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简介: 镜子中的女子,宛如一个雪白的精灵。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需要做任何动作,就能够吸引人的目光。 白芷攥住了自己的裙摆,细细的摩擦。而后,抿了抿唇瓣,心中一阵好笑。这...
镜子中的女子,宛如一个雪白的精灵。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需要做任何动作,就能够吸引人的目光。

白芷攥住了自己的裙摆,细细的摩擦。而后,抿了抿唇瓣,心中一阵好笑。这又不是给她的,她有什么可开心的?

耀眼的光芒随着婚纱褪去而显得黯然无色。白芷苦笑着摇摇头,将婚纱放好,才走出了卧室。一打眼,就看到了傅宴陵,浓密的黑发,深邃的眼眸。

“宴陵,我…”白芷顿了顿,对上了傅宴陵转过来的视线。

“婚纱呢?”傅宴陵看着白芷身着朴素衣服,眉头不经意间的一皱。

“我放起来了。”白芷微微一笑。闻言,傅宴陵没有任何兴趣待在白芷的身边,转身就离去了。

白芷站在原地,五味杂陈的酸楚感让她捂住了胸口。吸了一口气,白芷上前抓住了傅宴陵的衣角。

傅宴陵回过头,冰冷的目光看着白芷,凉薄的唇吐出凉薄的话语,“你做什么?”

“对…对不起。”白芷有些慌乱,猛的收回手,有些不知所措。

“你想说什么?”傅宴陵有些不耐烦的扫向白芷。

白芷咬着唇瓣,许久才说出话,“我想问…我们的婚礼,是什么时候?”

傅宴陵见状淡淡道,“邀请函已经制作好了,明天就可以发出去了。至于我们的婚期,就定在一个星期之后。”

“一个星期?会不会太紧了?”白芷愣了一愣,有些不解的发问。傅宴陵本没打算解释,但是看着白芷眨着眼睛看他的模样,心中一软,脱口而出,“该准备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把邀请函发出去就好了。”

“嗯,我知道了。”白芷点点头。傅宴陵突然有些烦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解释。皱了皱眉,大步跨进了浴室。留下白芷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傅宴陵。

婚礼的当天,场面十分的热闹,人来人往的宾客都带着尊敬的目光,一一入座。傅宴陵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修长的身材,看起来非常的耀眼夺目。傅宴陵的父亲傅承安带着自己的妻子安茹走了过来。

傅承安拍了拍傅宴陵的肩膀,语气也十分愉悦的道,“儿子,你终于肯娶妻了。”傅宴陵轻轻一笑,算是回应了傅承安。随后视线扫过自己的母亲,恭敬的喊了一声,“妈。”

“嗯,宴陵,妈总算是盼到你结婚了。这样我以后就能快点抱孙子了,对吧?”安茹的性格很温柔,一点都不像名门之后的千金小姐。

傅宴陵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妈妈,“妈,孩子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安茹满意的点点头,“那最好了,儿子你要加油啊。”说完了还眨了眨眼睛,看的傅宴陵一阵失笑。安茹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性格,但是却十分宠爱傅宴陵。

傅承安在一旁看着母子俩的互动,心里略微发酸。忍不住回想起当年自己阻止叶深深和傅宴陵在一起的时候。

此时,白芷正紧张的坐在化妆室,身穿白色的婚纱,化过妆的白芷显的更加的耀眼。本来干净的脸庞,在妆的修饰下变得更加惹人怜爱。脸颊带着些许红晕,唇瓣上淡红的颜色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吻芳泽。

白芷的手紧紧的揪着婚纱的边缘,雪白的婚纱再一次映入了白芷的视线。叶深深…这是傅宴陵给叶深深准备的婚纱,而不是她。

一再的紧张感冲淡了白芷对婚纱的纠结,原本暗淡的心也变得浮躁起来。

就在白芷无比紧张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声音,“请新娘子入场!”白芷闻言,猛地抬起头,雀跃和期待冲上了胸口。

挽着白百川的手臂,光彩耀人的白芷终于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众人都被白芷的美丽给惊的说不出话,眼神紧紧的跟随着白芷纤细的身影。傅宴陵看着眼前无比耀眼的白芷,心脏忍不住漏跳了一拍。抿着薄唇,将视线调转,扫向牧师。牧师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对新人,“今天是傅宴陵先生和白芷小姐的婚礼,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

