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简介: 屋子漆黑一片,只有中央的大屏幕发着微弱的光。 安筱初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去,尽管影像有些模糊,却依旧可以分辨出是两具肉体,一男一女。 她轻哼了一声,语调轻快的开口,...
屋子漆黑一片,只有中央的大屏幕发着微弱的光。

安筱初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去,尽管影像有些模糊,却依旧可以分辨出是两具肉体,一男一女。

她轻哼了一声,语调轻快的开口,“我想秦先生弄错了,那是我曾经最好的闺蜜,以及我的未婚夫。”

女生的声音夹杂着男性的低喘声,盘旋在房间上空。

安筱初突然鼻子一酸,视线蒙上了一层水雾。

秦子昂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拽到屏幕前,“好好看看,再告诉我屏幕里的人是谁。”

身体被扳过去,她被迫直视屏幕。

突然,屏幕里的女人坐起身,身上的被子顺着白皙的后背滑落,两片蝴蝶骨头格外的明显。然后,她侧过了头。

安筱初瞬间愣住了。

那张侧脸……

屏幕里的女人缓缓开口,“叫,我喜欢你叫给我听。”

修长的手指滑过身下男人的脸颊,有种说不出的缠绵。

安筱初的大脑一片空白。

那声音,那张脸,是她安筱初!

而她身下的男人,是秦子昂!

“怎么会?”

“安小姐,说啊,屏幕里面的人是谁?”

不可能,一定不可能是她!她从来不做过这种事,不然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还解释的。”他降低了音量,“还是说需要我给你找一面镜子,嗯?”

下一秒,一只大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告诉你,只是为了让你死的明明白白。安筱初,当年你对我做过的,现在我都会加倍还给你。”

“不可能的。”安筱初摇摇欲坠。“不是我。”

秦子昂一把将她甩开,冷嗤:“我会让你心服口服!”

随后,安筱初被破布一样扔在房间的地板上。

秦子昂走回房间,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面前的巨幕。

安筱初头痛欲裂,满眼的白色,密闭的空间……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她却又想不起来。

绝望的闭着眼睛,蜷起身子靠在墙上,任凭汗水顺着脖子滴下来。

屋子里很静,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脉搏,一下、一下……

安筱初的意识渐渐涣散,自己是要死在这里了吧?

此时,门突然开了,紧接着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混乱的声响让她瞬间清醒过来,却发现管家带着一行人站在自己面前。

“少爷,已经准备好了?”管家对着对讲机说完,随即回过头朝着右上角的墙角点了点头。

他们又要干嘛?什么准备好了?

由不得她多想,几个男人已经朝她走了过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

安筱初猛地往后缩,捏着衣角连连后退。

管家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微微一笑,“安小姐不用担心,这些人只是奉少爷的命令过来为安小姐处理伤口。”

安筱初顿在原处,晦暗不明的目光将管家上下打量了两遍,随即冷嗤一声,“你们现在又是唱的哪出戏?刚刚没扒开我的衣服不甘心?以秦先生的身份,什么样的美女见不到……莫非是,燕窝鱼翅吃腻了,想换换我们这种清淡的?”

“安小姐,我代表少爷为之前对你所做过的事情表示歉意,希望可以得到你的原谅。”

她紧紧的盯着管家的眼睛,试图从中找到一丝的戏谑玩弄。

然而,他的眼睛里满是真诚。

“真是好笑,堂堂的秦大总裁还需要得到我们这种老百姓的原谅,老管家这么说可真是折煞我了。”

安筱初抱起胳膊,冷冷的看着他。

老管家倒是仍然保持微笑,“还是先让医生为安小姐包扎一下伤口吧,毕竟身子是自己的,您说是吧。”

她咬着下唇,不再回答,视线却将在场的所有人扫了一个遍。

两个女医生朝她走过来,老管家背过身去,其他的男人自觉的退出了房间,只留下一个女人负手站在他身旁。

一双素手伸过来解开她的扣子时,安筱初本能的往后躲,接着听到管家和善的声音,“安小姐,听我一句劝,不要再反抗少爷了,这样对你没好处。”

那个语气,循循善诱,语重心长地劝解,让她想到了自己的外公。

“少爷他不是个坏人,他这样对你,也是被逼的。”

“安小姐,那枚钥匙对少爷真的很重要……”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所说的钥匙。”她仰起脖子,方便医生上药,“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幼师,怎么会和秦先生有联系?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那安小姐三年前,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
三年前?

