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简介: 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会宠着我,对我微笑的傅景琛了,他眼底翻涌的是刻骨的恨意,对我的恨意 我想低下头,不去看他充满恨意的眼神,下巴却被他狠狠掐住,强迫我对...
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会宠着我,对我微笑的傅景琛了,他眼底翻涌的是刻骨的恨意,对我的恨意……

我想低下头,不去看他充满恨意的眼神,下巴却被他狠狠掐住,强迫我对上他的眼,嘲讽的声音在耳边一字一句的响起:“苏烟,你还真是荤素不忌,就王总那样的色鬼,你也下得去口,与五年前相比,还真是越发的贱了!”

贱!

他居然会说我贱?!

记得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管我惹了什么祸,他都不舍得说我一句重话。

心口好像被人狠狠地捣了一锤,痛的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傅景琛,我没有……”

我想和他解释,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腰上一凉,短裙被傅景琛用力往下一扯,滑落到了地上,紧接着一只大手从衬衣下摆钻进来,一路向上摸去。

“傅景琛,你……你要干什么……”

我大惊失色地瞪着傅景琛,双手用力去推他的胸口,却被他一只手抓住,拉到头顶上,按在了门板上。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双眼猩红,语气冷酷:“我想干什么?当然是干你!”

“傅景琛,你是不是疯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再这样,我可以告你强奸!”

“苏烟,你要是想让我再进一次派出所,那你就去告,我无所谓,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傅景琛无动于衷,大手非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直接抚了上来,粗暴地施虐起来。

他的动作不带一丝温情,像是在纯粹的发泄,我疼地全身打颤,身子剧烈地扭动起来。

“苏烟,还说我强奸,明明你也很喜欢,还这么努力地迎合我,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

“我,我没有!呃……”

敏感的肌肤被粗粝的手指用力一扫,我全身一颤,整个人好像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要不是傅景琛抓住我的双手,我肯定已经滑倒在地。

察觉到我的反应,傅景琛低低一笑,动作越发疯狂粗暴,不过短短片刻功夫,我上身的衬衣的扣子已经解开了两颗,胸口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

不!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仅存的理智疯狂的警告着我,在即将被攻占的一刻,我拼命地喊了出来:“傅景琛,不!不行!你快点放开我,我已经结婚了……”

身上的动作一滞,他缓缓地抬起头来,额头青筋迸现,双目猩红,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野兽,狠狠地盯着我,胸口激烈的上下起伏,似在压抑着什么。

突然,他低头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力道大的像是要彻底咬碎我吞下去,有种要把所有压抑的怒火全部发泄出来似的疯狂。

好痛……

不只有肩膀疼,心里更像被什么撕裂一般,疼的撕心裂肺。

我死死地咬着下唇,承受着傅景琛勃发的怒气,手紧攥成拳,用指甲刺入掌心的疼,来缓解我肩上的疼和心里的疼。

我爱傅景琛,深深地爱着他,也从未有一刻停止过爱他。
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甚至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改变,可那又怎么样?不管我怎么爱他,都注定不能和他在一起。

我的隐忍似乎刺激到了傅景琛,他咬着我肩膀的力道募地加大,这次我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下,全身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苏烟,疼吗?”傅景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宛若恶魔的低语,“五年前,我的痛比这剧烈一千倍一万倍,所以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好好尝尝我曾经的痛苦……”

傅景琛说完这话,从我身上撤身而起,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已经恢复了在包厢里见到时的冷酷淡漠。

他的手放在门把手上,侧身看着近乎赤裸的我,语气凉薄:“给你一天时间离婚,否则我毁了你身边所有的一切。”

在出门的一瞬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停下脚步伸手从怀里掏出厚厚一沓人民币来,对着我用力甩了过来:“对了,这是你的服务费,可惜今天我很不满意,下次继续努力!”

厚厚一沓钱打在我的脸上,哗啦啦散开,从我身上落下来,撒了一地,红的刺痛了我的眼,更痛的却是我的心……

等我收拾好情绪,穿好衣服回到包厢里的时候,包厢里已经空无一人。

我走进去拿包,看到一地的碎玻璃,沙发旁边有个砸碎了的啤酒瓶,瓶口上沾着不少血迹。

刚好有个小哥走进来打扫,我赶紧拦住他问出了什么事。

他说具体的事他也不知道,只知道有个姓王的老总得罪了在场的人,被人直接用啤酒瓶开了瓢,已经送到医院里抢救去了。

王总被人开瓢了?

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王总在海城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最重要的是王总住院了,我辛苦跟了三个月的订单怎么办?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刚进小区,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门口等我。

看到我进门,他急急地走过来,将一件大衣披在了我身上,搂住我的肩膀往回走。

“小烟,怎么回来这么晚?冷吗?”顾轩一脸关切。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脑袋一偏,疲惫地倚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顾轩,傅景琛回来了……”

搂着我的身体一顿,顾轩停住脚步。路灯下,他的眼底有掩饰不住的悲伤:“所以呢?”