掌声响便了整个教堂,白芷面带微笑的看着傅宴陵,傅宴陵的眼神却一如既往地平淡,白芷抿了抿唇,低下了头。傅宴陵有些烦躁,那些人是怎么回事?一直盯着她看?阴冷的情绪笼罩着傅宴陵,白芷却以为是傅宴陵并不愿意与自己结婚,白芷忍着想要哭的念头,抬起脸颊。

傅宴陵的目光淡淡的扫过繁华的礼堂,看着白芷穿着为叶深深准备的婚纱。傅宴陵的心狠狠的颤了一下,手不自觉的抚上了白芷的脸颊,口中呢喃道,“深深…”

“我…”不是叶深深…哽在喉中的话无法吐出口,白芷的心狠狠的痛了。

“深深…你好美…”情不自禁的说出自己的心声和想念,傅宴陵的眼里满是温柔。白芷知道,那温柔不是对她的,而是对那个女人的…叶深深。

恍惚间,白芷想到了之前的那一通电话,叶深深说,她回来了。她不会让宴陵和她结婚的…白芷望着眼前俊帅的脸庞,纵然温柔不是对她,但是她依旧不后悔嫁给这个男人。

“好了!安静一下,现在就让我来证明这二位新人的仪式!”牧师继续说道。面带微笑的看着白芷和傅宴陵,首先问向白芷,“白芷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傅宴陵先生,无论生老病死,都会陪在他的身边?”

“我…”

“砰!”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大家的目光齐齐被吸引过去,只见一位穿着淡黄色小礼服的女人正站在门口,脸上都是泪痕,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大家议论纷纷。

白芷抬眼望去,看到那人第一眼,内心就起了很大的波澜。那是叶深深?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她会这么坦然的走进来。瞥向一旁的男人,只见傅宴陵的身躯有些恍惚。白芷的心中打响了警铃。

“诶?那个女人是谁?怎么会闯进来!”

“不知道啊!”

众人的议论纷纷,傅宴陵看向门口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呆住了。

“叶深深?!你怎么会在这里?”傅承安猛地站起身,看向门口的那个女孩子,心中忍不住的惊讶。

“我再问你话,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回答我!”傅承安逼问叶深深。叶深深没有回答,眼泪还继续流着,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众人都忍不住怜惜。

然而这怜惜的模样非但没有让傅承安感觉到心疼,反而还感觉无尽的怒火!居然不说话?这是在当面给他难看么?傅承安厉声问道,“我再问你话呢,叶深深!”

叶深深哽咽着,看着傅承安,抿了抿唇。吸了吸鼻子,“我…”想要解释的话一直没有说出口,支支吾吾的,让傅承安更加的生气。

傅承安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光,狠狠的瞪着叶深深。叶深深仿佛不知道
傅宴陵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手中一个金属物体狠狠的搁着他的手。但是傅宴陵却完全没有感觉一般,激动,不解,害怕无数种莫名的情绪冲上了脑海。

傅承安看到叶深深依旧是一言不发,心中满是愤怒,挥了挥手,“将她给我扔出去!不要破坏了这场神圣的婚礼!”

叶深深看到有人过去,瞬间就有些慌了,猛地跪在地上,边哭边说道,“伯父!不要把我赶出去,宴陵,宴陵!我回来了啊,你看看我,我是叶深深啊!”叶深深一边强调着自己回来了,一边和那些人周旋。

傅宴陵在听到叶深深这个名字的时候,浑身猛地一震,口中不断的呢喃道,“深深?深深…深深回来了?真的是深深么?”在傅宴陵身边的白芷,听到傅宴陵的声音,心中仿佛被无数根狠狠的扎进去一样,叶深深…这个名字。

“宴陵,你难道不记得我们之前的日子了么?我们之前多么幸福,对不对!宴陵,不看看我啊,看看我!我是你心爱的叶深深啊,宴陵!”叶深深哭着说道,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让人怜惜不已。本就好看的脸颊,更加的让人心疼。

“宴陵,我好想你,这五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你的。傅宴陵你的名字早就已经印在了我的心里,我忘不掉!我想,宴陵你也是一样的对不对?宴陵,看看我好不好?看看我,我回来了。”叶深深的眼泪就像是止不住的一般不断的往下流,眼睛都红了。看的傅宴陵心里一阵心疼。

傅宴陵随着叶深深的话语,逐渐的想到了五年前两个人的过往。深爱了五年的女人,终于又回来了么?傅宴陵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深深,眼眶有些发红。听着一遍又一遍的名字,真的是深深!