她皱起眉头,认真的想了几秒,“三年前我在A市读书,还没有毕业。”

“可在A市遇到什么人?或者经历了什么事?”

“没有,那年我刚好读研一,一切顺利。”她边说着,边系扣子。

“先生,安小姐没有问题。”

安筱初系好了最后一颗扣子的手顿时停在原处,不可置信的看着管家旁边的女人,毕恭毕敬地回答。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

本来还以为管家是真的心疼她,跟秦子昂完全不一样。

没想到……不过是另一种试探自己的手段。

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低着头将衣领正了一遍又一遍。

“安小姐。”管家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善。

不过,她听了却莫名觉得恶心做作。

“还有什么事?”安筱初抬起头,清澈的双眸竟是死灰般沉静。

“安小姐,这是一份聘用合同。”门外,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拿着黑色文件夹朝她走了过来。

这又是在唱哪出戏?

男人将文件夹递了过去,但安筱初根本没有接,甚至连看都懒得看。

文件悬在半空。

管家保持微笑,“安小姐,少爷让我和你做一笔交易,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这语气,哪里是商量,分明是要求!

“我要是不呐?”

“签了它,可以让你恢复自由。安小姐确定不感兴趣吗?”

“……”老奸巨猾。

可是她何时沦落到连自由身都没有了?

“我劝安小姐不要忤逆少爷,也不要在无谓的挣扎。后果,你是知道的……”他顿了顿,接着道:“安小姐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安筱初抿着嘴唇,盯着那份文件足足五秒钟,紧绷的身子瞬间瘫软下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接过了文件。

她翻到了第二页,”12.甲方必须无条件的遵从乙方的任何要求”。心里咯噔一下,“这,这算哪门子的协议?”这特么分明就是卖身契!

她强忍住把文件砸他脸上的冲动,努力保持着平静。

管家静静的看着安筱初,只见她越翻越难看的脸色。“为了自己的自由,我希望安小姐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考虑?这要是真的签了这份合同,她能不能活着坚持完这两年都不一定,还谈什么狗屁自由!

她深吸一口气,再抬头时已恢复了平静,“我考虑好了。”

抽出了合同,看着老管家,扬手将文件撕个粉碎。

“满意了吗?”

安筱初扑通一声坐到床上,一字一顿无比清晰的说道,“我不走了,大不了死在这。”说完,竟真的躺在了床上。

管家真的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本想再劝劝,看着她淡然的样子,却开不了口。

正为难间,耳麦里传来少爷的声音,“带她过来。”

管家重新扬起招牌式的微笑,试图好言相劝。

“安小姐,我们少爷想见你,麻烦你跟我走一趟。”

走一趟?当自己是犯人进警察局呢!

安筱初躺在床上不为所动。

管家有些为难,总不能把她强拉过去吧?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耳麦里的少爷突然一声轻笑,“有点意思,你先出去吧,我自有安排。”

管家微微颔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挺尸的安筱初,慢慢退下。

屋子里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见,安筱初装作不经意的转头,发现管家真的离开了,这才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

她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视线最终落在不远处的门把手上。

门竟然没锁!

逃跑的念头几乎在脑海中迅速闪现。

她惊喜的从房间中探出身子。

很好,左边没有人!

还没等回头,就听到身后传来男人冰冷的声音,“安小姐是在找什么?”

