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简介: 宁绾心和云虚道人的交谈没有继续进行下去。 就在云虚道人想要继续劝导宁绾心时,宁府的下人突然急匆匆跑了过来,告知她霍诤已经醒来的消息。 得知霍诤已经醒来,宁绾心只犹豫...
宁绾心和云虚道人的交谈没有继续进行下去。

就在云虚道人想要继续劝导宁绾心时,宁府的下人突然急匆匆跑了过来,告知她霍诤已经醒来的消息。

得知霍诤已经醒来,宁绾心只犹豫了一瞬,最后还是决定立即前去看他一回。

虽然他先前曾对她说过那些伤人的话,可他后来毫不犹豫救她的事,却能让她选择将那些话遗忘。

宁绾心赶到客房时,霍诤正有些不耐烦的站起身,想要喝杯茶去去火——

先前躺回床上后,他便一直闭着眼等着宁绾心的到来,可左等右等,带着医官去了云虚道人住处的宁绾心也还是没来。

等得心情糟糕不已的霍诤立即睁开眼,故意随手将床边的一只茶杯扔到了地上。

“哗啦——”

刺耳的瓷器破碎声响起,随后,楼下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声音嘈杂不已,但听在霍诤的耳中,却悦耳得很。

来的人是守在楼下的宁家下人,见霍诤醒了,这名宁家下人立即就转身跑了出去,去寻宁绾心了。

霍诤幽幽收回视线,伸手遮住眉眼,掩盖住了自己心底的情绪。

虽然他一直在想着,宁绾心为何一直这般久不过来的缘故……那位她口中的云虚道人,应该就是白日里出现在拍卖场的道士,难道在宁绾心的眼中,那个道士,比他还重要?

想到这里,霍诤不由自主地将遮住眉眼的手往下移了移,然后摸了摸自己的面颊,有些疑狐的皱了皱眉。

他应该长得比那道士要好看些吧?

再则,那道士已是中年,便是宁绾心满意,宁大老爷也不会同意她嫁给……

等等!

他在想什么!

霍诤猛地闭上眼,有些头疼的拧紧眉头,薄唇紧抿。

近来他的思绪真的有些混乱和复杂了……

将心底的纷杂情绪压下后,霍诤才再度睁开眼,看了一眼窗外。

天色依旧黑如浓墨,长廊上也不见宁绾心的身影,霍诤忍不住的皱起眉,起身走到桌边,伸手倒了一杯茶,递到唇边。

正欲喝下,视线的余光就看到了长廊入口处忽然出现的那道身影。

霍诤立即放下茶杯,脚步不由自主地往前迈动,才走了两步,他就又猛地止住,随即板起脸转过身,轻咳了一声,坐回到床边,双手无意识的握成拳头。

瞧着宁绾心越走越近,霍诤的双手也逐渐握得更紧,手心甚至都已经开始渗汗。

为了不让宁绾心察觉到自己的情绪,霍诤连忙将头瞥向窗户处,故作镇定的不去看门口。

但他的双耳,却悄然集中了注意力。

宁绾心才走至门口处,就见到了正望着窗外似在出神的霍诤。

抬手挥退下人后,宁绾心迈步走了进去,脚步轻缓的移至霍诤的不远处站定后,她才轻声开口道:“看来,督军恢复得不错。”

霍诤的双眸闪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能忍住,转头看向了宁绾心,视线接触到她的双眼时,微微一顿:“承蒙宁二小姐关怀,我并无大碍。”

“督军没事便好。”宁绾心顺势轻笑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霍诤一直注视着她的动作,在察觉她距离自己更近了一些时,脸上强装出的冷峻也跟着急速消散,他的眼底浮现了点点柔和,随即又装作不经意的问道:“白日的事……如何了?”

白日的那位道士虽已年近中年,但他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她情况,他想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到底是如何的。

宁绾心先是一怔,随即才轻轻摇了摇头,道:“多谢你救了我,至于那只煞,已经自爆而亡了。”

霍诤垂眸,眉头轻拧了一下,又缓缓松开,接着,他才再度开口问道:“那个道士……”

“你是说云虚道人?”宁绾心一愣,神色中多了一抹茫然,“他现下还在宁府,你有事寻他的帮助?”