“够了!立刻把这个女人给我扔出去!”傅承安挥了挥手愤怒的道。那些人立刻上前想要架住叶深深的胳膊,叶深深看着傅宴陵无动于衷的样子,哭着大喊,“宴陵,我爱你!我一直都爱着你啊!”果然,叶深深赌对了,听到这句话的傅宴陵浑身一震,手也止不住的颤抖。

白芷看傅宴陵想要上前去,慌乱的扯住了傅宴陵的袖子,傅宴陵顿了一下。趁着这个机会,傅承安派出去的人也立刻将叶深深架了起来想要扔出去。

傅宴陵眼神一扫,心中一动,狠狠的甩开了白芷抓住他的手。而手中攥着的戒指也顺着甩开白芷的动作甩了出去。发出很大的一声,白芷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傅宴陵,傅宴陵也没想到戒指居然被自己甩了出去,两人的视线对上了一起,白芷错愕的模样落入了傅宴陵的眼中。

傅宴陵抿了抿唇,“我…”白芷咬着唇,强迫自己扯开一抹笑容,“好了,不用说了。你不要过去了,如果你过去的话,那伯父和伯母的面子该怎么办?你不能不为他们考虑一下吧?”其实,白芷想说的是,你可不可以给我留一点面子。

不过白芷知道,就算她说了,可能傅宴陵也觉的无所谓吧。毕竟在傅宴陵的眼里,她不过是一个替身,而不是他深爱的五年的女人。想到这里,白芷的心又再一次的忍不住抽痛。

傅宴陵要离开的动作停下了,心中也有些愧疚。但是看着叶深深那副可怜的模样,傅宴陵的心突然就疼了。

叶深深大喊道,“宴陵,你还爱着我么?”这一句话,可谓是问到了傅宴陵的心坎里,还没等傅宴陵说话。叶深深就笑了,流着眼泪的脸颊微微红润,带着一丝丝温柔的笑意,让人看着楚楚可怜,柔弱的嗓音淡淡的响起,“宴陵,对不起。我知道我破坏了你的婚礼,但是原谅我,我真的没有办法面对一个我深爱了这么久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结婚。对不起,宴陵,对不起。”

“我应该早就明白的,宴陵,你要幸福,我…我就不打扰了。”叶深深一边说着一边将扯着她衣服的人的手打掉,转身就想要走。傅宴陵看着叶深深决绝的背影,心中忍不住一颤,大喊道,“不要走!深深!”

“傅宴陵!”白芷的声音穿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

傅宴陵仿佛是没听到一般,快速的跑过去,将叶深深拉住,“深深,你…”叶深深有些惊讶的看着傅宴陵,不可置信一般的伸出手摸了摸傅宴陵的脸颊,“宴陵,宴陵?真的是你。”

看着泪水再一次的在叶深深的脸颊上滑落,傅宴陵十分的心疼,修长的手指擦去了叶深深的泪水,“别哭了,深深。”轻声温柔的声音是白芷这么久以来和傅宴陵在一起从来没听过的温柔,白芷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悠的就凉了。

“宴陵!你在做什么,还不快点回去!”傅承安暴怒的声音响起,“傅宴陵,你听到我说的话了没?傅宴陵!”

傅宴陵抿了抿唇,“爸!”傅承安不想听傅宴陵的任何解释,看着孤零零站在那一边的白芷,更是觉得面子挂不住,“傅宴陵,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去!”

白芷站在那里,本是红润的唇瓣,却被咬的十分苍白,脸上本是红润的颜色却现在被泪水浸湿。白芷很安静的站在那里,就那么看着傅宴陵和叶深深,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动。白芷垂下眼帘,手轻轻的搭上了自己的小腹,孩子,以后妈妈养着你,好不好?

