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简介: 痛苦的熬了一夜,秦风越来越觉得自己有些有些头晕脑胀的。略懂一点中医的秦风把了一下脉,知道自己是落水受寒了。 这时候如烟不在身边,秦风没有使唤的人,略一思索就自己去...
痛苦的熬了一夜,秦风越来越觉得自己有些有些头晕脑胀的。略懂一点中医的秦风把了一下脉,知道自己是落水受寒了。

  这时候如烟不在身边,秦风没有使唤的人,略一思索就自己去药房拿药,却被药房里面的下人用各种理由搪塞,当下面色有些难看。

“发生什么了?”林如的声音传了过来。

将军这两天一直宿在杨姨娘的屋里,林如特地来药房里面拿些人参一类的东西炖汤讨好将军,没想到居然会看到秦风的身影。想起前两天被秦风摔到地上的事情,她就一肚子火气,心里打定主意要狠狠整治秦风一番。

  “夫人,是这样的。”拦着秦风的下人之一说道,“小姐想要拿点药,但是药材没有夫人的吩咐,是不能随意动的。小的正要请示夫人这件事情呢。”

  “大胆!”林如怒斥一声,说道,“秦风怎么说也是府上的小姐,你们怎么能不给药材呢?除非是府上银钱短缺,药材不足了。”林如说着,朝着那个人使了一个眼色。跟了林如这么多年,哪里还能看不明白林如眼中的意思。

  “是是是,就是这个理。”下人立即附和道。

  “风儿,你也看到了。”林如一脸歉意地看着秦风,说道,“府上最近银钱短缺,所以拿不出足够的药材了。”

将军府会没有药材?真是可笑。秦风在心中冷笑一声,抬起头对上林如的嘴脸,这个老女人是不想她拿药,居然用没有药材这个借口,真是可笑。

秦风刚刚想要辩驳,突然来了一个传话的下人,打断秦风的言语。

  “夫人,太子来府上做客,老爷请夫人和小姐共进晚膳。”传话的下人说道。

“太子?好,我知道了。”听说太子来了,林如也没时间和秦风斗法了,整理了一下仪容对秦风说:“风儿你受寒了,赶紧回去休息吧,给身子留下病根不好。”

明理是关心秦风,暗里是不希望秦风出现在太子面前。秦风当然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想起前几天被他们一个个的欺负,笑着说:“母亲的担心风儿知道,只是刚才小斯也说了,是爹爹请我们过去,若是我不去的话,太子问起来,母亲不好交代吧?”

“这……我就说你身子不舒服。”林如咽住。

秦风说:“太子不是旁人,小病就不去见他,若是被他知道了怪罪我们大不敬,那可就不好了,不仅对爹爹的官位有影响,恐怕也会我们姐妹抹黑,到时候妹妹在王孙公子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那就不好了。”

林如听后是又气又急,只得咬着牙齿说:“那你就赶紧过来,别让太子觉得我们怠慢他!”

秦风见着林如气鼓鼓的背影,不由得勾起一抹笑。

  前厅内部,秦毅和太子两人相谈甚欢,秦舞含情脉脉地看着太子,一副小女儿家的娇羞样子。弟弟秦武像个透明人一样坐在一边,秦武是小妾的孩子,虽然是家中的嫡子,但是实际上没有太多的地位。秦家人基本上不会在一起吃饭,但是为了给太子营造出一个一家人不分尊卑,其乐融融的样子,只能讲所有人召集在一起。

  秦风冷笑一声,只觉得这个家充满了虚伪。娘亲在世的时候,父亲就有好几房妾室。母亲过世不过三天,父亲就娶了林如进门,从此,家里的妾室,除了生了儿子的杨姨娘,其他全部被林如找了由头发落了。林如上头有个丽妃,父亲就是再怒,也不能做什么。这个家,表面之上风平浪静,可是私底下,却是暗潮涌动着的。

