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简介: 宁大老爷虽有些不解自家宝贝女儿这整的是一出什么,但见自家宝贝女儿脸上的严肃不似作假,他只得忍耐着好奇惊疑,领着人退出了大门。 待所有人都退出去后,宁绾心才将心神全...
宁大老爷虽有些不解自家宝贝女儿这整的是一出什么,但见自家宝贝女儿脸上的严肃不似作假,他只得忍耐着好奇惊疑,领着人退出了大门。

待所有人都退出去后,宁绾心才将心神全数注意到了面前的这团黑气上。

“你有几分把握?”宁绾心看着身侧正在从包里掏东西的道士,开口询问道。

道士闻言,顿时一愣,他抬起头,细细打量了宁绾心一眼,最后,他的双眼中露出了一抹亮光:“你……”

没等道士的话说出口,玉佩上的那团黑气就先一步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嘶叫:“吼——”

宁绾心立即转过头,迅速从怀中取出两道符纸,结印朝着黑气扔了过去:“千神万圣,护我真灵!”

黑气被符纸扔了个结结实实,顿时就一阵氤氲,凄厉的惨叫也跟着传了出来,听得人耳皮发麻,心惊不已,门外的众人听着屋内隐隐传出的惨叫,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由得都往后退了几步。

道士终于从包里找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葫芦,他打开葫芦盖,朝上一扔,手中快速的结着印,面色严肃不已:“收!”

黑气不由自主地被葫芦吸了过去,凄厉的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大厅之中的阴森气息忽地变得更浓。

宁绾心的心头涌起了一股不妙感,没等她做出反应,正被葫芦吸过去的黑气就猛地一颤,随即迸发出了一道震耳的巨响,那团黑气跟着就四散开来。

“嘭——”

宁绾心还没闪身躲避,就觉身子突地被一双手臂揽住,接着,她就被人用力抱进怀中,随后扑倒在了地上。

有些熟悉的气息溢进鼻间,宁绾心瞪大了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将自己护在身下的男人,心头涌起了一抹止不住的震惊。

霍诤他……他竟然没有出去!

见宁绾心瞪着眼看着自己,霍诤强忍着后背处传来的剧烈疼痛,扯着唇对她笑了笑,然后把她的脑袋按进了胸口,闭上眼,将她牢牢护在怀中。

“咳咳……”

不远处的道士伸手掩住自己的口鼻,咳嗽了一声,慢慢坐起身来。

他手中八卦镜的光芒因挡住了方才那团黑气爆发的大部分威力,而有了些黯淡。

原本要将黑气收进去的葫芦也早已掉落在了地上,滴溜溜的转动着。

坐起身后,道士立即将视线转向宁绾心那边,这一看,却正好对上了霍诤那血模糊的后背。

道士心头一跳,顾不得自己气息不顺,连忙站起身来,快步来到霍诤的面前,蹲下身正欲查看霍诤的伤势,却又瞧见了他身下的宁绾心。

见状,道士又瞧了眼霍诤后背的伤,随即才对着宁绾心道:“丫头,他受伤了,你快将他扶起来,老道我也好为他查看伤势。”

宁绾心皱起眉,正欲让霍诤放开自己,却发现霍诤紧闭着双眼,抱着自己的胳膊,也绷得紧紧的。

似是瞧出了宁绾心的不便,道士立即伸手点了一下霍诤的肩膀。

随即,宁绾心就察觉霍诤抱着自己的双臂软了下来,她立即用双手将霍诤往上推了推,自己则迅速挪了出来。

道士已经在为倒在地上的霍诤查看伤势了。

“他被炸开的鬼气侵袭了后背,要治这伤,得先拔除侵入他体内的鬼气才行。”道士神色严肃的说着,跟着就从包里取出了一道符纸,手中结了一个印,随后定在霍诤的后背。

宁绾心立即就看到,霍诤后背上附着的那些黑气被吸附到了那张符纸里。

待鬼气被吸尽,符纸上那淡淡的金光也跟着消失,最后又飞回到了道士的手中。

道士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道:“鬼气已经拔除,如今他这后背的伤,就得去看医官了。”

鬼气被拔除后,霍诤后背的伤势也好了不少,但却仍旧鲜血淋漓。

宁绾心垂眸看了一眼昏迷的霍诤,神色复杂之极,她伸手将霍诤扶起,让他躺倒在椅子上,随后才对道士道:“今日之事,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无须多礼,这只煞,本就是从我手中逃出,附身到那块玉佩上的,若非这玉佩被人带来凤城,也不会闹出这件事,说起来,也是老道我大意了。”道士摆了摆手,轻叹了一口气。

宁绾心抿起唇,侧头看了一眼面色有些苍白的霍诤,轻轻摇了摇头:“此事并不全是大师之错。”

若不是那木家之人有害人之心,他们今日也不会遭遇这一场危机。

如今,她自己倒是没受什么伤,可霍诤却被木家人害得不浅!