“爸,我和深深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弄清楚,我想…去和深深谈一下。”傅宴陵和傅承安谈判,但是一只手还是拉着叶深深。叶深深的嘴角扯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看向白芷,白芷和叶深深的视线相对,看到叶深深眼中的挑衅,白芷轻轻笑了一下。叶深深眯了眯眼,轻哼了一下转过视线。

“谈?现在谈?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你就谈?!”傅承安难以压制。
“爸!”傅宴陵打断了傅承安的话,看着傅承安的眼睛道,“爸,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傅承安被傅宴陵的话气的不行,想要上来阻止傅宴陵。

“宴陵,叶深深这个女人根本就和你不合适!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傅承安大吼道。以前叶深深和傅宴陵在一起的时候,他并不反对,但是…

“伯父!对不起,我不应该出现,我现在就走。”叶深深打断了傅承安的话,接着转过身对着傅宴陵柔声道,“宴陵,对不起,看来是我打扰你的生活了。我现在就离开,对不起,对不起。”看着叶深深的脸颊,傅宴陵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双手不住地颤抖着。

说完话,叶深深就想要走,却被傅宴陵给拉住了。傅宴陵清冷的声音响彻整个教堂,“爸,深深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不过了。”说罢,傅宴陵就拉着叶深深走出了教堂,留下整个教堂的人都面面相觑。

白芷就这么看着傅宴陵和叶深深离开的背影,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婚纱,白芷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就像跳梁小丑一般,让人觉得十分的可笑。是啊,很可笑,自己期待了五年的婚礼,终于举行了,但是新郎却…

傅承安也气的不行,但是现在却也无可奈。

“傅少走了啊?那这婚礼是不是就不进行了。”

“不过话说,那个女人怎么感觉那么眼熟呢?而且刚刚那个女人还说爱了傅少五年?我记得之前听过傅少好像喜欢一个女人叫…对!就是那个女人,就叫做叶深深!”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更是让白家,白芷,傅承安和安茹无地自容。

白百川看着大家的议论纷纷也十分的生气,凶狠的将白芷扯过来,当场就大吼,“白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白芷看着白百川,一句话都没有说。白百川更是气的不得了,上前几步去找傅承安。

“傅总,您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么?”白百川逼问傅承安,“好歹也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吧?傅少这么做是摆明了看不起我们白家么?未免也太过分了。”白百川的咄咄逼人让傅承安也有些愧疚。

“不是,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傅承安保证道。这时候,从白百川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女人,语气更是不好,“我说,傅总!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么?总不能让我们家白芷就这么受气吧?”

“那个女人…”傅承安顿了顿,将话锋一转,“总之,你们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好!那我就相信傅总!不过傅总,您好歹也要简单的做一个决定吧?”白百川虽然好赌成性,但是起码也经过商,对于一些手段还是运用的很得当的。白百川的这番话让傅承安立刻点点头,“没问题,我现在就宣布!”

说着傅承安拉过白芷的手,安慰道,“白芷啊,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然后傅承安面对着大家宣布道,“我现在声明一下,白芷就是我们家的儿媳妇!就是傅宴陵的妻子,我们傅家只认白芷这个儿媳妇。”

白芷的眼中充满着感动的泪水,这是她想要的,但是内心有一个声音却告诉自己,放弃傅宴陵吧。傅宴陵是毒药,过度的喜欢会被毒的体无完肤的。但是又又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机会。

在宣布过后,婚礼也就正常的散开了,傅承安和安茹要处理傅宴陵的事情所以也立刻离开了。白芷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化妆室。

傅宴陵带着叶深深离开之后,在车上,傅宴陵迟迟都没有说话。叶深深以为傅宴陵是生气了,委屈的看着傅宴陵,撒娇道,“宴陵,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对不起,宴陵,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破坏你的婚礼的。我只是…”

“深深,哎。”傅宴陵叹了一口气,充满了无奈,“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深深,既然你当年没有死,为什么…”为什么不回来找我呢?傅宴陵真的很疑惑,或者说,他很生气,觉得自己被玩弄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每一天都会沉思想念叶深深。

做了无数次的假象,如果叶深深没有死,再一次的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他一定会好好珍惜深深的。然而当期盼的那一天到来了,傅宴陵却只觉得无可招架,想象中的激动和喜悦却消失殆尽。