  “这是拙荆和大女儿。”秦毅像太子介绍了一下他们两人。

  “老臣前些日子得到了一件稀奇的玩意儿,老臣不懂欣赏,不妨送给太子,也算是给此物找了一个好主人。”秦毅一边说着,一边从下人手中接过一个盒子。

太子穿着一身锦服,腰间配着一块闪耀的腰带,十分吸引人的眼球。头发高高竖起,眼角上翘,下巴微微抬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高傲的气息。他饶有兴致地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尊紫麒麟。翡翠之中,尤其以紫罗兰翡翠最为珍贵,很小的一块已经是价值连城了,更别说是这么大一个雕工精细的紫麒麟了。太子拿起紫麒麟细细端详了一阵,眯着眼睛,表示自己现在的好心情:“将军有心了。”

秦风只打量了此人一眼,却不由得在心里把太子和前几天见到的男子做比较。太子好看是好看,但是高傲得让人见着就难受。而前几天的那人,倜傥中给人一种舒心。

这样一比较,谁更优秀,立竿见影。

  “只要太子喜欢,一件小玩意儿而已。”秦毅也笑得开怀。

看着秦毅略带忐忑的眼神,秦风想起几天前秦毅明里暗里的就是要给她颜色看,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这么好的事情,如果她“无心”破坏了,秦毅应该很难堪吧。

在太子命人把东西收起来的时候,秦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紫麒麟旁边,伸手拦下了这个紫麒麟。一脸正色道:“爹,这样东西,不能送。”

  “风儿,你闹什么?”秦毅免得难看地瞪了秦风一眼。

  “爹,”秦风认真说道,“我们府上如今银钱短缺,怎么能送出去这么珍贵的东西呢?”

  “谁和你说府上银钱短缺了?”秦毅颇为奇怪地问了一句。

  “是母亲说的。”秦风看了林如一眼,面上带着无辜和委屈,抬着头小心翼翼地看着秦毅,看起来十分的可怜,只有林如看到了那一眼中的不怀好意,“母亲说,现在府上银钱短缺,所以风儿就是得了严重的风寒,也不能给药材。府上已经拮据成这样了,爹何不把这个紫麒麟拿去典当了,以解府上的燃眉之急,咳咳。”说着,秦风装似病情严重地咳嗽了好几声,甚至身形还有些摇摇欲坠起来。

  “将军,本太子倒还真不知道,你府上已经苦难到了如此地步。”太子冷笑一声,站了起来,“要是收下这个紫麒麟,到时显得本太子不近人情了。”将军府会缺钱,就算是真的缺钱,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秦将军这个老狐狸,摆明了就是不想送礼,才让自己的女儿演了这么一出戏。这是故意打他脸吗?他堂堂一个太子,何时被人如此玩弄过!太子越想越觉得自己被人当猴子耍了,冷哼了一声,一甩衣袖,就要离开。

  “太子殿下!”秦毅急了,立即站起来,对太子行了一礼,说道,“太子莫听女儿家的胡言乱语。”

  “本太子还有事情要做,先行一步。”太子没有听秦毅的解释,带着随从直接离开了,只留给秦毅一个潇洒的背影。

  看着太子干脆利落的背影,秦毅心中一阵失落,随意充满了无边的怒火。他好不容易和太子建立了合作关系,被秦风搅黄了不说,现在太子肯定以为自己是耍他的。他努力了这么长时间,结果反而要被太子厌恶猜忌,他怎么能不怒!转过头去,抬手就要给秦风一巴掌,秦风后退一步躲了过去。

  “父亲。”秦风道,“女儿说的句句是实话,而且都是出于为将军府着想。将军府银钱短缺,却坚持送太子殿下礼物。传出去,轻则说咱们将军府趋炎附势。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面,皇上一个想歪,认为咱们结党营私,岂不是得不偿失?女儿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将军府考虑。”秦风句句在理,秦毅一时之间居然想不出骂人的话来。

  “究竟是谁和你说的这些谣言!”秦毅恼怒地瞪着秦风,“谁说将军府银钱短缺了!”

