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简介: 不过这又干她一个小小的女掌柜何干,人家大家宅院里的事,她就当做看不见便罢。 她将布匹放下,也不说什么,便退下了。 紫月上前就拿起布匹一看一摸,嘴上经不住忿忿不平:小...
不过这又干她一个小小的女掌柜何干,人家大家宅院里的事,她就当做看不见便罢。

她将布匹放下,也不说什么,便退下了。

紫月上前就拿起布匹一看一摸,嘴上经不住忿忿不平:"小姐,他们也太欺负人了吧,这料子可是连我们这些丫鬟身上的衣衫都不如,这还怎么做衣啊。"

楚香宁抬手将她手里布匹拿过,猛的拔了头顶簪子,对着布匹的中部便刺了进去,然后一路划开,布匹也一分为二,继而又是二分四,零零总总碎成了好几条布条,碎的不堪入目。

紫月见到她这般毁了布匹,面上一幅惊愕,低低唤道:"小姐,你这是……"

楚香宁收起簪子,将毁得可以的布匹一撂下,她开口道:"既然有人那么不希望我好,那我又何必跟人惺惺作态。"

紫月被她的话一颚,看了看被毁得一桌都是的布匹,她握了握双手,终是点了点头,问道,"那小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楚香宁抬手缓缓抚过那布匹,掀唇冷笑:"既然他们急着去死,我怎么能让她们不如愿呢。"

是夜,一抹人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楚香宁的房门外,身上穿着的,是一身里衣里裤,现在是临近睡下的时候出来的。

"大小姐!"沙哑的嗓音隔着门缝唤着,一双眼却是一个劲的往着屋中陈设看着。

叫了几声,当真没人回应的时候,秦花莲这才慢慢的将房门打开。

借着外头的月光,秦花莲可以看到这房间外间的陈设,她也不顾,抬脚就往着尽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去。

下午,她无意中听到了紫月跟一奴婢的谈话,说楚香宁手上有皇上亲赏的双龙玉佩,那个独属于每个皇子的玉佩,代表着皇家的东西,她若是拿到了,那岂不是可以以此跟皇上说,让皇上将楚媚的婚事给退了。

只要拿到了玉佩,凭着她这个后母的身份,也总能物尽其用吧。

想到自己女儿以后可能会嫁给一个痴儿,别说是楚媚,秦花莲都有些不服,心说这周皇后是吃错什么药,竟然无缘无故就这么把楚媚办了,简直就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秦花莲暗暗咬牙,只要有希望挽回局势,她就要争取一下。

她缓步步进里间,抬眼瞥了那方床帐中朦胧人影一眼,便开始在房间里四处翻找着。

而她不知,她的身后早已站了人,一身鹅黄色的里衫亵裤,一头长发散落耳后,一双清眸就这么死死的看着找东西的秦花莲,樱红双唇抿出一抹淡笑,满是嘲讽,缓缓的将双手所拿之物举高,毫不犹豫的便对着秦花莲后背砸了过去。

冷不防被她这么一砸,秦花莲当即就晕了过去。

看着她,楚香宁丢了手上的木棍,唇边一抹冷笑浮现,声音淡而飘渺:"秦姨娘,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怨不得我。"

她的话一完,又从自己腰间解下一块玉佩,仔细看了看,喃喃自语:"能救你女儿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不藏得紧点。"

房门被再次推开,紫月一脸紧张的跑了进来,一凑上前就看到了秦花莲倒在地上的身子,声音都有些哆嗦,"小……小姐,没想到她真的会来。"

她下午受小姐指示,暗中将双龙玉佩的事告诉了秦姨娘,她原本还以为,秦姨娘不会来的,毕竟相较于二小姐的不讲理,秦姨娘至少还会思前想后,顾全大局的。

"她怎么能不来,这可是二妹妹的救命稻草,就算换作是我,我也会想搏上一搏的。"楚香宁拇指一一将玉佩上的纹路摸过,说道。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紫月双眼晶亮的看着她。

她觉得,这些天来,小姐似乎变了不少,不再是那一副怯懦怕事的样子,而对于她这样的变化,紫月倒是很乐见其成。

楚香宁抬眼看着她,轻轻一笑,说道:"紫月,现在倒是看你了。"

她的话一说完,便伸手将玉佩放置在秦花莲的身边,声音轻柔地说:"夜深了,秦姨娘深夜闯入大小姐闺房,紫月一时认不清人来,错手就把秦姨娘当成贼子,又惶恐不知如何,才惊叫出声扰了全府上下的安宁。"