我偏开头,不敢看他此刻的模样,低低地开口:“顾轩,我们离婚吧……”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顾轩还没说话,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却让我全身猛地一颤。

我僵硬地转过身,一眼就看到傅景琛站在不远处的路灯阴影下,整个人都隐在一片黑暗中。

“傅……景琛?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傅景琛却没有看我,而是眯着眼,死死地盯着顾轩,一步步地走过来,嘴上挂着阴冷至极的笑容:“原来是你,我说她当年为什么会甩了我,原来是改投你这个大才子的怀抱了!” 他走到我们身边,将我一把从顾轩怀里拉出来,一字一句冷笑道:“苏烟,就凭这种弱鸡似的男人也能满足的了你?呵~难怪你不安于室,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这几年没少给我们这位学长戴绿帽子吧!”

顾轩愤怒地看着傅景琛:“傅景琛,你胡说八道什么!小烟她不是你说的那种女人……”

“她是哪种女人我比你清楚!”

傅景琛大吼一声,打断顾轩的话,手指在我的脖子上暧昧流连,让我全身莫名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对我来说,她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是个为了钱可以爬上任何男人床的女人!”

傅景琛恶意地说着,手指离开我的脖子,一把捏住我的下巴,食指暧昧地扫过我的唇瓣,动作极尽挑逗。

他挑衅地看着顾轩,捏住我的下巴用力一拉,猛地吻住了我的双唇。

我疯狂挣扎着,他却不为所动,反而加深了这个吻,粗暴而激烈。

“你简直就是个混蛋!”

顾轩气急,一拳向傅景琛脸上揍去。

傅景琛轻蔑一笑,放开我的唇,手轻轻一抬,已经抓住了顾轩的手腕,接着朝他肚子狠狠地踹了一脚,直接就将顾轩踹倒在了地上。

他这一脚又狠又重,顾轩趴在地上半天都没起来。

“顾轩!”我大叫一声,想冲过去察看顾轩的情况,却被傅景琛紧紧地捏住了手腕。

他阴冷地说道:“想让他死,你就过去!”眸底冷厉,不带半分感情。

顾轩有哮喘,身体非常差,平时完全受不得半点刺激。

我看他一直没起来,一下子就急了,口不择言地冲傅景琛吼道:“傅景琛,你是不是疯了,杀人是要进监狱的,难道你当年坐牢还没坐够?!”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傅景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然而下一秒,他忽然笑了,笑得歇斯底里,像是疯了一样。

“苏烟,谁都拿坐牢的事说我,唯独你不行!”

“别忘了,当年我是为了谁才坐的牢!”

“这些年在牢里,我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想你陪我一起下地狱!”

傅景琛笑着笑着,突然顿住,脸上冷漠阴郁,眼底一片冰冷。

他从大衣口袋里抽出一张纸,用力甩在顾轩身上,阴狠冷笑:“别装死,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否则我明天就让你从海城彻底消失!”

傅景琛说完,看都不看趴在地上不动的顾轩,弯腰一把将我扛在肩上,大步向停在路边的玛莎拉蒂走去。

我担心顾轩病情复发,挣扎想要下来,被他一巴掌狠狠打在屁股上,警告道:“再动一下,我就在他面前强了你!”

傅景琛这个人说的出就做得到,从以前开始骨子里就有种疯狂和狠劲,现在更是变本加厉了!

车子在飞驰,用一种几乎死亡的速度,最终停在一间酒店外面。

傅景琛扛着我一路上了楼,打开一间总统套房,走进去将我丢在了kingsize的大床上,扯下身上的衣服就压了下来。
“傅景琛你疯了,我还没离婚……”

“苏烟,你装什么贞洁烈妇!”

他一把扯下我上身的衬衣,不屑冷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为了钱,这几年你没少瞒着你老公上别的男人的床吧!”

“啪!”我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力道大的将他的脸都打偏了。

我看着自己的手,气得全身发抖,没想到有一天能从他口中听到这么伤人的话。

“呵~”傅景琛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伸出舌头舔了下流血的嘴角,眼神一下子暴戾起来,“本来还想对你温柔点的,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

他抓住我的双腿,将我一把拉到床边,让我双腿搭在床沿上,一把将短裙连着底裤一起扒了下来,伸手随便摸了两下。

那粗暴的动作让我疼的要命,我拼命挣扎反抗,他用一只手就轻轻松松地将我的两只手抓住固定在了头顶。

他用膝盖顶开我的两条腿,站在中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冷冷地笑:“苏烟,你知道什么叫疼吗?我在牢里那些日子,可是日日夜夜都在疼,现在我让你也尝尝可好?”