  “是母亲。”秦风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说道,“前些日子,女儿落水受了寒,本想去药方拿些药的。母亲看见了,和我说将军府如今银钱短缺,所以不能给女儿药材。女儿为了将军府着想,也就没有强求母亲。”说着还装模作样咳嗽了好几声,看起来病情颇为严重,“父亲,刚刚在来的路上,母亲还和我强调了将军府银钱短缺这件事情,女儿看父亲送礼的时候,母亲皱了下眉头,以为她是叫女儿阻止,所以,女儿才阻止的。”秦风这一番话,说的并不假,林如不让她拿药是事实,至于路上林如说的那番话,还有刚刚的皱眉,是真是假,也没人能够分辨。

  果然,听秦风这么一说,秦毅立即就将目光看向了林如。林如因为秦风刚刚的一番话,正心虚着,秦风那番话,看似为将军府着想,其实明里暗里在说她苛待秦风呢。她的确是苛待了秦风,但是因为将军府的家事是她在管,所以下人对这件事情,也都是三缄其口,再加上将军不管家事,她做起来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但是将军要是有心查下去的话,是全部都能查出来的。

  看到了林如的心虚,将军以为搅黄他和太子合作这件事情,真的是林如策划的,当下就怒了:“我到是不知道,你居然有这等心思。”想了想,将军说道,“听闻,你的母家,吏部尚书,最近也一直想要在太子面前露面。莫不是,你的母家叫你这么做,搅黄我和太子之间的事情,好让他们趁虚而入。”将军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大了,“好啊,好啊!你当真是我的好夫人!”

  “老,老爷,不是这样的!”将军的目光十分的冷冽,看向她的时候,也带上了怀疑,林如一下子就愣住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她立即辩解道,“老爷,妾身绝对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出嫁从夫,妾身肯定是以老爷的利益为先的。妾身冤枉啊,一定是有人冤枉了妾身。”

  秦风冷冷一笑,她从来不是好欺负的。林如既然敢克扣她的药材,就要做好被她狠狠反击的下场。看了一会儿着这场闹剧,秦风淡淡插了一句嘴,说道:“父亲,母亲这么多年来,打理家事,也不曾出过任何的差错,她是一心为了这个家,为了父亲着想。这次的事情,想必真的只是府上银钱不够了而已,绝对没有破坏父亲和太子合作的意思。”

  “看来夫人真是打理家事打理的太久了,忘记了最初打理时候的小心翼翼,所以才会造成银钱短缺的现状。”将军看了林如一眼,说道,“从今天开始,家里的事情,就交给杨姨娘吧。”

  林如张了张口,却说不出反驳的话,如果让将军知道自己苛待嫡女的话,只怕会厌恶自己,现在不过是被剥夺了打理家事的权利,只要自己去哄一哄老爷,还是能拿回来的。

  “多谢老爷宽恕。”林如低着头说道。

秦风站在一旁看着,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前世她们一个个用特殊的手段对付“秦风”,现在该是还回来的时候了。

不久之后四皇子选妃,各家的嫡女都有参与的权利。全国上下,都是一片热闹的景象。

秦风坐在自己的院落里面,喝着下人送来的茶水,听着丫鬟汇报关于选妃的事情。

因为秦风也有可能成为王妃,所以将军也不再向以前一样不重视她,府上的人对她也开始客气了起来。秦风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她要不别人欺负,就要成为王妃。在古代这种封闭的国家里,地位决定身份,要想不被人欺负,就要有无上的身份。

  “还有三日,你们两人就要进宫了。”饭桌上,将军看了两个女儿一眼,说道,“四皇子的母家地位不低,希望你们好好表现。”他之前已经得罪了太子,如果这个时候能够和四皇子连成一线,那对他的仕途,有数不清的好处。

  “还请父亲放心。”秦舞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来,说道,“女儿一定尽力。”

  “你呢?”将军将视线放在秦风身上。

  秦风淡淡“嗯”了一声低着头,没有多大理会她虚假的父亲,心里想着自己的打算。

  和秦舞相比,秦风这种冷淡的态度显然让将军十分的不悦,他瞪了秦风一眼。

  林如一看,心中心思涌动着。上次太子那件事情,她回去以后,想了又想,才发现,如果不是秦风的那一番话,老爷根本就不会生自己的气,她也不会被剥夺了当家主母的权利。没想到,秦风居然是个心机深的。林如虽然想要好好教训秦风一下,但是碍于上次的经历,不敢贸然再对秦风做手脚了。林如一直觉得很憋屈,现在看到将军对秦风产生了不悦,觉得找到机会了。