她的话在这寂静深夜中听来尤为明显,淡而轻柔,却是无半分的让人觉得心情舒爽,反而是层层上涌的寒意。

听到她这么娓娓道来,紫月的眼里有惊讶,随即明白般的,张嘴便喊了出来。

她喊的嗓音有点高,怕是连全府上下都吵醒了,更何况是是此时在书房未歇息的楚蒙,当即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迎面就见到睡眼惺忪的楚香宁和跌坐在地满脸无神的紫月,他有些担心,上前就一个劲的查看追问着楚香宁可有伤着。

楚香宁摇了摇头,转眼看了眼那方躺着的秦花莲,嗓音中透着慌乱:"爹,我……我不知道秦姨娘会过来……我…我没想到紫月会打晕了她。"

楚蒙这才看到了地上的秦花莲,浓眉皱了皱,回头凝视着紫月,问道:"紫月,你又因何故惊扰小姐就寝?"

紫月哆嗦着身子,忙回道:"奴婢本是夜起过来看看小姐房中灯油可燃尽了,没曾想一出房门就看到有一人影走进了小姐的闺房,行为鬼祟,便携了木棍打晕了她,心里难免惶恐这番举止,故而没忍住惊扰了小姐,走近查看,才知原来竟误打误撞打了秦姨娘。"语毕,她复又连连叩首,"求老爷饶了奴婢,奴婢不是有意的。"

"既是无心,你便起来吧。"楚蒙挥了挥手,上前便想查看秦花莲,然而刚凑近的步子却是生生停住,俯身便将她边上的玉佩拾起,声音略有些沉的问道:"宁儿,这是何物?"

楚香宁依言上前拿过玉佩看了看,声音有着讶异,"这不是我随身携带的双龙玉佩吗?怎么掉在这了。"

她的话说得很是诧异,满是不能理解地看着玉佩,手又对着腰间原本系着玉佩的地方一阵摸索
听闻她这么一句话,楚蒙的脸色当即变得很是难看,毫不客气抄起桌上早已凉透的茶水,就势对着地上昏厥的秦氏兜头泼了下去,怒声骂道:"你个贱人,你居然这般作为,还不给我清醒过来。"

此时已然是近秋时节,不说这地上凉,怕是这兜头的凉茶水,都足够将秦花莲给冷醒。

她哇哇乱叫,双手抹了把脸上的茶水,张嘴就想破口大骂,却在抬眼的时候撞上了一脸盛怒的楚蒙,当下就呆了,傻愣愣的唤了句:"老爷。"

"秦氏,你怎么会在宁儿闺房之中?"楚蒙怒而质问,手又随即朝着楚香宁手上的玉佩一指,复又添了一问,"宁儿的玉佩又怎么会在你这?"

看见楚蒙这么恼怒的神色,楚香宁顺势靠前,双手扶住他,面有迟疑之色,语气有些柔柔弱弱的:"爹,如此小事,何须这般动气,再说了,我的玉佩是不是姨娘拿的还不知道呢,估计是晨起掉那里了,可别冤枉了姨娘啊!"

她的话说的真切,似乎当中真有替自己抱不平鸣冤的意思,然而,秦花莲越看着越觉得这事发生的怪异。

她的后脑有些发痛,她抬手朝后脑勺一摸,老大一个包,再细想想刚刚自己昏过去的一切,她本来就是来找双龙玉佩的,可是还没找到就被人打晕了,她心里一突,视线直勾勾的看着那方打着和善牌的继女,全身冷不防的一个哆嗦。

如果说,眼前这个听话卖巧讨乖的继女开始在背地里陷害自己,那当真是防不胜防啊!

许久得不到秦氏一句的辩驳,楚蒙心头本是压下去的怒焰又像似添了油,腾腾的往着胸口冒,他甩手就是将手上空了的茶壶往地上一扔,在刺耳的碎瓷声中尖声唤道:"秦氏!"

这一唤,让秦花莲的身子一抖,支支吾吾的喊道:"老爷,妾身冤枉啊!"

"你当真把我当成三岁孩童,你以为我不知道双龙玉佩是做什么的,你是不是还不甘心,还想替那孽女开脱?"楚蒙怒不可遏,上前就是朝着她的胸口踹了一脚。

听到他这么称呼自己的女儿,秦花莲心生酸楚,捂着胸口,一双眼中水汽氤氲着说道:"孽女,就因为妾身施拙计怀了她,就注定她一生下来得不到你半点认同,她何错之有,为什么就得听命下嫁痴儿虚度年华,而楚香宁,却能下嫁皇亲贵胄。不公平!楚蒙,你待媚儿不公平!"