说着,宁绾心便又补充道:“若不是什么大事,督军便告诉我吧,我的能力虽算不得高,但也还是能解决一些小麻烦的。”

霍诤默然不语的看着宁绾心的娇颜,眼眸闪动着暗沉幽深的神色。

眼底悄然凝聚了一抹低沉黯淡的神色,宁绾心不让他去见云虚道人,是害怕他对云虚道人做些什么?

“你的事很麻烦么?抱歉,云虚道人如今受了伤,实不能帮忙……”见霍诤不语,宁绾心连忙又开口解释了缘由。

但她却根本没想到,自己的解释,在他的眼中,却又成了另一番意思。

察觉到宁绾心对云虚道人的维护,霍诤的心中止不住的泛起了酸意,一股暴虐的情绪弥漫,驱使他想要去毁灭,想要去破坏,想要将她囚禁在身边!

宁绾心压根就没料到,面前的这个男人面色沉静、一言不发时,心中正暴虐的想着如何囚禁自己。

此刻见他一直不曾再开口,她立即皱起眉,开口叫了他一声:“督军?”

这一声督军,却仿佛像一道明灯,瞬息间照亮了霍诤的内心。

对,他得先有整个宁家都无法抗拒的地位,才能有实力将她牢牢锁住!

他要成为凤城的督军,站在整个凤城之上,让宁家无法庇佑她,让她只能选择待在自己身边!

眼神愈发明亮的霍诤在想明白的那一刻,双眸定定的看向了宁绾心,眼中凝聚着深邃幽暗的侵占,令她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虽不知为何,但她总觉得,霍诤现下的眼神,有些吓人。

“宁绾心,我救了你两回。”霍诤站起身来,缓步走到宁绾心的面前,微微俯下身,修长白皙的食指力道轻柔的抵上她的下巴,语气轻缓的开口道。

宁绾心蓦地瞪了瞪眼,一眨不眨地仰头看着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男人,心口轻微颤动了一下。

她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咽了咽口水,老实地点了点头:“是两回。”

“都说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宁绾心,你想怎么报?”

彻底想明白的霍诤现下也不想再抵抗自己内心想要得到她的欲-望,既然已经疯狂想得到她,那他便为了这个念头而前进便是!

既已无法剥除放弃,他又为何要继续折磨为难自己远离她?
怎、怎么报?

宁绾心睁大双眼,眼眸之中闪烁着不敢置信和震惊的神色。

霍诤先前不是还说,救她不过是举手之劳,且是他的职责所在么,怎么现下又这么一本正经地向她要回报?

所以她觉着霍诤这家伙奇怪得很,就如白日里分明才对她冷言冷语过,转身却又不要命的来救她,性格当真是……古怪之极!

虽觉得霍诤的前后言语矛盾又奇怪,但宁绾心却也不能否认他救了自己两回这个事实。

想了想,宁绾心才在他幽幽的目光注视中斟酌着开口道:“再过几日,哥哥便会为你谋得大队长一职,日后你在警察局当职,宁家也会相助一二,只要你有能力,一定会……”

“这般回报,我不需要。”霍诤挪动拇指,与食指一起,捏住她的下巴,俯身的动作又往下了些许,凑近她一些。

宁绾心只觉温热的呼吸从上迎面而下,一股窒息的感觉突然临身。

“我自有能往上走的能力,宁家的帮助,我不需要。便是宁屹霄不相助,王旭没了,能得到那个位置的,也只会是我。”

霍诤凝视着宁绾心,神色淡然的开口补充。

随即,他又挑起眉,勾唇问她:“你可知,我从籍籍无名的杂务员当上小队长,用了多久时间?”

宁绾心眨了眨眼,脑中仔细回想了一遍有关霍诤的消息,却也没有任何头绪。

没有哪一个消息有指出,霍诤崛起花了多长时间,她只知道,前世是在五年后,凤城的掌权者,在一夜之间就成了他。

莫说他当上小队长花了多长时间,便是他如今只是一个小队长,却能在五年后成为凤城督军,这样的能力,就已经让她不得不服气了。

没有宁家的帮助,他一样能在五年后崛起,这样的能力,如何不强?

心头思绪纷杂翻转了好几遍,宁绾心才回过神来,然后对着霍诤摇了摇头:“不知。”

虽然早已有所预料,但霍诤也还是不太满意宁绾心对自己的不熟悉,他先是皱了一下眉,然后才抿唇道:“三个月。”

从离开那里来到凤城,直到现下,也才过去三个月而已。

宁绾心嚯地抬眸看向霍诤,眼中溢满了震惊之色,脸上更是布满了惊讶:“三个月?”