“我知道,宴陵你一直都在怪我吧?”叶深深也叹了一口气,小脸上满是难过,“对不起,宴陵。我也是最近才想起来的。我一想起来,我就马上找你了,宴陵,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这几年我到底是怎么过的?宴陵。”

“想起来”这个词,让傅宴陵一愣,“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五年前的那场事故导致我失忆了,所以我并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事情。然而就在几个月之前我恢复了记忆,这几年我天天都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空缺一般,终于我想起来了。”叶深深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十分的惹人怜爱。傅宴陵猛地刹车,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深深再一次问道,“你…”

“你说你失忆了?”傅宴陵错愕的看着叶深深,叶深深点点头,哽咽的说道,“是啊,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没有来找你!你以为我就不想你么?但是我回来之后,就知道了你要结婚的消息,宴陵,不要结婚好不好?”

结婚?白芷?这两个念头突然瞬间的窜入到傅宴陵的脑海中。白芷…白芷她怎么样了!抿了抿薄唇,傅宴陵有些懊恼自己这么冲动的就冲了出来,心中觉得十分愧疚白芷。所以,傅宴陵拒绝了,“对不起,深深。我…已经结婚了。”
  • 清晨元气满满的句子 打工人早上好问候的话 打工人早上好问候的话最佳答案,天使让我告诉你:你的运气就像天空中的星星一样多,你的快乐就像海底的鱼一样多!早上睁开眼睛,第一缕阳光就是一切的极致开头!祝你天天开心!以下是小编和大...

  • 每日摘抄好词好句 小学生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 关于小学生好词好句好段摘抄整理分享,心灵是一片广阔的天空,包含着世间万物;心灵是平静的湖,偶尔荡漾;灵魂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平原,它反映了一个多彩的世界!那么关于小学生好词好句好...

  • 教育孩子是头等大事 春节期间,一直在走亲访友。在这些日子里,叙旧话友,不亦乐乎。在这期间,也接触了而不少亲友家的孩子,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孩在的特点就是活泼可爱,童真童趣。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派来...

  • 春雨,潮湿了谁的相思   终于等到了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三月春雨润相思,三月的春雨,滋润了多少红尘中的相遇,潮湿了多少恋人的相思。   春雨潇潇,无声无息,飘飘渺渺。透过一帘雨丝,我在寻找,在寻找雨...

  • 激发人内心力量的励志格言   激发人内心力量的励志格言  1、在幸福上,人是设计师,需要自己设计自己的幸福。  2、人的一生不经过艰难困苦的考验,雄心壮志是激励不起来的。  3、有事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

  • 早上好问好最短精句 父亲节早上好微信发朋友圈句子 此文是关于父亲节早上好微信发朋友圈句子分享,早安!不要让明天的你讨厌今天的自己,但每一个今天都是你曾经想象的未来。今天请为此而努力!愿这个月的遗憾都是下个月惊喜的铺垫,新的一个...

  • 女人喝酒很美的句子 女人喝酒个性句子 女人喝酒很美的句子整理分享,喝一杯甜酒,品尝爱情的甘甜 触摸一杯红色花蜜增强了友谊和友谊的融合 交一杯真葡萄甘露,升华爱情,相爱百年!以下是小编和大家分享女人喝酒个性句子,欢迎阅...

  • 岁末:让往事清零,让未来可期   时光,总是悄无声息地从指缝间溜走。仿佛年初的钟声,依然在耳边回荡,而眼前的日历却所剩无几。不知不觉中,这一年已接近尾声。   此时的室外,天寒地冻,雪花纷飞,到处是银装素裹...

  • 心灵深处的悸动 心灵深处的悸动,这篇文章由收集整理,有时候一篇文章,一个故事就能让人的一生改变,希望有关于心灵深处的悸动的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帮助! 在所谓的大学过这所谓的大学生活,常有一些不自...

  • 满满的好心情 早安心语简单一句话早安最美图片 早安心语简单一句话整理分享,用一缕晨光叫醒你,用一只乌鸦打开你的窗户,用一缕清风给你降温,用一段音乐舒展你的心,用一条短信给你送去祝福:新的一天,新的希望,新的开始,一切顺利!早...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