话到最后,她的声音几近歇斯底里,满是质问。

被她这一番话击得有些呆滞的楚蒙就这么傻傻的看着她。

楚媚从出生起,虽受到与宁儿同等小姐待遇,却从来不会如同宁儿那样乖巧懂事。

楚蒙清楚,楚媚本就刁蛮任性,为人过于追求物质和权贵,又因他常年在外,在子女教养上不太擅长,所以在教导楚媚上自然而然就疏松了,而后,又觉孩子已然长大,也就懒得去说教。

隔了很久,房间里才传出楚蒙一声低低的叹息,一句话简简单单地吩咐道:"来人,秦姨娘偶感风寒,须静养数日,不宜出安德院。"

楚香宁垂眼,爹的这句话就是间接的将秦花莲给禁足了,毕竟比起姨娘深夜进女儿闺房偷窃这罪名,也就只有养病这借口才足够堵住这全府上下的嘴巴。

不多一会儿,便有家丁进来将秦花莲带下去。

而在经过楚香宁身侧时,秦花莲忽然猛的抬眼与她对视上,满眼深深的幽怨和恨意,声音却是轻得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得见:"楚香宁,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的。"

她眼里的恨意很重,那样的露骨和不善,着实让边旁看着的紫月心里一寒,下意识的便朝着楚香宁靠近了一点。

秦花莲冷哼一声,就这么被人带了下去。

楚蒙看着面色有些煞白的楚香宁,她那般样子,似乎被吓到了,他随即上前牵住爱女的手,柔声抚慰:"宁儿,时辰也不早了,还是早些安寝,莫要想太多了。"

楚香宁皱紧柳眉,抿着嘴欲言又止,最终低头轻轻嗯了一声。

简单的吩咐了紫月几句,楚蒙就离开了。

待他走后,紫月凑近楚香宁,声音中不乏有些担忧:"小姐,刚刚秦姨娘的脸色不怎么好,她要是背后又使乱子,怎么办?"

楚香宁双唇一牵,语气不急不缓,"既然是彻底闹翻了,我们又何必对他们没有所防备。"她缓步靠近窗台上放置的一盆海棠,素手一伸,竟将那本是开得艳丽的花儿摘下,复又接着说,"百毒之虫死而不僵,那么就一点一点的斩了它的足。"

话一说完,她猛的将手上的花揉捏在手,目光沉冷阴寒。

她楚香宁,是绝不会再轻信这些人了,也绝不会再傻到走了前世的老路,傻到再次负了整个楚家。

紫月见她这样的神色,垂首站立在身侧,不言语。

小姐能有所反抗,不再这么的由着秦姨娘母女戏弄摆布,她也没必要去阻止。

三更的夜色,主院那边的安德院院门处却是没得半点安宁,两个护院好不容易将里头吵闹不休的秦姨娘给劝回房了,外头就急吼吼的来了二小姐要求见秦姨娘,这让两人着实有点烦不胜烦。

"二小姐,老爷吩咐了,秦姨娘需静养,外人不得见。"护院伸手拦住见缝就想进的楚媚,语气颇为无奈。

楚媚双眉一揪紧,猛的就势抬手给了两人各一个耳光,嘴上怒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本小姐是外人吗?让开,快些给本小姐让开。"

她叫嚷着,双手推搡着面前这阻止的两人。

被她巴掌打着,两护院也没有半点退步,双手拦着硬是不让她进。

"你们给我滚开。"楚媚气恼极了,连连抬脚就是对着两人小腿处一阵踢打。

秦姨娘去做什么楚媚是知道的,本着坚决不嫁给痴儿的心思她也是由着秦姨娘去偷双龙玉佩,可是她没成想,玉佩没偷着,秦姨娘反倒是被禁足了
试了几次不成,楚媚当即便如同泼妇骂街般对着两个护院一阵骂,嘴上嚷嚷着:"你们是反了不成,难不成楚香宁是你们的小姐我就不是了吗!你们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小姐放眼里!"

话落也不管地上脏,整个人就这么坐了下去,一副任谁上前都不听的架势。

两个护院对看了一眼,也深知这个二小姐的脾气想来就不是和善的主,如若这么让她在这里撒泼下去,倒也不是办法。

一个护院叹了口气,说了句去知会老爷一声再放她进去便跑了。

他人去了也没一会,回来的时候就挥了挥手放楚媚进去了。

楚媚才刚过院门,就迎头就被人拉住了手腕,她欲惊叫出声,却被来人喊了句:"二小姐,是我。"

听出是秦姨娘身边一直侍奉的陈嬷嬷,楚媚也不叫了,反手就回握住她的手,厉声问道:"陈嬷嬷,玉佩偷到了吗?"