  “老爷。”林如开口说道,“看起来风儿没有好好跟教习嬷嬷学习啊。你看她,一举一动,没有丝毫的大家小姐应有的风范。”

  秦风淡淡扫了林如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忍了这么多天,终于找到机会来打击她了吗?想像以前一样,从行为举止这种小事情上借题发挥,让将军一步步更加厌恶她,可惜,她秦风可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老爷,风儿这个样子的行为,若是到了公主,指不定会不知好歹惹出什么是非来。”林如继续说道,看向秦风的眼神染上了一丝温柔,倒好像真的担心秦风一样,“万一风儿真的不小心惹怒了皇子,且不说风儿自己不好过,咱们将军府也必然会受到牵连的。”

  听了林如一番话,秦毅皱了皱眉头,觉得她说的,也颇有道理。

  林如一看秦风的表情,就知道有戏,加把劲,继续说道:“老爷,依妾身看,舞儿各方面都已经十分优秀了。若是四皇子连舞儿都看不上,也不可能看上风儿的。倒不如让风儿称病在家,也免得去宫里惹出什么麻烦来。”

  秦毅并没有说话,似乎在沉思着林如的话的可行度。

  秦风嘲讽地勾了勾嘴角,这个林如,就这么不想自己去宫里吗?虽然她本身就不想去,但是,自己不去是一回事,被人算计的不能去,又是另一回事了!

  “父亲,”秦风开口了,“舞儿妹妹从小就和教习嬷嬷学习这些礼仪,可是女儿却是这几天才开始学习的。嬷嬷只教了女儿如何行走,还没有教到其他的礼仪。女儿小的时候也有一个教习嬷嬷的,只是母亲说,女儿已经完全掌握了,足够优秀,所以就给撤了。”说道这里的时候,秦风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如,继续说道,“既然母亲当初已经认可了风儿,现在却又指责其风儿的言行来,岂不是笑话吗?。”

  听了秦风一番话,秦毅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妻子,心中暗骂这个女人不识相,居然会亏待一个嫡女。秦风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林如之所以会这么大胆亏待秦风,很大一部分都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结果。

  “再者,宫里的皇子,气度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秦风说道,“又怎么会因为女儿的一点小小的不懂礼仪,而过分苛责于女儿呢?女儿知道母亲处处为将军府着想,就像上次给太子送礼一样,但是,母亲,有时候太保守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太子那件事情,永远林如心里最大的痛。现在秦风再次提起了这件事情,林如很容易就在秦毅脸上看到了不悦。

  “老,老爷……”看到秦毅阴沉的眼神,林如就知道坏了。

  好在,秦毅也没有过分责备她,只是瞪了她一眼,然后对杨姨娘说道:“明日,你多派几个教习嬷嬷来教导风儿一下。我不求她做到舞儿那样,但是有一天,就是三日后进宫,千万不能给我秦府丢脸。”

  “是,老爷。”杨姨娘低着头,弱弱应和了一声。

  秦风看着林如看向自己的愤恨的眼神,勾了勾嘴角,回给她一个挑衅的微笑,嘴唇微微动了动。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林如能看明白其中的意思。秦风在对她说“蠢货”。

  林如瞪大着双眸,眼中的怒火愈发的浓烈了,看向秦风的眼底充满了杀意。但是仅一瞬间,林如就将将眼中流露出的情绪全部隐藏了起来。现在,她越是针对秦风,就越容易被抓了错处。她必须要忍,忍到可以一举解决秦风这个小贱人的时候!秦风你等着,到了那一日,我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

  看着林如瞬间就收敛起来了的情绪,秦风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丝戏谑。看来这个继母,也不是什么蠢货呢。真是可惜,不能趁着这个时候,狠狠气她一回了,不然她的脸色,一定十分的有趣。

  “舞儿,三日后,你一定要让四皇子看到你最美的一面。”林如看向秦舞,眼中满是温和,“娘亲的舞儿是最棒的。”