道士看了眼眼露寒芒的宁绾心,忽地开口道:“丫头,你这戾气有些重啊,这于修道而言,是万万不可取的。老道我这里有一本佛经,你平素无事,可多读一读。”

宁绾心猛地转头看向道士,眼中露出了一抹惊异又惊喜的神色。

道士手中的佛经……

于她而言,可实在是,熟悉得很啊。

见宁绾心不接,道士忍不住的皱了皱眉,随即将手中的佛经态度强硬的塞到了宁绾心的手中:“丫头,不是老道我说你,你这戾气,日后极有可能会影响到你的修道之心,你的师傅难道不曾提醒过你么?”

在道士看来,宁绾心小小年纪,就已经如此有魄力,乃难得的修道奇才,他自然起了爱才之心。

奈何这丫头已经修习过道术,既对方已经有了师门,他自然不好多说什么,但这需得提醒的,他却还是忍不住的提醒了两句。

宁绾心忍不住的弯起唇角,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道士,浅浅笑道:“大师,我没有师傅。”

“没有师傅?”道士顿时一惊,面露惊异的看着宁绾心,声音都有些迟钝了,“你、你是自己修习的道术?”

宁绾心弯起眉眼,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啊,我只是能见到那些旁人见不到的东西,所以才一点点摸索出了些对付它们的手段。”

道士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满脸震惊的看着宁绾心,眼中闪烁着奕奕神采。

方才道士一心想着找出那个葫芦来,倒是没有注意到宁绾心这边的动静,否则,他若是听到了宁绾心方才说出的咒语,只怕现下也不会相信宁绾心口中的“没有师傅”这句话了。

宁绾心自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敢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番算不得谎言的谎言。

最关键的是,眼前的这位道士,应该……就是她要去寻找的、那位在前世她遇到时就已经身亡的,云虚道人!

因着上了心,宁绾心这才在仔细观察后察觉到了云虚道人的不对劲。

他体内的气息一直翻涌不停,根本就不曾平静过,而他的身上,明显有着大小不一的伤口!

没等宁绾心问出心头的疑惑,云虚道人就已经咳嗽了一声,然后道:“丫头,你有这般天赋,是好也是坏,不过,老道我观你面相,你这一生,皆有贵人相护,这坏,倒也能相抵几分。”

“贵人?”宁绾心眉头一皱,眼中露出了些许不解。

她这一生,皆会有贵人相护……

宁绾心有些神色复杂的垂下眼眸,情绪一瞬变得有些低沉怅惘。

所以上辈子,她的一生,没有贵人……相护么?

云虚道人没有察觉到宁绾心的心思,他见宁绾心垂头不语,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想,只道:“丫头,旁的话老道我也不便多言,你若当真想修习道术……这本书,你便拿去看吧。”

宁绾心皱着眉看着云虚道人的举动,却没有去接那本书,而是摇头道:“大师,我既不是你徒弟,也于你无恩,我不能接受你的东西。”

说话间,宁绾心一直压抑着心头的那股激动和欣喜。

眼前的这位道士,果然就是云虚道人!

只是,他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云虚道人面色一滞,看着宁绾心坚定的神色,到嘴的话语也尽都咽了回去。

宁绾心微微一笑,也没再开口,将心头的疑惑压下,起身走到门口处,打开大门,对门外的众人道:“事情已经解决了,请进吧。”

说着,她又看向了宁家下人,道:“去请个医官过来。”

宁家下人神色一肃,立即点了点头,转身朝着拍卖场外匆匆走去。

宁大老爷才刚放下去的心顿时就又提了起来,他连忙满脸紧张的跑到宁绾心的面前,上下打量着她,焦急的问道:“绾心,你哪里受伤了?”