竟然只有三个月!

霍诤倒没因此有什么高傲的态度,面对宁绾心的震惊,他只摩挲着她的下巴,脑袋凑近她,黑眸中溢出点点深意:“很惊讶?你不相信我有这样的能力?”

宁绾心猛地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未来还会成为凤城的督军,如今只花了三个月变成了小队长,自然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思及此,宁绾心立即摇了摇头,然后眨着眼解释道:“只是觉得,你很厉害。”

这句话宁绾心倒没有说假话,她是真的觉得霍诤很厉害。

放眼整个凤城,乃至宜城,她也想不出,还有谁会比霍诤更厉害。

霍诤只觉心口一热,视线中的人儿满心满眼只有自己的这一幕,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将她狠狠抱进怀中,然后不顾一切的吻上去!

黑眸的神色一点点变得暗沉幽深,霍诤的身上,逐渐凝聚出危险的气息。

宁绾心没察觉到霍诤的神色变化,她只是觉着,自己这样被霍诤捏着下巴,仰头看着他的姿势有些奇怪和不对劲。

但宁绾心却也没有多想,只抬手推了推他的胸口,轻咳道:“霍诤,你先往后退些。”

霍诤忽地暗了暗瞳孔,在她抬手间,他却猛然注意到了她脖子上多出来的一条红绳,而白日,她的脖子上分明没有戴什么……

下意识的,霍诤松开捏住她下巴的手指,然后往下,修长的食指轻轻一挑,将她藏在衣领下的玉佩勾出。

“这是什么?”

还未看清玉佩的那一刻,霍诤就已经开口询问了。

宁绾心有些不自在的往后缩了缩身子,伸手抓住玉佩上的红绳,往自己面前扯了扯,见他不放手,她只得开口回道:“云虚道人赠予我的。”

这块玉佩,赫然便是前世她自爆而亡时所用的玉佩,今日云虚道人没能劝住她,便在她过来看霍诤之前,将玉佩赠给了她。

宁绾心本不欲要,但云虚道人却用她带医官前去为他治伤的恩当做理由,态度强硬的让她收下了。

云虚道人的心思,宁绾心自然很清楚。

这块玉佩有清心净神的功效,云虚道人给她,是想让她心中的戾气少些。

听到宁绾心的回答,霍诤蓦地收缩了一下瞳孔,随即目光往下移动,看向手中的那块泛着冰凉气息的玉佩。

下一刻,霍诤就狠狠皱起眉,闭了闭眼,眸中闪过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块玉佩……

没等他深思,便觉脑海中突然传出一阵剧烈的疼痛,握着玉佩的手也跟着松开,他微晃了一下身子,往后退了一步。

宁绾心被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伸手扶住霍诤的手臂,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霍诤,你怎么了?”

霍诤睁开眼,看着宁绾心眼中的担忧,眸色深邃了几分,他忍着脑中的不适,对她摇了摇头,低哑着声道:“突然有些头晕。”

“头晕?”宁绾心蹙眉,她先是转头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然后又看向霍诤,“我派人去请医官。”

“不用。”霍诤立即伸手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向自己,低声道,“我休息一下就好。”

宁绾心一怔,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忽觉气氛有些莫名奇怪。

霍诤没在意宁绾心的神色,在竭力说完这句话后,他就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扶着床柱坐在床上,抬手揉着眉心,语气有些疲累:“你先回去吧,我休息一夜就会没事的。”

说着,他又睁开双眸,凝视着她眼中的担忧,勾起唇微微一笑:“别担心。”

宁绾心又看了眼霍诤的神色,这才点了点头,担忧之下,她也没察觉出此刻霍诤态度上的些许不对劲:“若有不适,你便去楼下告诉宁府的下人,让他们去请医官。”
宁绾心最后是怀着些许的不放心离开的客房。

出了客房,她便嘱咐守在楼下的宁家下人随时注意楼上的动静,若有情况,随时向她禀报。

正嘱咐着宁府下人,宁屹霄便按着宁府下人的话找了过来:“小妹。”

“哥哥,怎么了?”宁绾心止住话语,见交代得已经差不多,便对着宁家下人抬了抬手,随后朝着宁屹霄走去。

宁屹霄几步赶到宁绾心的面前,伸手拽着她就往来路走去:“走,随哥哥去请那位大师帮帮忙。”

“帮忙?”宁绾心的脚步一顿,侧头看着宁屹霄,眼中露出了一抹审视,开口问道:“帮什么忙?帮谁的忙?”