接着,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没什么。”安筱初顿时有一种做坏事被抓现行的感觉,尴尬的扯出一抹笑,“我,我有点饿了,想出来找点吃的。对,饿了。”

她跟在保镖身边走在奢华无比的别墅内部,沿路的装饰壁画让她叹为观止。

抛开他精神有问题不说,秦子昂还真的对得起外界对他的评价,年轻有为,品味一流。这些名画装饰她只在欧洲的旅游手册上看到过,现在真的见到了实物。

“安小姐,少爷在餐厅等你。”

她还沉浸在感叹之中,背后响起管家姚滕和善的声音。

安筱初心下一紧,还是选择乖乖的跟在他身后走到餐厅。

偌大的餐桌,只坐了秦子昂一个人,冰冷着一张脸
女佣们毕恭毕敬的排成一排站在他身后。

桌子上摆满了珍馐美味,瞬间刺激了安筱初的味蕾。

“过来坐。”

什么情况?怀柔政策?

安筱初第一次觉得,自己研究生的脑子已经跟不上秦大少爷的思维了。

她瞄了一眼秦子昂,又看了看老管家,一时间有些犹豫该不该坐?

这个男人的心思她根本猜不透。

秦子昂突然放下手中的刀叉,金属磕在瓷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安筱初猛地一怔,抬眼的一瞬间,正好对上他阴厉的双眼。

看吧,还好没坐,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安筱初长吸一口气,还没吐出来,就听到男人冰冷的声音,“安小姐非要秦某人亲自去请才肯赏脸落座?”

“谁知道你这菜里是不是下毒,要毒死我。”

“你说什么?”

“没什么。”安筱初连忙摇了摇头,心虚的低下头。

“就你?”秦子昂冷哼一声,目光满是嫌弃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有价值?”

“……”秦大少爷,你什么时候瞎的?!

“过来。”

纵使心中一万个不愿意,安筱初还是磨磨蹭蹭的走了过去,挑了一个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腰背坐得笔直,双手规矩的搭在腿上,活像一个老实的小学生。

秦子昂拿起了叉子,从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男人长长的睫毛半掩着双眸,鼻梁笔直高挺,东方男子的俊美在他的脸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举手投足间却是英国皇家贵族间的优雅大方。

而对方看都没看她,兀自叉了一只基围虾放进餐盘里,“不吃,以后都不用吃了。”

帅是帅,可惜是个变态!

“吃就吃。”安筱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勺了一匙奶酪塞进嘴里。醇香的奶酪混合着玉米的香甜,瞬间充斥了她的味蕾,之前因为恐惧而被遗忘的饥饿被瞬间唤醒。

壁灯的暖光源打在基围虾上,红彤彤的色泽更加诱人。

安筱初吃的正欢,突然听到秦子昂的声音,“刚才不是不吃吗,还要死在我家?安筱初,你真是长能耐了。”谈不上生气,甚至夹杂了几分嘲讽。

她强忍住甩他白眼的冲动,语气轻快的开口说道,“秦大少爷,民以食为天你懂不懂?就算死,我也要做一个饱死鬼!”

顺手喂给自己一枚贝肉,余光瞥到两侧的佣人脸上,惊讶与恐惧全部落到她的视线中。

也难怪,安筱初想到了管家说过的话,“千万不要忤逆少爷。”

要去讨好那种人?

算了,吃过这顿饭,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她颇为自觉的又夹了一块鱼肉,桌对面的男人再次开口,“不知道这菜是否符合安小姐的口味?”

“什么?”

安筱初被呛了一下,他在询问她的意见?

“回安小姐,这道圣雅克扇贝,法式干煎塌目鱼,是法国本土诺曼底海域以及西部大西洋流域大量出产的海鱼,卡芒贝尔奶酪是从诺曼底空运过来……”

有些词,她连听都没听过。

安筱初紧紧地随着管家的手指的方向,一道菜一道菜的看过去。

这哪里是菜啊,分明是一道道散发着香味的人民币啊!不对!是外汇。

“都是国外空运过来的?”

管家默不作声,默认了。

安筱初眨眨眼睛,看了看管家,又转过头看向秦子昂,“秦少爷,我大中华地大物博,你作为未来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不能扛起经济的大旗,带动GDP的增长,反倒是一味的崇洋媚外,你对得起这么多年党对你的教育吗?”