宁绾心缓缓摇头,伸手指了指大厅里头:“是霍诤为了救我,受伤了。”

“霍诤?”宁大老爷一脸懵,霍诤是哪个?

宁屹霄连忙扯了扯宁大老爷的胳膊,抬手指了指宁绾心,然后眨了眨眼。

宁大老爷这才反应过来:“是上回救你的那个小队长?”

问完后,见宁绾心点头,宁大老爷顿时就有些神色古怪的嘀咕道:“怎么他又跟绾心扯上关系了?”

该不会是那小子对他家宝贝女儿有什么小心思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宁大老爷的脸色就黑了下来,也顾不上霍诤是救了自家女儿的恩人,当即就黑着脸第一个走了进去。

他倒要好好瞧瞧,那个胆敢肖想他家宝贝女儿的混账小子有什么能耐!

才迈步走进大厅之中,宁大老爷就瞧见了霍诤那血肉模糊的后背,当即,他的脚步就顿了顿。

思及若是这样的伤势落在自家宝贝女儿的身上……

宁大老爷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心头涌起的怒火也跟着消散了一大半。

待走进后,宁大老爷才看到霍诤紧闭着双眼的脸上,苍白一片,瞧着这般模样的霍诤,便是宁大老爷有再大的恼火,此刻也发作不出来。

跟进来的霍老爷子扫了一眼陷入昏迷的霍诤,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宁家主,这交流会,还是改日再继续进行吧。”

“也好。”宁大老爷点了点头,随即挥手让宁家下人将霍诤扶起来,“将他送回宁家,让医官好生医治。”

交流会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而中途取消,各大世家的人也都纷纷回了暂居的驿馆。

至于木家之人,却是没有哪个世家的人敢再与他们多说一句话了。

先前那场意外,爆发的源头,就是木家的那块玉佩!

且他们还听到那一身道袍的大师说,那玉佩中,可是有煞的!

不管木家人对此知不知情,他们都不敢再走近木家人了,谁知道这木家,还有多少害人的东西?

霍诤被宁家下人抬回了宁家,云虚道人也在宁大老爷满脸热情的邀请下随同到了宁家。

虽然自身伤势已经严重之极,命不久矣,但云虚道人也还是不愿意浪费宁绾心的一身天赋,他跟着回宁家,也是希望能再劝她两句。

宁绾心很清楚云虚道人的想法,她方才不开口,就是为了让云虚道人做出去宁家的打算。

只有他回了宁家,她才有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和知道,云虚道人受伤的来源。

前世,云虚道人就是在几个月后身亡的,而他此刻的这一身伤势,很有可能就是导致他身亡的主要原因!

……

宁家,医官在为霍诤包扎完后背的伤口后,就转身面向了一旁的宁家几人:“这位长官的伤势并不算特别严重,只需好生休养一两月,便能完好。”

宁大老爷面皮一抽,心底有着抑制不住的后怕。

若不是霍诤这小子救了绾心,替绾心受了这伤,那他的宝贝女儿岂不是要因此而受罪两月之久?

现下虽宁绾心幸运无恙,但宁大老爷却也没有想过就这么放过罪魁祸首。

是的,罪魁祸首。

在宁大老爷的眼中,若非那木家拿来一个破玉佩,让绾心有了兴趣,今日这种种,都不会发生,这木家,可不就是罪魁祸首么?

恼怒后怕之下的宁大老爷咬着牙握紧拳头,连迟疑都没有的迅速开口道:“屹霄,带上警察局的巡逻勤务,将木家的所有人给我抓进大牢去!”

宁屹霄神色一凛,立即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对于将木家的人抓进大牢这事,宁屹霄没有任何意见和抵触,意图伤害自家小妹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霍诤醒来时,天色已经大暗,整座宁府都已亮起了电灯。

似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般的,他怔怔的盯着头顶的床梁看了好半晌,才有些呆愣的转过头,窗外的夜空上缀满了闪烁的星,霍诤看过去时,正巧对上窗户边亮着的那盏电灯。

下一瞬,霍诤就像是被电灯的亮光刺得眼睛一痛,他猛地闭上了双眼。

耳畔处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

霍诤的眉心一跳,双眼却没睁开,只定定的保持着现下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宁绾心带着医官进屋时,便瞧见了这么一幕。

见霍诤依旧没醒,宁绾心也没多想,只伸手示意医官查探:“他已经昏迷半日了,可是有哪里不适?”