她脸上是满满的急切,抓着陈嬷嬷的手力道也是加紧了几分,陈嬷嬷面色有些为难,心里却是对于这个二小姐一上来关心的是玉佩不是亲娘的作为甚是鄙夷,嘴上不免冷淡:"二小姐,这姨娘被禁足了,你觉得这玉佩可能成吗?"

听到她的回答,楚媚跺脚,手一松,神情不悦,大步便往着里屋走。

对于秦花莲,楚蒙算是对她不错了的,虽然迎娶进门的时候是姨娘的身份,却住的是主母的院子安德院。

然而可能楚蒙不清楚,当初这个安德院之所以会这么简单的有些秦氏住进去,这背后又不免是秦氏在初进楚家的时候对楚香宁的话头上的撺掇形成的。

这件事到现在让楚香宁每每想起来都甚觉自己当时当真愚笨,竟这么糊里糊涂把娘亲的屋院给了秦姨娘。

当楚媚一路风风火火的跑来的时候,进门碰到秦姨娘,兜头就责问道:"你不是说好帮我拿到玉佩吗?现在倒好,被禁足了。"

"媚儿,我只是料想不到楚香宁那丫头居然给我下了套子啊!"秦花莲有些恼恨的将手上的茶盏狠狠的搁置在地,脑海中想到今晚的一切,胸口又是一阵气!

听她这么一句话,楚媚猛的上前,尖声道:"她难不成还不把玉佩给你?"

见她这幅气急的样子,秦姨娘轻轻叹了口气,将事情前前后后的跟她一说,临近后头复又添了一句,"千防万防,倒真没想到这任我们揉捏的死丫头居然会来这么一出。"

楚媚环胸撇嘴:"我早就说了,她跟以前不一样了,成天见了阴阳怪气的,你还不信,现在倒好,被禁足了吧!"

听她这么一些话,秦姨娘心里不免低低叹了口气,若说自己生的是个儿子,就算庶出,对于膝下无子的楚蒙来说,也会有所在乎他们母子,就算他再疼爱楚香宁,日后这偌大家业不也还得依仗着儿子吗,可为何偏偏就是个女儿呢。

许久得不到秦姨娘半句回应,楚媚有些不耐烦的低喊了一声,猛的扑了过去攀住秦姨娘,双眼泛着泪意喊道:"娘,我不要嫁给那个痴儿,我不要,如果再不想办法,我宁愿死!"

最后一个字吐出,她就抬手作势想去拔了头顶的簪子,见她动作,陈嬷嬷和秦姨娘慌忙上前将她的手抓住。

"二小姐,你可不要这么不爱惜自己,你若当真舍下了秦姨娘,岂不是让背后使坏之人开心了去。"陈嬷嬷将那拔了一半的发簪摘了去收入袖中劝道。

秦姨娘听到她的话,也对着楚媚连连点着头,咬牙道:"既然这丫头这么不识相,我们又何必手下留情。"

楚媚一听她话,眼中晶亮,问道,"娘,你是不是有什么法子了?"

秦姨娘抬手轻轻拍了她的手掌一下,嘴上的笑容愈发森凉而狠厉,"既然她这么让你爹喜欢,如果她要是做出出格的事,你爹还不知道会不会疼爱她。"

三天后,楚香宁闲来无事便想去书房跟爹要一本书读阅,路过花园的时候,恰巧就看到不远处凉亭里站立着一抹深紫色的人影,待看清那人是谁,她心里一突,暗叫出门未看黄历,当即就想回头绕另一条远路过去书房,谁料,身后便传来某个登徒浪子的声音:"今日好生巧合,本王思妻甚切,茶饭不思,顺道翻墙过府,却没成想,竟这般与未来王妃碰上,当真是心有灵犀啊!"

听他这么一些令人作呕的话语和这般漫不经心的语气,楚香宁只得在心里又是暗暗为这次出行感到不快,回身假笑:"王爷好兴致,香宁倒是不知王爷还有爬墙过府这般行径,得亏是大白天,若是半夜岂不是要遭人误会成了半夜偷盗賊鼠一辈。"

赵洛挑眉,凤眼瞥了眼那喋喋不休的双唇,心说好生尖利的嘴啊,竟然说他像个盗贼。

好不容易在心里平复了那蹭蹭往上冒的火气,他猛的就对着楚香宁那头凑了过去,伸手轻抚过她的面颊,嘴上继续调戏着:"也是无法,本王相思成疾,片刻不见,甚是想念啊!"