  “这个自然。”秦舞微笑着,眼底满是傲气,轻蔑地看了秦风一眼,说道,“女儿可是从小就接受了嬷嬷的调教,可不是那种仅靠三天努力的粗鄙人能够比得上的。”

  秦舞这番话明显说的就是秦风,秦毅听了,却没有太多的表示。对他来说,秦舞比秦风更有可能得到四皇子的青睐,所以他的内心自然是偏向秦舞多一点的。

秦风淡淡看着这一切,也没有做什么表示,秦毅对她什么态度,她完全不在意,只要这个人不要走不知死活招惹她就行。

  三日的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迎来了进宫的日子。杨姨娘也给两人准备了一身十分不错的衣服,就让两人上马车了。

  “啊!”将军府门口忽然间发出了一声惊叫。

  “对不起,小姐,对不起小姐!”一个丫鬟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奴婢不是有意的。”

  秦风皱了皱眉头,低着头看了眼自己被水泼湿的衣服,眼神暗了暗。

  “你怎么回事!”林如狠狠斥责了一下跪在地上的丫鬟,“不就是叫你给两位小姐打一盘洗脸水吗,你怎么把水泼到大小姐身上去了。大小姐这身衣服,是为了进宫特地定做的,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过!”

  “夫人恕罪,夫人恕罪。”丫鬟只是不断磕着头。

  “来人,拖下去打十棍。”林如说道。

  很快,丫鬟就求饶着让人拉下去了。

  临走前让丫鬟打洗脸水给她洗脸?秦风冷笑了一下,这种借口,真亏这个继母想得出。

  “这是怎么回事!”这边的动静杨姨娘也看到了,走上前来,看到秦风湿了大半的衣裳,有些愣神。

  “一个丫鬟不小心打翻了洗脸水,我一直处置了。”林如淡淡对杨姨娘说道。虽然现在将军府里面是杨姨娘管事,但是她怎么说也是正房,处理一些事情,杨姨娘也不会说什么。

  果然,杨姨娘虽然眼中满是疑惑,但是到底没有说什么话来。只是担忧地看着秦风,说道:“这身衣服是老爷让裁缝连赶了几天几夜做出来的。一时之间,妾身还真找不到能够替代的衣服。”

  “这件事情,妹妹不必担心。”林如微微笑了笑,说道,“我那里还有一身呢。妹妹毕竟是第一次打理家事,姐姐就是怕妹妹思虑不周,所以特地命裁缝多做了一身衣服,为的就是要避免发生这样的事情。”

  “还是姐姐诶思虑周全。”杨姨娘福了福身,说道。

  “好了,小涵,先进去换衣服吧,母亲马上让下人把备用的衣服送来。”林如微笑着说道。

  秦风下意识想要拒绝,只是,自己这身衣服,的确是不能再穿了。打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决心,秦风去换上了衣服。反正,她秦风也不是好惹的,谁要是敢不识相算计她,她一定会让那个人后悔一辈子。

  将整件衣服翻来覆去看了眼,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以后,秦风就换上了衣服。心中颇为疑惑,居然没有任何的问题,不,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她没有发现的东西!秦风又仔细看了看衣服,终于让她看出问题来了。这件衣服,是双层的,外面一层很薄,很容易就能扯下来。秦风轻轻一扯,就露出了衣服真正的样子。衣服上绣着一只十分华丽的凤凰。凤凰,乃是皇后的象征,秦风勾了勾嘴角,她算是知道这对母女在打什么主意了。四皇子选妃,皇后一定会在,到时候,只要不小心撤掉她衣服上外面这薄薄的一层,就会露出里面的凤凰。皇后看了,如何会不问罪?还真是恶毒啊。秦风眼中闪过一丝狠戾,林如,秦舞,真是好得很呢,你们既然这样算计了我秦风,就是不知道,我的反击,你们准备好了吗?