医官皱着眉替霍诤把了脉,又瞧了瞧他的脸色,最后道:“这位长官应是失血才导致昏迷这般久的,他的伤势并无大碍,宁二小姐无需担忧,最晚明天,他就会醒来。”

宁绾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再度看了霍诤一眼,随即微笑道:“多谢医官,对了,还请医官随我前去为云虚道人查看一番。”

医官立即点头,收起医药箱跟着宁绾心一起跨出房门。

“吱呀”

房门被轻手轻脚的关上,屋内陷入一片寂静。

霍诤依旧没有睁开双眼,直到过了好几息,他才缓缓掀开眼睑,双眸跟着就扫向了房门口的位置,晦暗不明。

片刻,他伸手撑着床,缓缓坐起身来,行动间,哪怕因为他的起身而牵扯到了背上的伤口,剧痛袭身,他的眉头也没有因此而皱一下。

坐起身后,霍诤就转头四顾了一眼,最后才将视线定格在了自己的身上。

军装已经被换下,里衣倒是没换,此刻他身上穿着的,是一件不太合身的长袍。

应该是宁屹霄的。

霍诤轻抿起唇,抬起手轻缓的揉了揉眉心,随后站起身来,迈步来到窗前,往下看去。

呼吸间,他似乎都还能闻到方才宁绾心身上遗留下来的清香,脑海中有关她的声音也久久回响个不停,此般情况,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敢置信和惊诧。

霍诤有些头疼的闭了闭眼,往后退了一步,坐到椅子上,伸手倚住额头。

他大抵是有些魔怔了。

才不过见了两回,他竟然就已经在梦中肖想起了她,甚至还夜夜不落,念念不忘……

霍诤甚至都不敢去想,若是有朝一日,被宁绾心知晓他曾经这般变态的肖想过她,她还会不会一如现下这般的对他态度友善。

等等……

他应该要远离她的!

霍诤蓦地睁开眼放下手,豁然站起身来,身子一转,脚步就要往前迈动。

正欲跨步,霍诤却又忽地顿住,眸中露出了一抹迟疑和犹豫。

他就这样不辞而别,宁绾心……宁家的人,会担心吧?

犹豫间,霍诤又忽地狠狠皱起眉头,右手不自觉地伸手去掏放在一旁的军装的口袋。

待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后,他的神色才猛地松了松。

随即,他不由自主的打开了纸条,急速的扫了眼纸条上的内容,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将纸条贴身放好。

做完这一切,心底踏实后,霍诤才猛地回过神来,脸色也一瞬变得难看起来。

有心想伸手将身上的纸条扔掉,可他的双手却没有丝毫要行动的意思。

对于自己痴汉般珍藏她不过随意写下的那句话的纸条这样的行为,霍诤是不耻的。然而,他却控制不住的一边不耻自己的行为,一边继续我行我素……

只经历了这么短短几日的矛盾时间,霍诤就已经深深意识到,终有一天,他会被这种矛盾逼疯!

深吸了一口气,霍诤有些烦躁的揉了一下眉心,随即转身回到床边,躺了回去,然后闭上眼继续装昏迷……

……

对于霍诤此刻的这番矛盾,宁绾心是不知晓的,她如今已经领着医官到了云虚道人的房中。

见宁绾心和医官一起前来,云虚道人心中便已全然明白她的意思。

“丫头,我这伤,可不是寻常药物便能治好的。”云虚道人微微一笑,倒也没拒绝医官的把脉,伸手就将手腕露了出来。

宁绾心心头一凛,一股不太妙的感觉升了起来。

果然,不到片刻,医官就收回了手,对着宁绾心摇了摇头道:“抱歉,宁二小姐,这位先生的伤势是内肺之伤,又伤及了心脉,且拖了些时月,没有那极难寻的地宝医治,只怕……”

宁绾心抿起唇,看着云虚道人脸上的淡然,只觉心下一片仓惶茫然。

云虚道人早就已经知道自己伤势的严重,所以他才没有浪费时间为自己医治,而是继续铲除着邪物,只为让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再多消灭几只邪祟……

辞别医官后,宁绾心沉默着回了云虚道人的身边,低垂着头没说话。

云虚道人倒是淡定之极,见宁绾心沉默不语,他立即微微笑了笑,轻声道:“丫头,不用过于伤心,我这伤,已是伤了根本,若非五百年以上的雪芝,他物根本无法根治,我这命啊,已经是定数了。”

“不会的!五百年的雪芝是么,我一定会找到的!”宁绾心蓦地抬起头,咬着牙,神色坚定的道。

她重生回来,本就是要改变这一生的命运的,云虚道人的命,她一定可以救下来的。

上天既然让她在如今就遇到了云虚道人,也一定是在给她救下他的机会!

