、有事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

  • 岁末:让往事清零,让未来可期   时光,总是悄无声息地从指缝间溜走。仿佛年初的钟声,依然在耳边回荡,而眼前的日历却所剩无几。不知不觉中,这一年已接近尾声。   此时的室外,天寒地冻,雪花纷飞,到处是银装素裹...

  • 每日摘抄好词好句 小学生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 关于小学生好词好句好段摘抄整理分享,心灵是一片广阔的天空,包含着世间万物;心灵是平静的湖,偶尔荡漾;灵魂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平原,它反映了一个多彩的世界!那么关于小学生好词好句好...

  • 满满的好心情 早安心语简单一句话早安最美图片 早安心语简单一句话整理分享,用一缕晨光叫醒你,用一只乌鸦打开你的窗户,用一缕清风给你降温,用一段音乐舒展你的心,用一条短信给你送去祝福:新的一天,新的希望,新的开始,一切顺利!早...

  • 早上好问好最短精句 父亲节早上好微信发朋友圈句子 此文是关于父亲节早上好微信发朋友圈句子分享,早安!不要让明天的你讨厌今天的自己,但每一个今天都是你曾经想象的未来。今天请为此而努力!愿这个月的遗憾都是下个月惊喜的铺垫,新的一个...

  • 教育孩子是头等大事 春节期间,一直在走亲访友。在这些日子里,叙旧话友,不亦乐乎。在这期间,也接触了而不少亲友家的孩子,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孩在的特点就是活泼可爱,童真童趣。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派来...

  • 女人喝酒很美的句子 女人喝酒个性句子 女人喝酒很美的句子整理分享,喝一杯甜酒,品尝爱情的甘甜 触摸一杯红色花蜜增强了友谊和友谊的融合 交一杯真葡萄甘露,升华爱情,相爱百年!以下是小编和大家分享女人喝酒个性句子,欢迎阅...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