楚香宁被他这一凑近,连连就往后退了几步,心里骂道:无耻,当真是无耻,竟然这么就调戏上瘾了。

若非深知眼前这人的秉性,若非自己早已活过糊涂的一世,怕是真的会被这面前俊脸和甜言给诓了去,眼前这男人,当真吃准了她这个软柿子不成。

心头火起,楚香宁倏然一笑,抬手就握住了他的手,声音轻缓低柔,"宁儿也甚是想念王爷,不妨就请王爷入凉亭一坐相谈。"

被她这一举动吓到的赵洛当即整个人就如同被雷劈了般,嘴上那不羁的笑也有点僵,心知这女人不正常,眼底免不了添了抹警惕,就这么由着被她牵着。

快临近凉亭的时候,楚香宁朝着他勾唇一笑,猛的抬手就将临近池塘边上的赵洛给一把推了下去。

那模样那架势,看得跟在后头的紫月都心惊肉跳
  •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宝宝我们在厨房来一次 她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本想将手机扔到一边,不予理会。 可是没想到厉彦琛的电话紧接着就打了过来。 “喂!”沈明媚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接听。 “滚回来,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 望庐山瀑布(小升初必备古诗100首之十四)   奥数北京站小升初小升初真题小升初语文试卷 正文   阳光照射着香炉峰上升腾起紫色的烟雾;远远望去,瀑布好像一匹白绢悬挂在山前。瀑布从高崖飞一样地腾空直落,好像有三千尺长,让人...

  • 送沈亚之歌·并序 文人沈亚之,元和七年以书不中第,返归于吴江。吾悲其行,无钱酒以劳,又感沈之勤请,乃歌一解以送之。 吴兴才人怨春风,桃花满陌千里红。紫丝竹断骢马小,家住钱塘东复东。白藤交穿织书笈,...

  • 一句正能量的话简短鼓励自己 关于一句正能量的话整理分享,努力奋斗,自己争取。命运需要我们自己把握。生活是我们自己的员工。为什么我们不亲自打好呢?一个人至少有一个梦想和一个坚强的理由 如果心没有地方住,它就...

  • 淑蓉又痒了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 早饭没吃成就算了,想到他刚才的态度,无论是对邓琪还是对自己,都让她的脸色好不起来。 贺文渊没理她,只是自顾地发动了车子。 路兮琳知道他的性子,对于他不想回答或者不想说的,无论...

  • 越是优秀的人,越是努力   人生不易,越努力越幸运;余生不长,越珍惜越精彩。   随着年岁的叠加,我们会渐渐发现:越是有智慧的人,越是谦虚,因为昂头的只是稗子,低头的才是稻子。   越是富有的人,越是高...

  • 经历只有自己懂的句子大全·优秀的经历语录大全 经历只有自己懂的句子大全(一)、人心有时候就是没办法换取人心,你给她再多理解,她也不会理解,只有自己经历了才懂,没有经历就没有资格劝别人理解。(二)、你有多努力,就有多特殊。人只有...

  • 短篇散文,短篇散文300字   春天的赞歌   一年之计在于春,我最喜欢春天。春天的色彩,春天的绿色,春天的生机,让我沉醉于春风的美好里。   我赞美春天,因为春天是万物复苏、最富有生命力的季节。青蛙...

  • 关于中华新韵的一点想法   (1)、中华新韵是对振兴诗词的一个好的偿试。随着普通话的推广、平水韵和词林正韵里由吴越方言得出的入声字让人无所适从,给新生代诗词爱好者带来很大困扰;而中华新韵的出台正切合新生代...

  • 有气质女生微信发朋友圈 高情商的人微信发朋友圈 高情商的人微信发朋友圈最佳答案,懂说话之心,体会生命的酸甜苦辣,自己驾驭年轮,奋斗是成长的灵魂,勤奋是一切的基础,付出才会收获生命的辉煌!以下是小编和大家分有气质女生微信发朋友...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

豆豆美文网,精品美文分享网站,只为最纯真的阅读,一切成功源于积累,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温度的承诺,愿温暖你疲惫迷茫的时光,优质的励志美文、经典故事、优秀范文等精品内容,专注更好的阅读网站。

美文摘抄 |美文欣赏 |散文精选 |心情日记 |情感故事 |诗歌大全 |

Copyright©2006-2021 豆豆美文网 http://www.dfbanjia.cn 版权所有 豆豆美文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