  “风儿,你换好了吗?”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还有林如温和的声音,“再不快点,就要迟了。”

  “马上就好。”秦风应了一声,拿起针线,飞速将外层重新缝上去,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现,出了房间。

  “姐姐,这身衣服真适合你,去了宫里,姐姐一定会艳惊四座的。妹妹我真是羡慕,姐姐运气真好,居然能穿上这身衣服。”上马车前,秦舞看了眼秦风的衣服,含笑说道,眼底快速闪过一丝算计,快的没有任何人发现。

  “舞儿妹妹要是喜欢,不如姐姐和你换一件吧。”秦风微笑着说道。

  秦舞眼底闪过一丝慌乱,立即拒绝道:“不,不了,姐姐,舞儿怎么能抢姐姐的东西呢。”

  “是吗?”秦风似笑非笑地看着秦舞,“听舞儿妹妹这样夸赞,姐姐还以为妹妹着实喜欢这件衣服呢。”

  “姐姐,时辰不早了,早些上车去宫里吧。”秦舞说完这些东西,飞速离去了,好像十分害怕她和自己换衣服一样。

  秦风看着秦舞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狠戾,秦舞,我秦风,岂是那样好算计的。

  “走吧。”坐上马车,秦风对车夫说了句。
  • 一女多男群交 被老外一个接一个上 叶微桃三言两语一箭双雕,既保全了自己柔弱温婉的模样,也将那些脏水在夏安安身上焊死。 “不管怎么样,出卖公司利息便已经是滔天大错。无论是谁,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姑息。” ...

  • 卡地亚 三重意境的浪漫誓言(图)   新疆网讯 根据卡地亚档案记载,第一枚完全以K金打造的三环戒指(玫瑰K金、白K金、黄K金)问世于1925年。法国著名诗人尚?考克多(Jean Cocteau)以其极具幻想和前瞻的理念,成为1920年代家喻户晓的名人...

  • 放荡女纯肉辣文,公交车上的爱 他妈真有眼光,他点点头,与有荣焉一般:“我便是要娶这样的妻子,对我绝对的服从。大哥大嫂的老路子,就是我们的警告线。” 顾夫人越发的气了:“你,越是在部队,越是笨得不...

  • 忍的座右铭 忍的最高境界的几句话 1、最难以忍受的孤独是缺乏真正的友谊。2、友谊绝不能容忍经常的忠告。3、真诚不悔,不怨不饶,不怨不忍,不辱不辱。4、没有耐心,什么也做不了;不能忍受生气的人成不了人。5、凡事必有先见...

  • 清欢渡(限) 绯夜天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云千千说完之后带头的大叔似乎终于缓过了神,他就是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老爷子新任的孙女而已,这个时候突然接受了这个事实,确实有些时间需要去考虑,等他考虑完毕之后,也就对云千...

  • 那些日子,我们再也回不去   翻阅着大学里人们舍友的一些照片,突然思念起那时在一同的日子,不管悲与喜,快忧战矛盾,都让人回味。转眼,已过去大半年,过去的四年里,从相识到相知到树立起深厚的友谊,一切,都是...

  • 2020开学第一课观后感范文20篇(300字-800字) 2020开学   秋季开学第一天,一年一度的《开学第一课》如期开播。对于《开学第一课》早已成为了中小学师生以及家长们必看的节目了。   9月1日晚,由中宣部、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央广播电视...

  • 边走边蜜汁h 公交车上的爱 GE国际顶层总裁办公室。 权盛亭懒洋洋的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眼神落在已经在落地窗前站了许久的身影上,把玩这钢笔,漫不经心的开口:“你费尽心机跑到我这小公司当什么总监,到底有什...

  • 影视世界旅行家 赞美三亚海滩的句子 1、在这里栖息,面朝大海,在温暖的阳光下醒来。海浪的声音,窗帘卷着风,大海和卧室之间,隔着一扇玻璃门。躺在床上,我看到了浩瀚的大海,远处的细碎的浪花,会消失在一个圆圈里,就像微小...

  • 施主咬的贫僧好紧致/师傅被三个徒弟推到 江琴闻言脸色一变,觉得杨弘说的不无道理,明明一个好吃懒做,什么都不会的废物,突然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难道真是为了家产? “哼!想分家产,除非我死了,不然他一分钱都拿不到...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