宁屹霄立即轻咳了一声,扭过头有些不自然的回答:“就……一个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宁绾心面露惊异的看着宁屹霄,记忆中,自家哥哥的脸上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神色。

宁屹霄脸上的不自然更浓了几分,他瞥了眼宁绾心脸上的诧异,眼中多了一抹懊恼。

他竟然因为自家小妹追问这件事而露出马脚了!

见到宁屹霄脸上神色的变化,宁绾心的眼中顿时就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神色。

记忆中,她的嫂子,似乎就是在一年后嫁给自家哥哥的。

那么现下,自家哥哥的这番表现来看,此次要被帮助的人,应该就是她的那位嫂子。

“哥哥,那位朋友,身份特殊?”明白了这点,宁绾心立即就扬起眉,眼中带笑的开口问道。

宁屹霄立即就红了红耳根,他还不知自己的底细已经暴露,连忙补救般的解释道:“主要是……这位朋友行事低调,此次寻求我的帮助,也是因为那件事太过邪乎,他才会……”

“原来如此。哥哥,你先带我去看看,若此事当真麻烦之极,我自然会和你一同去请云虚道人。”宁绾心点了点头,笑眯眯地看着宁屹霄。

宁屹霄无奈的看了眼自家小妹,妥协的道:“好,但这件事,你可不要告诉爹娘。”

“那就要看哥哥你的诚意了。”宁绾心笑着仰起下巴,双手背负在背后。

宁屹霄顿时就伸手拍了拍脑袋,故意失落的道:“早知我就该自己一个人去找云虚道人了,你这小没良心的,也不知是谁巴巴的去帮你报了仇,如今还来压榨我。”

宁绾心想起几日前自家哥哥去警察局审讯万小四,甚至利用那个前世将万小四哄得离不开的女人阿英来对付万小四的事情,脸上的笑意一滞,随即,她低下头,小声道:“好吧,我替你瞒着。”

自家哥哥为了自己,的确付出了许多。

宁屹霄倒也没有真的失落,他也清楚自家小妹不过是嘴上一说,事实上,身为宁家的小姐,宁绾心还真就不缺什么,他就算要送她什么,那也都是她有的。

眼下见宁绾心低下头情绪有些低沉,他连忙就改口道:“小妹想要什么?哥哥都给你买。”

宁绾心抬头,看着宁屹霄脸上的认真,心口忽地一热,她抿起唇,微微红了红眼眶,随后,她立即摇了摇头:“没有,我什么都不缺。”

“哥哥,明日你便带我去你朋友的家里看看情况吧。时辰不早了,我先回房了。”宁绾心见宁屹霄还要开口,连忙就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转身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再继续留下来,她担心自家哥哥发现她的异状。

宁屹霄站在原地张了张嘴,有心想叫住宁绾心,但才张开嘴,他就见宁绾心的身影已经走远,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宁屹霄缓缓闭上嘴,挠了挠脑袋,摇着头转身离开了。

……

早上醒来时,宁绾心是被宁屹霄的敲门声叫醒的。

“绾心,你起了么?”

宁绾心皱起眉睁开眼,怔怔的盯着头顶的床梁看了好一阵,才在宁屹霄的又一次催促中回过神来。

听着门外宁屹霄略显急促的声音,宁绾心眉头一皱,翻身穿好衣服就迈步走到门口,伸手拉开房门,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房门前的宁屹霄:“现下几点了?”

“呃……”宁屹霄下意识的看了看手上的手表,然后回道,“六点半。”

宁绾心黑了黑脸,强忍着想甩门的冲动,磨着牙道:“哥哥,这么早,你的朋友大概也还没醒,等我再回去睡一会儿再出发吧。”

“不行,从宁家到他家还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等我们赶到,他也已经起了。”宁屹霄连忙拉住宁绾心的胳膊,开口回答。

宁绾心扯了扯唇,还没开口拒绝,人就已经被宁屹霄拉着往外走了:“快些,时间已经很晚了。”

“……先让我洗漱下!”宁绾心叹着气挣脱宁屹霄的手,转身回了房间,“嘭”的一声将房门关上,自顾自地洗漱去了。

宁屹霄站在门外,抓腮挠头的不停看一看时间,然后开口催促:“绾心,你快些,他白日还要去南区工作呢。”

宁绾心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摇着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加快了洗漱的速度。

等宁绾心收拾好终于打开门,宁屹霄直接就抓着她的手腕,拉着她快速朝着前头走去。

宁绾心连忙往前快走了几步,黑着脸挣扎了一下:“哥哥。你慢点!”