以宁家的能力,五百年的雪芝虽罕见,但她一定能找寻到一些线索,或是打听到一些消息的,只要有希望,她就不能放弃!

云虚道人先是一怔,随即才失笑的摇了摇头:“丫头,不可强求。”

“若不强求,我做何改变?”宁绾心垂下眼眸,语气低沉的回答了云虚道人的劝慰。

她知道他的意思,修道之人,万事不可强求,否则那因果业报,迟早会让其吃大苦头。这一点,她前世就从云虚道人的手札中看到过。

可是,那又如何?

今生,她本就是要改变一切的,不强求,她又做什么改变?

若不做改变,她重活这一回,又有什么意义?
  • 教育孩子是头等大事 春节期间,一直在走亲访友。在这些日子里,叙旧话友,不亦乐乎。在这期间,也接触了而不少亲友家的孩子,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孩在的特点就是活泼可爱,童真童趣。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派来...

  • 春雨,潮湿了谁的相思   终于等到了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三月春雨润相思,三月的春雨,滋润了多少红尘中的相遇,潮湿了多少恋人的相思。   春雨潇潇,无声无息,飘飘渺渺。透过一帘雨丝,我在寻找,在寻找雨...

  • 满满的好心情 早安心语简单一句话早安最美图片 早安心语简单一句话整理分享,用一缕晨光叫醒你,用一只乌鸦打开你的窗户,用一缕清风给你降温,用一段音乐舒展你的心,用一条短信给你送去祝福:新的一天,新的希望,新的开始,一切顺利!早...

  • 清晨元气满满的句子 打工人早上好问候的话 打工人早上好问候的话最佳答案,天使让我告诉你:你的运气就像天空中的星星一样多,你的快乐就像海底的鱼一样多!早上睁开眼睛,第一缕阳光就是一切的极致开头!祝你天天开心!以下是小编和大...

  • 女人喝酒很美的句子 女人喝酒个性句子 女人喝酒很美的句子整理分享,喝一杯甜酒,品尝爱情的甘甜 触摸一杯红色花蜜增强了友谊和友谊的融合 交一杯真葡萄甘露,升华爱情,相爱百年!以下是小编和大家分享女人喝酒个性句子,欢迎阅...

  • 心灵深处的悸动 心灵深处的悸动,这篇文章由收集整理,有时候一篇文章,一个故事就能让人的一生改变,希望有关于心灵深处的悸动的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帮助! 在所谓的大学过这所谓的大学生活,常有一些不自...

  • 早上好问好最短精句 父亲节早上好微信发朋友圈句子 此文是关于父亲节早上好微信发朋友圈句子分享,早安!不要让明天的你讨厌今天的自己,但每一个今天都是你曾经想象的未来。今天请为此而努力!愿这个月的遗憾都是下个月惊喜的铺垫,新的一个...

  • 岁末:让往事清零,让未来可期   时光,总是悄无声息地从指缝间溜走。仿佛年初的钟声,依然在耳边回荡,而眼前的日历却所剩无几。不知不觉中,这一年已接近尾声。   此时的室外,天寒地冻,雪花纷飞,到处是银装素裹...

  • 每日摘抄好词好句 小学生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 关于小学生好词好句好段摘抄整理分享,心灵是一片广阔的天空,包含着世间万物;心灵是平静的湖,偶尔荡漾;灵魂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平原,它反映了一个多彩的世界!那么关于小学生好词好句好...

  • 激发人内心力量的励志格言   激发人内心力量的励志格言  1、在幸福上,人是设计师,需要自己设计自己的幸福。  2、人的一生不经过艰难困苦的考验,雄心壮志是激励不起来的。  3、有事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