“……”

“我跟你讲,像你这样的资产家,总有那种国外的屁都香的错觉,”说到激动时,她还跟着摆了摆手,“这个想法不对!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转而,又学着她爷爷的模样,叹了口气。

等她慷慨激昂的讲完之后,对方淡淡的开口,“说完了?”

安筱初点点头。

秦子昂突然点了点桌子,“全部撤掉。”

撤……撤掉?!

她瞪大了眼睛,几乎要扑到已经动手的女佣身上,“欸,等等下!你干嘛啊!”

这不是相当于直接在扔钱呐嘛!

“既然你不喜欢,我们就去吃中餐。”

安筱初强压住嘴角的抽搐,满眼心疼的盯着一盘盘被端下去的菜,垮下了脸,在迎上秦子昂明显有些不悦的目光下,终是自保性的昧着良心,点了点头。

……

卡宴,保时捷,捷豹……五辆顶级商务车停在了凤凰门前。

保镖迅速下车,在宾利左侧后车门两侧一左一右地排列开。

安筱初大脑仍旧处于当机的状态,秦子昂到底要干什么?
  • 干饭了干饭了,精选30句干饭王沙雕说说文案 (干饭王沙雕说说文案)   1.天生我才必有用,干饭时刻显神功   2.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横扫饥饿,做回自己。   3.穿过挪威的森林,让我走进你梦里,夕阳落在我的铠甲,王子不一定骑...

  • 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花蒂被吸得异常肿大 “少主,这些人莫不是冲着您来的?”少主身份特殊,泓鸣教又是江湖门派,掌柜这个想法很正常。   季梓却知道不是。   她瞥了眼旁边紧闭的房门,嗤笑一声,“冲着他们来的。...

  • 说说简单气质一句话,朋友圈精选,句句走心!   QQ说说简单气质一句话:   一、把闲言碎语留给市井小人,你只管优雅从容心怀远方。   二、容易伤害别人和自己的,总是对距离的边缘模糊不清的人。——林徽因   三、小时候就...

  • 男生说的只蹭蹭不进去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C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传出,只见左尘一个健步来到江辰海面前,直接便是一巴掌扇出。 江辰海的一张脸当场肿起来,口中血沫横飞。 “同样的话,我不会重复。”说完,左尘回头道:“小...

  • 远雁下平沙,嘹亮遗凄唳。 远雁下平沙,嘹亮遗凄唳。 出自清代刘道著的《湘江秋晓》 爽气荐金风,新凉入衣袂。朝露流青桐,旭日光生媚。轩窗坐临江,烟影浮轻翠。竹树带飞岚,荇藻俱明丽。双鸥浴回波,蹴荡晴光坠...

  • 掌中雀po 淑女的欲望 我和小姪女小婷全文 “安离,你给我出来!”房外传出了江司谣尖刻的声音。 安离挠挠耳朵,仍一动不动的坐在书桌前看她的书。突然门怦的打开,江司谣穿着花裙子,长长的头上扎着两个辫子。脸涨红着,凶...

  • 表述思乡之情的诗词 1、万里乡为梦,三边月作愁。——岑参《送人赴安西》2、蓟城通漠北,万里别吾乡。——李颀《古塞下曲》3、几多惆怅,情绪在天涯!——顾敻《临江仙·月色穿帘风入竹》4、...

  • 少女心爆炸的撩妹句子 一问一答的套路情话 少女心爆炸的撩妹句子整理分享,玫瑰的芬芳也被我对你的爱湮灭,巧克力也会被我对你的热情融化,我要让爱情片的主角也会妒忌我对你的宠爱;亲爱的,我爱你!我永远都爱你!以下是小编和大家...

  • 特别温柔的句子 特别温柔治愈的文案 一篇关于特别温柔的句子分享,当我们明白生活和自我不是用来克服而是用来相处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有些事情是不合理的,但我们必须相信。有些东西不强,但一定要靠,特别温柔治愈的文案整...

  •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繁华三千,看淡即是云烟;萍聚萍散,想开就是晴天。   人生本就是一场场遗忘,也是一场场相遇。   如果,你是我的过客,我会把你停留在最美的时光里,   待到光阴褪去你的红妆,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