宁屹霄顿了顿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脚步有些踉跄的宁绾心,这才立即缓下步伐,满脸歉然的道:“抱歉,绾心,哥哥太着急了。只是,我那位朋友白日会去工作,能等我们的时间不会太多,所以……”

“我明白的。”宁绾心叹了一口气,点点头,随即道:“我们走吧。”

“好。”宁屹霄立即点头,再度往前走去,只是这一回,他的速度却慢了不少。

与此同时,宁府客房二楼。

躺在床上的霍诤闭着眼紧皱着眉头,脸上不断浮现出挣扎的狰狞神色。

似乎是在噩梦之中,他脸上的表情一会儿痛苦一会儿满足,甚至还闪过了一阵犹豫和决绝。

过了好半晌,他蓦地睁开双眼,急促的大
  • 教育孩子是头等大事 春节期间,一直在走亲访友。在这些日子里,叙旧话友,不亦乐乎。在这期间,也接触了而不少亲友家的孩子,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孩在的特点就是活泼可爱,童真童趣。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派来...

  • 女人喝酒很美的句子 女人喝酒个性句子 女人喝酒很美的句子整理分享,喝一杯甜酒,品尝爱情的甘甜 触摸一杯红色花蜜增强了友谊和友谊的融合 交一杯真葡萄甘露,升华爱情,相爱百年!以下是小编和大家分享女人喝酒个性句子,欢迎阅...

  • 满满的好心情 早安心语简单一句话早安最美图片 早安心语简单一句话整理分享,用一缕晨光叫醒你,用一只乌鸦打开你的窗户,用一缕清风给你降温,用一段音乐舒展你的心,用一条短信给你送去祝福:新的一天,新的希望,新的开始,一切顺利!早...

  • 心灵深处的悸动 心灵深处的悸动,这篇文章由收集整理,有时候一篇文章,一个故事就能让人的一生改变,希望有关于心灵深处的悸动的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帮助! 在所谓的大学过这所谓的大学生活,常有一些不自...

  • 每日摘抄好词好句 小学生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 关于小学生好词好句好段摘抄整理分享,心灵是一片广阔的天空,包含着世间万物;心灵是平静的湖,偶尔荡漾;灵魂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平原,它反映了一个多彩的世界!那么关于小学生好词好句好...

  • 岁末:让往事清零,让未来可期   时光,总是悄无声息地从指缝间溜走。仿佛年初的钟声,依然在耳边回荡,而眼前的日历却所剩无几。不知不觉中,这一年已接近尾声。   此时的室外,天寒地冻,雪花纷飞,到处是银装素裹...

  • 清晨元气满满的句子 打工人早上好问候的话 打工人早上好问候的话最佳答案,天使让我告诉你:你的运气就像天空中的星星一样多,你的快乐就像海底的鱼一样多!早上睁开眼睛,第一缕阳光就是一切的极致开头!祝你天天开心!以下是小编和大...

  • 春雨,潮湿了谁的相思   终于等到了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三月春雨润相思,三月的春雨,滋润了多少红尘中的相遇,潮湿了多少恋人的相思。   春雨潇潇,无声无息,飘飘渺渺。透过一帘雨丝,我在寻找,在寻找雨...

  • 激发人内心力量的励志格言   激发人内心力量的励志格言  1、在幸福上,人是设计师,需要自己设计自己的幸福。  2、人的一生不经过艰难困苦的考验,雄心壮志是激励不起来的。  3、有事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

  • 早上好问好最短精句 父亲节早上好微信发朋友圈句子 此文是关于父亲节早上好微信发朋友圈句子分享,早安!不要让明天的你讨厌今天的自己,但每一个今天都是你曾经想象的未来。今天请为此而努力!愿这个月的遗憾都是下个月惊喜的铺垫,新的一个...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