下一秒,没有丝毫犹豫,他猛地横冲直撞了进来。

就像要把我彻底破坏掉一样,他用一种竭尽全力地方式占有着我,让我在极端的疼痛中,竟慢慢有了一丝欢愉。

“呵~还说自己不愿意,身体明明享受的很。苏烟,我真该找面镜子,让你好好看看自己此刻放荡的样子!”

傅景琛一边疯狂地做着,一边用世上最恶毒的话来羞辱我。

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是鞭子狠狠地抽打在我身上,一点点碾碎着我所有的自尊。

可纵使是这样,我的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迎合起他狂风骤雨般的进攻……

等一切风平浪静之后,他站在床边,看着如同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床上的我,捡起地上的大衣,再次从口袋里拿出一沓红色的钞票,用力朝空中一扬。

“这次伺候的不错,我很满意,希望下次能有点新花样!”

哗啦啦……

红色的钞票像蝴蝶一样在空中四散飞舞,缓缓落下来,盖在了我的身上……

“够吗?”

傅景琛恶意地笑着,站在床边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我,一脸讥诮,“还是说你更喜欢支票?!”

我用尽最后力气咬着唇骂道:“傅景琛,你混蛋!”

傅景琛慢条斯理地将衣服穿戴整齐,走过来单膝跪在床上,搂着我的脖子,让我的脸靠近他,冷笑道:“苏烟,先别急着骂,来日方长,你会爱、上我这个混蛋的!”

在‘爱上’两个字上恶意的加重了几分,他低头在我唇上近似撕咬的狠狠吻了一口,不怎么温柔地将我丢回床上,离开了房间。

我拥着被子坐起来,看着地上,床上,还有我身上落满的钞票,只觉着整个人像泡在一池冰水里,冷的要命。
 
  • 边走边蜜汁h 公交车上的爱 GE国际顶层总裁办公室。 权盛亭懒洋洋的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眼神落在已经在落地窗前站了许久的身影上,把玩这钢笔,漫不经心的开口:“你费尽心机跑到我这小公司当什么总监,到底有什...

  • 放荡女纯肉辣文,公交车上的爱 他妈真有眼光,他点点头,与有荣焉一般:“我便是要娶这样的妻子,对我绝对的服从。大哥大嫂的老路子,就是我们的警告线。” 顾夫人越发的气了:“你,越是在部队,越是笨得不...

  • 施主咬的贫僧好紧致/师傅被三个徒弟推到 江琴闻言脸色一变,觉得杨弘说的不无道理,明明一个好吃懒做,什么都不会的废物,突然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难道真是为了家产? “哼!想分家产,除非我死了,不然他一分钱都拿不到...

  • 清欢渡(限) 绯夜天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云千千说完之后带头的大叔似乎终于缓过了神,他就是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老爷子新任的孙女而已,这个时候突然接受了这个事实,确实有些时间需要去考虑,等他考虑完毕之后,也就对云千...

  • 忍的座右铭 忍的最高境界的几句话 1、最难以忍受的孤独是缺乏真正的友谊。2、友谊绝不能容忍经常的忠告。3、真诚不悔,不怨不饶,不怨不忍,不辱不辱。4、没有耐心,什么也做不了;不能忍受生气的人成不了人。5、凡事必有先见...

  • 那些日子,我们再也回不去   翻阅着大学里人们舍友的一些照片,突然思念起那时在一同的日子,不管悲与喜,快忧战矛盾,都让人回味。转眼,已过去大半年,过去的四年里,从相识到相知到树立起深厚的友谊,一切,都是...

  • 2020开学第一课观后感范文20篇(300字-800字) 2020开学   秋季开学第一天,一年一度的《开学第一课》如期开播。对于《开学第一课》早已成为了中小学师生以及家长们必看的节目了。   9月1日晚,由中宣部、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央广播电视...

  • 卡地亚 三重意境的浪漫誓言(图)   新疆网讯 根据卡地亚档案记载,第一枚完全以K金打造的三环戒指(玫瑰K金、白K金、黄K金)问世于1925年。法国著名诗人尚?考克多(Jean Cocteau)以其极具幻想和前瞻的理念,成为1920年代家喻户晓的名人...

  • 一女多男群交 被老外一个接一个上 叶微桃三言两语一箭双雕,既保全了自己柔弱温婉的模样,也将那些脏水在夏安安身上焊死。 “不管怎么样,出卖公司利息便已经是滔天大错。无论是谁,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姑息。” ...

  • 影视世界旅行家 赞美三亚海滩的句子 1、在这里栖息,面朝大海,在温暖的阳光下醒来。海浪的声音,窗帘卷着风,大海和卧室之间,隔着一扇玻璃门。躺在床上,我看到了浩瀚的大海,远处的细碎的浪花,会消失在一个圆圈里,就像微小...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